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红楼]纪王妃 14. 第十四回

作者:临兵列阵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9-29 23:01:40

贾薛两家的婚事不必再瞒着黛玉,自然是光明正大的布置起来,张灯结彩,喜字贴满了贾府。

唯一稍显冷清的大概便是潇湘馆,只象征性的在院子外挂了个红灯笼,贴了喜字外,从前什么样,这段时间还是什么样。

“难得见了太阳,姑娘要到院子里走走吗?”紫鹃弯腰整理柜子里的衣服,往书桌旁看了眼,见黛玉持笔托腮坐在那儿发呆,和进来的雪雁对视一眼忍不住问,“去院子里透透气也好,雪雁,你去替姑娘斗篷来,别冻着。”

“嗳!我这就去。”雪雁看着黛玉,笑着走到一边去拿斗篷,笑道:“姑娘气色比前阵子好了不是一丁半点,说不定过一阵连病也好彻底了。”

黛玉回过神,盯着身前放着的纸,空无一字,哑然失笑。她竟然这么干坐着一个早上,当真是丢了魂。

抬头看向外面,见日头正好,便起了身。

走到院子里,刚要迈出门,觉得肩上一沉,回头便看见雪雁替她理好了斗篷。

“丫头们都去帮忙了,还好留了你们俩在这里。”

“叫我去我也不去,府里这么多人还不够使唤的吗?”雪雁撇嘴,想要说什么又怕勾起黛玉的伤心事。

人家成了良辰美眷,她家姑娘成了谈话间的笑话,就算她是打外面来的,也忍不住生气恼怒。

闻言黛玉怔了怔,手不自觉的摸着绳结,低头片刻后才往院子里走。 记住网址m.luoqiuzww.com

“这话往后不可说,还有,二哥哥来了,不可再和以往那样胡闹。”黛玉平日对下面的丫头松散,只要不犯错也不去计较。但往后在贾府里,她得更谨慎些,免得连个容身处都没有。

素日不爱想这些事就是因为这些事烦人,现下要去想也觉得头疼、麻烦,尤其是今后的打算。她再不做打算,保不齐再过些年就要被‘请’出去。

靠在椅子上,半阖着眼琢磨往后的打算,仔细思索后,好像也只剩下回苏州这一条退路。

当年回苏州替父亲发丧守灵时,尽管家里管事曾和她说了不少,但那时年纪尚小,这些事都交给陪她回去的贾琏办的,过了这么些年,再提起也得寻一个正当借口。

但贾府这些年来入不敷出、奢侈不减,如何问得。眉头轻蹙着,愈想愈烦,如果问起,怕真要惹得一身嫌。

果然这些事烦人得很。

“姑娘,喝口热茶,刚煮好一会儿。”雪雁端着茶走到黛玉旁边,见黛玉起身接过茶,笑道:“这样好的天气,姑娘何苦皱着眉,饶是天塌下来不还有个高的顶着,眼下姑娘只管把身子养好了才是。”

抬眼看着雪雁,润了润喉便把茶搁下。

看向旁边堆着积雪的枝丫,已经不堪重负摇摇欲坠。忽然起了兴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根树枝,想看看到底什么时候被积雪压断。

两只麻雀在上面跳来跳去,肥圆的身子逗得黛玉心情好了不少,正想让雪雁去拿些米来喂它们时,便见两只麻雀扑棱着翅膀飞走。

‘啪——’

呀,断了。

鞋履踩在积雪上的声音引起黛玉注意,闻声看去,从下往上看,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脸上的笑有些欠揍。

又瞥了一眼被残雪覆盖住的树枝,黛玉拉了一下身上的斗篷,“外边热闹你不去,到我这冷清的地方来做什么?可没好茶好酒招待。”

糟糕,还在气着。

边上雪雁听黛玉的话,险些笑出声,看了一眼一脸苦恼的纪远澜,悄悄退到一边去。

“特意登门赔罪,妹妹可别和我置气,你置气不同我说话,比拿刀子捅我还难受。”纪远澜弯腰施了一个大礼,“妹妹要是还生气,也得让我道明缘由再接着气不是?”

