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看完,两口子全都沉默了。

慕容麒轻咳一声,在清欢耳边低声道:“也只有这第二条更比较容易一点。”

“滚。”

“哎。”

齐景云努力憋笑,满眼羡慕。

清欢愁眉苦脸:“老爷子这是又有什么计划?怎么又打上西凉的主意了?”

请恕她是个女人,实在不怎么喜欢开疆扩土,发动征战,令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齐景云眼神瞄向那位假的麒王妃,努努嘴:“你可知道,皇上为何会设下此局? ”

“自然是引蛇出洞,让我们上钩了。”

齐景云微微一笑:“一半一半。”

“此话怎讲?”慕容麒问道。 首发网址htTp://m.luoqiuzww.com

“三天前,西凉派来了使臣,觐见皇上。”

清欢与慕容麒齐齐一怔,全都敛了玩笑。事关家国大事,不能儿戏。

齐景云继续道:“西凉去年爆发了一场疫情,源头不明,虽说百姓并无多少死伤,但是却大大削弱了他们的劳动力。而且,他们的牛羊繁殖能力也减弱,数量锐减不说,还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症状。

这场疫情一直持续到了今年,非但没有缓解,形势还越来越恶化。长此以往,西凉要想生存,就只能依靠征战掠夺物资。可现如今,他们要敢对长安发动征战,只有死路一条。

西凉国君一筹莫展之下,听闻我长安医术发达,藏龙卧虎,于是派遣使臣前来,希望长安能够伸出援手,帮助他们度过此劫。”

清欢瞬间明白过来:“他们所说的疫情,应该不会就是指这布病吧?”

齐景云点头:“适才求医的那位老翁,正是被感染了此疫,宫中御医们也对此病一无所知,所以皇上安排了此局,就是想验证一下,你是否有控制此疫情的方法。如今看来,对于表嫂而言,是易如反掌了。”

假如西凉果真是因为布鲁氏菌病毒传播所引起的疫情,控制起来的确并不难。清欢熟知病毒传播的途径方式与源头。

利用试剂可以进行病菌检测,将被感染的牛羊全部处置掉,然后未感染的牲畜则注射疫苗,就可以控制这种恶性循环,从源头上扼杀病菌传播。

至于不幸感染此症的百姓,医治起来也不难,不过病程较长罢了。

但是有一点,要想彻底控制住布鲁氏菌病毒的传播,西凉必须要壮士断腕,所有感染病毒的牲畜一个都不能留。对于游牧民族而言,牲畜就是他们的财产,必然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

这个冬天对于她们而言,将十分难熬。

西凉要想挺过这个灾难,非但要求助长安派出医疗救援,在经济与食粮方面,也同样需要救助。

皇帝老爷子就是要趁火打劫,借此机会与虎谋皮,从经济上掌控西凉,发动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战争。

这差事儿,自己跟慕容麒必须要接着啊。否则西凉黎民涂炭,战争在所难免。自己跑去敲西凉的竹杠,西凉人还要对自己感恩戴德,当菩萨供着。

一入皇家深似海,从此休假是路人。原本计划得好好的休假度蜜月,都要改成公办出差了。

清欢与慕容麒无奈地对视一眼,清欢笑着安慰:“草原上的落日和星星也挺不错,我们可以带着孩子们策马草原,领略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波澜壮阔。”

慕容麒一直觉得自己对清欢有亏欠,也无奈地叹口气:“好吧,只是又要委屈你了。”

齐景云微微一笑:“表哥与表嫂能携手天涯,自由自在地做一对神仙眷侣,羡煞了我与临风。这种日子,即便是几日,几个月也是好的。表哥有点太贪心了。”

清欢慧黠地眨眨眼睛:“临风有公务在身,离不开上京。你若是想,却是极容易,清画就住在相府后宅的西院里,门口种了几棵海棠树的就是。找个夜黑风高的天儿,偷偷摸摸地进去,将她拐了带走就是。相府的守卫,我熟,可以开后门。”

景云面皮一红,不自在地轻咳一声:“一个女儿家,就算她不拘小节,也不能这样委屈了她,坏了名声。”

慕容麒点头表示赞同:“休要听你表嫂的,唯恐天下不乱。若是喜欢,就三媒六聘,正大光明地娶回家中。然后带着她一起天南海北地游山玩水,总比一个人独来独往,形单影只的好。”

清欢眼瞅着有门,某人的心已经蠢蠢欲动,继续撺掇道:“你齐景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遵规守矩了?娶是要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但是谈情说爱要不拘一格,制造点惊喜是不?对此你也曾是个有本事的人,就不用我来教了吧?”

景云不由想起自己落在她手里的把柄,年少时的荒唐风流,终究是不光彩。不敢抬头,只盯着自己的鞋尖瞅,低低地“嗯”了一声。

清欢笑得眉眼弯弯,打趣道:“日后可要改口叫我大姐了。什么时候抢亲,记得让飞鹰卫通知我们一声,也好回来给你摇旗呐喊,助你一臂之力。”

齐景云抬起头来,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忘了与你说,仇司少让我带口信,邀请你和表哥去江南小住。”

“他回江南了?”

“你和表哥逃出上京,仇司少早就料想到了,提前安排了藏剑阁的人留心你们的行踪。若非是他与临风从中捣乱,令皇上派出来的人南辕北辙,你们怎么可能大摇大摆地一路逃离上京?”

慕容麒也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跟清欢拍拍屁股闪人了,自己这帮好兄弟估计没少跟着忙乎。老爷子应是瞧出了猫腻,这才将差事交给齐景云。

“帮我们转告仇司少,等西凉疫情消退,我与清欢便带着孩子前往江南,我们兄弟几人在江南再见。”

齐景云颔首:“好,一言为定。那就就此别过,我回京复命去了。愿表哥表嫂此行顺利,早日凯旋,我们江南再会。”

“我与你表嫂离京匆忙,云澈就拜托你们多加照顾。”

景云拱手作别,翻身上马,手握马缰,一挥手,士兵们便如潮水一般退去。

他吩咐两个御医暂时留下负责此地善后,与清欢和慕容麒挥挥手,便一提马缰,骏马一声嘶鸣,扬蹄而去。

纵然是随从无数,意气风发,那背影,仍旧还显单薄与清冷。

慕容麒弯腰单臂抱起云月,清欢将头靠在慕容麒肩上,两人手心相对,十指交叉,心心相印。清欢的另一只手牵起云尘,一家四口,目送着齐景云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秋阳不骄不躁,清风拂面,美景如画。

三里清风三里路,步步清风皆有你。

曾经,自己梦寐以求的,想拥有的,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全都实现。

身边,你一直都在,无论策马天涯,或者君临天下,你我共赏江山如画,携手富贵荣华,一生青丝白发。

身后,有人为自己策马飞沙,风云叱咤,侠肝义胆,山河戎马,只为守护江山锦绣,自己能逍遥山水人家。

此生,已无憾事。

自己虽然暂时远离了朝堂,但是从未远离他们,彼此牵挂。

为了家国天下,亲人挚友,自己愿与慕容麒携手并肩,执掌天下,倾力守护这长安盛世繁华。

终。

山高水长,天涯未远,新书再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