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红楼]纪王妃 16. 第十六回

作者:临兵列阵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19-12-11 05:53:47

贾老*屏蔽的关键字*坐在凳上,从镜中看到鸳鸯站在后面正在替她梳发,眼神变了变,和鸳鸯眼神撞上。

能在贾老*屏蔽的关键字*身边伺候多年的丫鬟,自是个心里明白的,妥帖的梳发后轻轻把*屏蔽的关键字*梳放在一旁。

“老太太昨夜休息得如何?”鸳鸯说完这话后,瞥见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的神色,又道:“林姑娘在隔壁屋呢。”

“恩。”

“在另外的屋子里梳洗,紫鹃一早就拿着衣服过来。”鸳鸯想了下道:“昨夜老太太怎么想着请林姑娘过来?便是二爷和二奶奶成了亲,我瞧着喜宴上林姑娘脸上也并无什么,好像当真不当回事了。”

闻言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缓缓起身,搭着鸳鸯的手往外间走。

边走边道:“你可看出点什么来?”

“那位贵人?”

“林丫头这回遭了罪,生了场大病,好不容易身子好了,却又受了这样的委屈,宝玉是个胡闹的主,闹起来没分寸,寻常姊妹间的玩笑话也拿出来说,也怪早年他们兄妹太亲近,如今——成了这样的境地,怕是心里头怨恨。”贾老*屏蔽的关键字*坐下抿了口茶,“差人把库房里上等的燕窝送到潇湘馆那儿,还有给她配的药,按以往的方子配。”

鸳鸯闻言心头一惊,到底是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了、猜错了,只是点了点头。

府上如今有个官家眼前的红人在,又是个同宝玉走得近的,那些个事怕是全都让宝玉兜了底,晓得了大半。

不管出于什么,到底是不能让外人看了府上的笑话去。

这贾府,谁也比不上老太太眼明心亮,难怪贾府上下的事,都得经老太太这儿决定。

“那可要再添点别的?”斟酌了一下才开口,“反正也要开春,添些新东西也并无什么。”

“这倒用不上,等凤姐儿那儿安排,各房用度都是凤姐儿那儿主持的。待会儿打发人去园里,让三丫头和四丫头过来陪着我用午饭。”

鸳鸯点点头,专心伺候贾老*屏蔽的关键字*梳洗。

黛玉摸着发间的簪子,怔怔盯着镜子里还在替自己梳妆的紫鹃,稍稍抬了眼,“你这是做什么?”

还是给发现了。

紫鹃悻悻一笑,“姑娘,这样打扮好看。”

“……”黛玉无奈摇了摇头,不明白紫鹃这是做什么,太隆重了些,都快赶上之前省亲时候了。

见黛玉无奈的样子,紫鹃也只得收手,不过这般也好,她家姑娘生得标致,再怎么打扮也只是锦上添花,不打扮那也好看。

正说着话边听着外面来了前院的管事,说是有事禀告老太太。

黛玉起身,“走吧,别折腾了,再折腾不也是这张脸,难不成还能换个人。”

“是,姑娘说的都对。”

刚走到贾老*屏蔽的关键字*房里,便见贾老*屏蔽的关键字*望着她,眼神同昨晚半点不一样,不过黛玉再看时,又是熟悉的慈爱模样。

揣着疑惑走上前,见桌上已经摆了早饭,“外祖母。”

“永康王府来了人,王妃差人邀府上女眷去游园赏梅,说是别院里的梅园正开得好,把你和三丫头、四丫头也带去。”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示意黛玉坐下,“用了早饭,正好让他们准备车马。”

闻言黛玉一瞬便想起纪远澜上回的话,一猜就知道定是他去撺掇永康王妃做的局。

这人还真是言出必行。

点头坐下,有点儿心不在焉的吃了几口,小心观察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的神色,生怕被看出什么来。

不过怕是已经被看出来了。

小小一个潇湘馆的事,哪里有上房这边不知道的,别说是上房这儿,怕是连两位老爷那儿都知道。

以前大观园里不管哪个院子有点事,风声传得比什么都快。

“让人去怡红院那儿说一声,今日新妇请安等到晚间再来,先去给他父亲母亲请安,盯着些,别闹了事出来。”

贾老*屏蔽的关键字*交代鸳鸯,见鸳鸯应声又道:“三丫头和四丫头来了吗?”

“来了,在外面呢,等老太太用了饭才进来。”

“不进来了,直接往外去。”贾老*屏蔽的关键字*起身,鸳鸯正要来扶,看了一眼鸳鸯后走到黛玉身边,拉着黛玉的手,“你三妹妹和四妹妹可是托了你的福。”

黛玉浑身一颤,又把头低下去。

一边的紫鹃和雪雁对视一眼,这话再笨的人也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雪雁眼里露出惊慌,却让紫鹃一个眼神吓住,忙在心里安慰自己。

那些个丫鬟婆子的,嘴倒是快。

“见过老太太,不过怎么一早的要带我们出门?”

“去王府别院的梅园赏梅,永康王妃邀约,岂有不去,说是还有京中其余老爷家的女眷也同行。”

“永康王府?”

“恩。”

探春下意识的看了眼黛玉,见黛玉让贾老*屏蔽的关键字*握住了手,低着头连和她们说话时都只是抬了一下眼。

怕让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看出什么,探春走到另一边扶着贾老*屏蔽的关键字*,经不住笑,“原是永康王府凑的局子,不过听闻永康王妃素来是个喜静又爱梅的人,这才有了别院里的梅园,全是永康王命人精心照料才长得好。”

贾老*屏蔽的关键字*拍拍探春的手,笑起来,“你这机灵鬼倒是明白,你看林丫头和四丫头可比你矜持。”

一句话比一句话还刺人,黛玉听到最后时,走到府门外时,黛玉愈想愈觉得好气又好笑——她不说不意味着不明白,只是不愿意搅和罢了。

跟在轿外的紫鹃刚才便觉得贾府根本容不下潇湘馆,若非林家离得远了,早说服她家姑娘回林家。

“姑娘?”

“……恩?”黛玉回过神,握着手绢掀开帘子,“怎么了?”

“旁人的话你不必放心上,把真心惦记着你的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才是。”紫鹃说着轻笑一声,“有心人难求,何必同别人计较,多费劲。”

‘有心人’三个字让黛玉心头轻颤,她比谁都明白紫鹃说的是谁。

轻笑一声放下帘子,不由想起了纪远澜眉目含笑的样子,不正经的话里藏着的是比山还可靠的心。

放下帘子那瞬间,黛玉瞥见屋檐一角的雪正一点点消失,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连眼角都跟着弯了。

冬去春来,前尘往事该随着雪一块消融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