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穹顶之上 430.溪流锋锐的第一份工(下)

作者:人间武库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07 02:10:18

兼职是从想战斗的层面接触不义之城,顺便赚点源能块,而正经工作,能帮他们真正了解和融入这里的社会生活。

当然,最关键原因的其实是穷。

他们现在身无分文。

温继飞、贺堂堂和朱家明已经惨到连丢掉烟头都去找回来抽了,还互相争,哪个烟头是谁的。

而奥勇和钱道风兄弟俩,钱肯定是不好意思问他们拿了,另外他们俩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很经得起吃。

下午兄弟俩出去上班的时候,韩青禹五人照旧搭车出去逛街。

第五天了,他们依然老实乖巧,没有离开过第三街区。

这让街区外狩猎的人开始有些耐不住了。

三个多小时后,傍晚,夕阳已经沉落下去了,天色变得很暗,温继飞在跟一间小卖铺的老板娘聊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赊到了两根烟。

通常,不义之城是不会给人赊账的,就像这里的工作酬劳一直都是日结。因为人总是会突然就死掉。

风有些大,同时为了躲开小王爷,温继飞和贺堂堂两个绕啊绕,躲到了街边的一个巷弄里,靠着墙凑一起低头点烟。

一个蒙面的身影从墙头上跃下来,挥刀斩向他们。

街上路过的人转头看了看,习以为常的样子,连惊呼都没有。

他们甚至没有停步,也没有加速离开。

一把死铁直刀把蒙面人钉在墙上。

穿透心脏,凌空钉墙。

而且是在它把人钉住后,周边绝大多数的人才发现它的存在。

所以,它是无声的?另外从巷子的宽度和刀柄现在的角度看,不管它从哪来,它应该都是拐着弧线过来的。

惊呼声终于起来了。

惊呼声中,温继飞把烟头从火上移开,美滋滋地吸了一口,抬头吐出烟雾,平静把死人金属匣里的源能块取了,放进口袋,然后拔刀,在尸体上擦了擦。

他们没转回来,趁天黑没被看清,拎着刀直接从另一边离开了。

韩青禹三人也没过去,取道在外面街角会合,避开可能追踪的眼线,迅速一起回去奥勇和钱道风家。

…………

大概一个小时后。

重卡垃圾车一如平常那样在大门外停了下来,不过这次奥勇和钱道风的脚步声似乎有点急,两人噼里啪啦跑进屋里来。

“锈妹梨涡斩!今天,街上,第三街区,你们看到了吗?!”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奥勇一边喝,一边激动地说道。

草!他们竟然连锈妹梨涡斩都知道吗?!桌边韩青禹几个互相看了看。

当时状况突发,怕万一对方实力很强,韩青禹出手有点急了,没顾上考虑这个,顺手摘刀就扔了出去。

回来后,他其实就已经开始有点担心,怕被有心人察觉,而现在奥勇的反应告诉他们,情况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

“没看到啊?!可惜了……欸,你们不会是连这个都没听过吧?!”感觉面前几人的反应有些太过平淡了,钱道风用力放下水杯,说:“锈妹梨涡斩啊!The青少校!你们不可能没听过的啊!”

“听过的。”韩青禹木木说。

“怎么他在这边也这么有名吗?”贺堂堂故意问。

奥勇着急咕咚一声说:“废话,之前那么高的悬赏欸,谁没听过啊!还有,我们这也是有报纸的好不好……”

小伙子一说就是十来分钟。

从他的叙述里判断,不义之城对韩青禹的了解大体集中于个人,而不是团队,有可能看过他照片的,更只局限于领过任务的那几个杀手榜上的高手。

几人默默看了看韩青禹现在的脸,稍微放心。

“听你这么说,这里的人好像对他印象还不错哦?”锈妹憋着笑,因为听到连不义之城的人都叫出来“锈妹梨涡斩”,她莫名很开心。

好几天没听锈妹两个字了呢,他们现在都叫她铁妞。

奥勇:“嗯哪,这里人没必要讨厌他啊,想杀他赚悬赏是另一回事,跟仇恨扯不上关系。在一个完全以武力为尊的地方,这样的一个年轻高手,短短一年,风生水起,自然有很多人向往啊。”

“所以,是他来不义之城了?”温继飞接着问道。

似乎突然被提醒了,钱道风和奥勇思索着,互相看了看,转回来。

“不会吧?不是说已经死了吗?”

“就算没死,人肯定也被华系亚那边藏起来了啊。目前街上的说法,应该是有高手练成了,出来试刀。”

“嗯,锈妹梨涡斩,无声弧线,源能运转很难把控的。”

贺堂堂:“怎么这里很多人练这个吗?”

奥勇连着点了几下头,“我们也有练,不过没练成。后来舍不得浪费源能块,就放弃了。”

他笑着,笑着,突然神情僵住。

下意识转向钱道风,木木说:“道风哥,你说有没有可能真的是青少校来了啊?!”

要是最近刚来的话……兄弟俩转过来。

韩青禹想了想,起身,“你们好,我是韩青禹。”

“你……嗝!”

“嗝!”

兄弟俩愣住,想了几秒钟。

“不要胡闹啊,阿敬。这个事不能胡闹的。”

“会死的。你在这跟我们这样说说还好,要是出去说了,你知道会有多少人立即冲上来砍你吗?那边的悬赏还没人领呢!”在不义之城发布的悬赏只能往高了调整,不能降,也不能撤,就算它一直没人领,钱道风说:“而且,这里很多人做梦都想一战成名,懂吗?”

韩青禹点了点头。悬赏还没人领吗?!记得好像有金属块,还有钱,很多!突然间又很想弄死自己了。

“话说你们怎么知道他不是真的啊?我看你们刚开始吓一跳。”温继飞笑着问。

“青少校很帅的。虽然我们没看过照片,但是不管报纸还是外面传说,都说他很帅,就那种,可以靠脸在不义之城活下去的那种。”

奥勇说着,小腿被钱道风隐蔽地踢了一下。

转头,小伙子满眼歉疚的看着韩青禹,嘴巴动几下,似乎想道歉,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

“没事的,拿刀的人,无所谓这个。”韩青禹主动笑了笑,哪怕是笑,他脸上斜切的疤痕都依然有些狰狞。

“那就好,那就不说这个了,反正也不关咱们的事。”钱道风打了个圆场,而后脸上笑容突然得意,他的手从包里掏出来……

手上拿着一瓶酒。

一瓶白酒。

在不义之城,酒很贵。

他俩很穷。

“你们也来了这么多天了,今天意思一下。”钱道风眼神有些虚,说:“顺便庆祝你们的工作找到了,两边都找到了。”

事实上,他们真实的心声:这帮货终于不用再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了。

兄弟俩决定庆祝一下。

不过按这意思,工作似乎确实还不错。

“我们做什么啊?”贺堂堂好奇问。

钱道风:“帮人看车,擦车。”从他的表情和语气看,这似乎确实是一份很棒的工作。

“在15号酒吧上班,一天一人一百米刀,不高,但是有小费拿!碰到有钱人心情好,说不定一次给好几百呢!”奥勇眼神有些炽热,说:“而且我听说以前有人拿到过源能块!小费,给源能块!”

这样听起来,好像确实不错的样子,韩青禹几个点头。

“然后刀老大那边也说可以考虑,他说会抽空过来先看看你们。”钱道风激动说:“你们运气好啊,刀老大的人最近正好死得差不多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