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龙门枭雄 1724 陈近南

作者:抚琴的人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19-10-15 05:04:11

洪社虽然起源于华夏,可现在除了华夏内地以外,几乎全世界都有洪社的分会。

自从我做了洪社东洋分会的老大后,始终忙于东洋的事,也没和其他洪社分会有过联系,当然也是因为我不知道联系方法,万国豪去世的太突然了,几乎什么都没交代,只交给我一面金龙旗。

现在得知洪社在香河也有分会,而且势力极大。我当然很激动,立刻要来了左天河的电话。

同是洪社中人,我是东洋分会的老大,他是香河分会的老大,这点面子肯定会给。

我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联系了左天河。

左天河倒是很快接通电话,但他不认识我,疑惑地问:"你是?"

我很认真地介绍自己,说我叫张龙,老家是华夏的。因为一些原因来到东洋,现在接了万国豪的衣钵,成为了洪社东洋分会的老大。

左天河很吃惊地说:"你说什么,万国豪死了,你接了他的班?"

"是的。"我说。

"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左天河说:"整个洪社都不知道!"

我确实没和其他洪社分会有过联系。主要也不知道怎么联系,只好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我挺忙的,东洋有一大堆事情处理,这不才刚缓过来么……"

还不等我说完,左天河又问道:"你说你是万国豪钦定的接班人,有什么证据么?"

我说:"当时洪社很多兄弟在场,大家都看到了,我还有金龙旗。"

我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其实隐隐有些不快,这是怀疑我的身份么?

左天河沉默一下,又说道:"你这样是不合规的,你知道么?"

不合规?

我一头雾水,问左天河是什么意思。

左天河说:"万国豪当然有权力指定接班人,但你究竟能不能上任,还是要经过洪门总部的考察。这样吧,你等一等,我给南哥打个电话,说下你的情况,看他什么意思。"

我疑惑地问:"南哥?"

"陈近南,南哥啊,你不知道?"左天河说:"整个洪社的总瓢把子,所有地区的洪社都归他管!"

陈近南!

听到这三个字,我的手几乎都要哆嗦了,应该没有华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吧。陈近南。就是洪社的创始人之一,虽说大多数人提到他就会想起天地会,都知道陈近南是天地会的总舵主,但天地会其实也是洪社的一个分支。

陈近南当然是位英雄人物,早早地就举起"反清复明"的大旗,江湖上也一直有"平生不识陈近南,便称英雄也枉然"的传言,这个人厉害到就连金庸老爷子都把他写进书里,称呼他是天底下第一号的绿林好汉、英雄豪杰!

可,陈近南是清朝人啊,至少是三百多年前的人物了,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还继续担任整个洪社的总瓢把子?

虽说我早知道天下

之大无奇不有,有人重伤一次之后就能返老还童,战斧的高科技也令人咋舌、钦佩,但一个人能活三百多年,我实在是不敢相信……

"你想什么呢?"电话里,左天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好气道:"怎么可能是那个陈近南?咱们这位南哥,原名叫做陈向南,和那位英雄人物"陈近南"只差一个字!后来他历经无数劫难,凭着忠肝义胆,一步步走上今天这个位子,大家都说他是当代陈近南,就劝他改了名。算是致敬三百多年前那位好汉!"

原来是这样啊,陈向南变陈近南,真是吓了我一跳。

我心里明白,能做到世界洪社的总瓢把子,肯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也没敢生出轻视之心,:"我刚接豪哥的班不久,对咱们洪社不是太了解,请问这位南哥多大年纪,平时在哪居住?"

"你什么都不知道,也能当洪社东洋分会的老大?"左天河的语气隐隐有些不悦,但还是耐心地解释道:"咱们南哥今年五十八岁,是当今世界上头一号的英雄人物!他平时在米国的旧金山住,自从洪社被华夏赶出来,就把总部设立在旧金山了……好了,既然你是洪社东洋分会的老大,迟早有一天会见到南哥的,到时候你什么都知道了!我先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说这件事情。"

"好。"

我找左天河,本来是想让他帮忙找找童耀和何红裳的。结果这事完全没提,他也没给我机会提,就火烧火燎地要联系陈近南了。

行吧,那就等一等吧。

说起来,自从我成了洪社东洋分会的老大后。确实没跟其他洪社分会的人联系过,这次正好熟悉一下。

很快,就有一个来自米国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我知道,这肯定就是陈近南了,精神一震,立刻接起电话。

"你好,我是陈近南。"电话里,一个略显沧桑,却又十分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是那一句话,能做世界洪社的总瓢把子。绝不是一般人。

我都有点紧张了,但还是认真地说:"南哥你好,我是张龙。"

"嗯。"陈近南说:"万国豪去世了,让你做了接班人?"