“你——!”黛玉抬眼看纪远澜,却见纪远澜满脸笑意,更是气恼,索性别开脸不去看他,免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往外瞥了一眼,“你只管说完,说完便快离去。”

“妹妹聪慧,怎么可能不明白我一番苦心?那样做只是为了让你彻底同贾府的一窝子事有个了解,免得这事真瞒住你办了,往后你更难自处。只是想不到宝玉对你感情更深,竟是在家里闹了一场,让你遭了委屈。”纪远澜也没想到事已成定局情况下,贾宝玉竟然还自顾自的剖白心意,让黛玉在众人面前难堪。

闹一场就让黛玉成了众矢之的一次,看王夫人的态度,不知宝玉这是第几回了。他兵行险着,冒了风险,算准了两人青梅竹马的情意不过是私下的事,贾老夫人和王夫人并未正经提过,谁知贾宝玉不管不顾一闹,白费了他请母亲来一趟。

男女婚嫁的事上,男子本就占尽便宜,嫁娶之事,不娶了便不娶了,身边有多少姑娘也不过是让人议论一句风流。可女子却落在下风,这种事传扬开,人人的话都是诛心之言。

“王爷话说完了,门在你身后,还不走吗?”黛玉自幼聪明,当然明白纪远澜的用心,气纪远澜不过是因心里别扭,加上有种被人算计后的恼羞成怒,但却更气恼贾宝玉昨晚的作为。

那样的情形,她已经是芒刺在背,贾宝玉却还不管不顾得表露心意,让她陷入更难的境地,让宝钗颜面尽失。

这般性子,和她有同有异,却是自恃贾府上下宠让,不依不饶惯了。

“你往后有何打算?”

往后的打算?黛玉垂眼不语,其实她也不过只剩一条路。住在贾府,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回苏州老家才能松了勒住脖子的那根绳。

即使无依靠,但当家做主的是自己,却是心头畅快多了。

“你不想说我不勉强,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纪远澜直起身,眼睛没离开过黛玉,“府上正逢喜事,你若不想待着,不如外出透气?”

“外出透气?”

“正是,你想不想出去走走?”

黛玉愣住,她入京已有多年,可少有出门游玩的时候,生活不过这一方天地,京城的四季之景、街头繁华和她一墙之隔,却好像隔了半座城似的。

高墙大院,迫人得很,她怎么出得去。

“你好生养病,照陈大夫的方子按时吃药,过两日我再来找你。”纪远澜瞥了一眼走来的紫鹃,“紫鹃姑娘,林妹妹可要劳你多费心,拜托了。”

“王爷这话折煞我了,我家姑娘的身子,我不看着谁看着。”紫鹃端着茶盘,“王爷可喝一杯茶再走?”

“潇湘馆的茶,自然是要喝的。”

“紫鹃!”黛玉见紫鹃竟是同纪远澜熟稔的样子,不免羞恼,只当纪远澜是越发不拿自己当外人。

巴掌大的脸让斗篷绒毛遮了大半,一着急站起来,帽子掉下,露出整张清隽的脸,两弯黛眉、氤氲眼波,脸颊因生气染上的一抹绯色添了几分生气。

黛玉不自觉咬了下唇,见紫鹃还在笑,满脸揶揄,不由伸手拧了紫鹃胳膊,横她一眼便往屋里走。

见状紫鹃不由笑得更开心,看纪远澜把杯子放回茶盘,朝他点点头,“多谢王爷赏脸,这杯茶,和我家姑娘一样的煮法。”

“有心了。”

“那也得有心人才瞧得出。”紫鹃说完这话转身也往屋里走——她可不敢多待,还要去哄黛玉呢,免得一会儿真恼了连她也不理了。

望着一前一后消失在门后的两道背影,纪远澜挑了挑眉,正要转身离开,便见雪雁站在那儿打量他。

方才想起来这还有个雪雁在,嗅到一股味道,顺着往边上看了眼,好心提醒:“雪雁姑娘,你家姑娘的药快糊了。”

“啊?”雪雁回过神,忙蹲下去看,果然是要糊了。

完了完了!这可都是名贵的药材,而且重新煎药又要好些时辰。

雪雁急得一头汗,边补救边抬头,谁知院子里已不见纪远澜的身影——噫,人什么时候走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