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穹顶之上 82.S-19

作者:人间武库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6-07 12:01:28

板擦九军战训基地训练场边孤零零的那栋四层小楼房,有熊占里的建筑风格,很旧,据说一直是退休的老军长们住的,保障和保护也都很严格。

楼房窗户正对训练场,新兵晨训喊口号有必须把老军长惊醒的规则,大概是一个有趣的传统。

听说这栋楼里最多的时候曾一起住过三位退休的老军长。

想想,三位老军长每天一齐被惊醒,站在高低三扇窗,穿着睡衣裤顶着鸡窝头训话或骂街的场面,应该也颇有趣。

谁秃谁尴尬?

作为现在这栋楼里住的唯一一位板擦退休老军长,沈风廷不秃,但也已经满头稀疏花白,他站在窗口张望,被十一月夜里九点多风吹得有些凉。

身后,锁芯“嗒”。

门开了,沈风廷有些喜悦的连忙回头,旋即又把脸板起来……孩子这么晚才回来,他想着得严肃点儿,教训一下。

“外公。”进门的脚步声中,一个带甜味的声音喊。

“爷爷。”另一个声音有些不自然地闷。

这一刻,这小楼里发生的这一幕,若是韩青禹和其他新兵在这里,他们就会惊掉下巴。

喊沈风廷“外公”的人,是宛秀景,这会让人意外,不过也还好。

但是喊老军长做“爷爷”的那个,是S19……是那具陪练的机器人。

也就是说:她俩是表姐妹。

“外公你看,这是我和姐姐挣的。”

宛秀景看出来老头脸色有些不好了,连忙上前,掏了那块刚从韩青禹手里要账要到的蓝晶源能块在手里,撒娇表功。

“嚯,我们还以为那条臭青鱼要赖账嘞,气死了……他今天训练后不在,我们只好去宿舍楼下躲着等他,就等了好久。”

宛秀景解释完了放下源能块,殷勤地跑到沙发后,替外公按肩膀。

“对不起,害爷爷担心了。”S19站在那里,也说了一句,听语气大约有些不安。

沈风廷没说话,偏头先看了看身边小茶几上的那块蓝晶块,却没去拿,到再转向另一边时,眼眶已经有些发红。

就如他这段时间每天藏在窗口后面,看着亲孙女一身铁皮,一声不吭,装作真的机器人在训练场里当陪练的时候一样。

“这里一块,再等陪练结束了,军里给工资又两块,这样就三块了。”老头身后,宛秀景没有察觉。

或因为年纪小而天性乐观,或因为刚第一次赚了源能块实在高兴,小丫头仍如一个小生意人般专注计算着,说:“再加上这段时间陪练的时候,都是用的军里的源能块,算下来,就赚很多了。”

“唔,三块……”她仰头想了想又说,“够姐姐用一个月了。”

S19在旁边,“其实现在我试着控制,一个月两块,也够了。”

一个月三块,两块……这样的计算,外人乍听大概很难理解……它是S19维持铁皮下的生命,所必需的源能块数量。

如果说联军战士在非战斗状态吸收源能块叫做“温养”,用以提高身体素质和源能感知。

那么,S19的“温养”必须一直持续,不然,她就会死。

…………

那一年,沈风廷还是第九军的军长。

妻子走得早,留下一子一女,都已经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了。

女儿在蔚蓝的医疗系统工作,嫁在遥远的另一个军区,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沈风廷的外孙女,取名宛秀景。

儿子不能穿甲但是留在身边,做了一名蔚蓝文化课的老师,结婚娶的也是一个老师,生了一个女儿,也就是沈风廷的孙女,取名沈宜秀。

沈宜秀出生要比宛秀景大三岁,秀景的那个秀字,就是从表姐的名字里取的。

那一年的清明节,女儿因为工作忙回不来,沈风廷就带着儿子儿媳和刚满12岁的孙女一起,到相距不算很远的老家祭祖踏青。

蔚蓝军长出行,保密保障自然都是很严格的。

但是,枪不光从山上打来,还从身后当地提供接待保障的区域小队副队长手里打来。

很快就结束的战斗,本身也是B级融合度的沈风廷军长和战士们一起,在十几秒内,就解决了所有刺杀的敌人。

但是,他就此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

12岁的沈宜秀当时也倒在了血泊里,头顶侧边一枪,子弹留在头骨里,后背三枪……其中一颗子弹,甚至击破了她的心脏一侧。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还活着,还有气息。

如果只是普通的医疗手段,这样的沈宜秀必死无疑。所以,大公无私了一辈子的沈风廷,滥用权力,做了他在蔚蓝唯一一件自私的事情。

死铁加合金加拆散改装的八代立体装置,加一条又一条金属带,共同构成了一个完全用源能维系的生命循环系统,强留孙女的命。

那是超越蔚蓝当时科技水平的一次盲目无谓的尝试,但是,沈宜秀活下来了,二十多天后,她苏醒。

只是,从此分秒也离不开这套循环系统。

蔚蓝科研方面对沈宜秀的情况做了等级很高的保密,后来也尝试了很多次,试图模拟这套系统制造源能机械战士,然而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所以,这是仅有的奇迹。

所以,没人敢拆,甚至合金破损,有锈迹,都不敢更换。

还是那一年,沈风廷本人,也因为这件事被“劝退”,从第九军军长的位置上下来。

蔚蓝的规则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就算是军长孙女的命,也不比普通战士的珍贵,一切按照规章,联军并不提供沈宜秀维系生命所需的源能块。

从此,沈风廷剩余的人生,就只剩下一件事:留住孙女的命。

可是他退休了啊,现金工资依然有,但是源能福利终止——那是战士们用命换来的,拿去搏命的,不会拿来给退休人员养老。

老人试着在军里找了一些“象征性”的工作,比如那次出面给韩青禹颁勋章那种,勉强获得一份很低的源能福利。

不够的,他试着用钱去买,但是肯私下卖源能块的人很少能遇到,就算遇到了,价钱也都很高。

终于没办法了,沈风廷开始开口跟曾经的军官下属们借……曾经德高望重,深受爱戴的老军长,就这么渐渐成了第九军人见人躲的第一老赖。

没人理解他。

甚至绝大多数都不知道,他的孙女沈宜秀,其实依然活着。

这一坚持,就是五年,快六年了。

大概是今年早些时候吧,沈宜秀说她觉得自己不再感觉铁皮里空荡荡的了,说她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要顶到上面的铁皮了。

那说明,孙女长大了啊,沈风廷好想看看她,该有一米七吧,真高。

终于有一天,沈宜秀说她想自己去挣源能块。沈风廷想了好几天,同意了……他老了,终究有一天要走的。

这才有了那具陪练的机器人,S-19。

S19,沈宜秀。

“爷爷。”

“嗯?”

“我想,等这期训练结束,去目击一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