"是的,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我不知道这件事情……"电话里面,陈近南的声音略显悲伤:"否则,我一定会去参加他的葬礼。"

"当时我刚上任,也不知道怎么联系您,我很抱歉……"

"可惜了……"陈近南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能把当时的详细情况和我讲一讲吗?"

我便在电话里。把之前的情况给陈近南说了一遍。

我直觉陈近南是个好人,洪社和隐杀组一样,大部分都是好人,就是一身正气。如果陈近南都不是好人,那么这个组织上梁不正下梁歪,也就彻底完了。

但即便他是一个好人,我也不可能在第一次通话的时候,就对他全盘托出的,更何况我做的事涉及华夏机密。

所以我

只告诉他说,我本来是一名华夏的a级通缉犯,因为种种原因流落到了东洋,后来有幸得到万国豪的赏识,先是做了白旗旗主,后来又成了万国豪的接班人。

至于战斧什么的,我肯定不会提的。

"原来是这样啊……"陈近南叹着气说:"既然万国豪选择你做了接班人,就说明他确实很看好你,想必你也有着什么过人之处。"

"不敢。"我说:"我在华夏曾是龙虎商会的老大,可能有这个履历的缘故,豪哥才选择相信我吧。"

"嗯……"陈近南沉思一阵,又说:"是这样的张龙。万国豪确实有权力钦点接班人,但也要经过我们洪社总部的考察和认可,所以你现在只能算是实习,这个没疑义吧?"

我在洪社东洋分会都当老大这么长时间了,甚至还做了整个东洋的东帝。现在冒出来一句我是实习的,还没经过总部的考察和认可,心里能痛快吗?

但我并不想在这上面论个一二三,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不想浪费时间。

我便说道:"没有疑义。接下来要怎么做?"

陈近南说:"按理来说,我该到实地去考察你的,但我最近很忙,我们和战斧的斗争越来越严重了,所以我暂时过不去东洋了……你知道战斧吧?"

我的一颗心顿时砰砰直跳起来。

我的天啊。原来洪社一直都在和战斧做斗争,简直是入对组织了啊,我们从一开始就志同道合、三观一致,真是让人感到身心愉悦。

当然,还是那一句话,我不可能对一个第一次通电话的人敞开心扉,或许将来熟悉了会,现在肯定是不行的,这是我最基本的警惕心。

我便说道:"战斧么……略有耳闻!"

"战斧是个极其凶残、下作的组织,他们的起源地在米国,足迹遍布全世界,包括华夏!我们一直在和战斧做斗争,在全世界各个地区,展开过不止一次的较量,但是我们无法涉足华夏,也就帮不了什么忙,不过我有提示过魏老,相信他老人家能处理好这件事……"

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原来魏老能够知道战斧,是因为陈近南的通风报信啊,洪社虽然退出华夏已久,但一颗赤子之心从未变过。

"好了,扯远了。"陈近南继续说道:"总之,我暂时没办法过去找你。这样吧,你到香河去一趟,和左天河见一面,让他当面考察下你,左天河虽然年纪还轻,但是经验丰富,我相信他。只要他认可你,就相当于成功了一半。至于我呢,等回头有空了,再亲自见你一面吧。"

陈近南让我去香河,接受左天河的考察!

如果搁在平时,我肯定不愿意,我和左天河算是平级,凭什么是他考察我呢?

不过,我正好有事找左天河帮忙,也就痛快地答应下来,说:"好!"

"嗯,那你准备一下,尽快去吧。"陈近南挂了电话。

我当然要尽快去,我比陈近南还着急,毕竟还有四天,乔戈尔就回来了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