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个恶毒女配我当定了[快穿] 218、诸国皇室修罗场

作者:洛拾意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7-08 12:20:04

第218章

“你想好怎么和他说了没有?”原钦然站在明和殿的大门外, 懒洋洋的腔调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意味。

阮棠斜睨了他一眼, 道:“需要我说?你应该早就打完小报告了吧。”

原钦然笑眯眯:“所以才想看看你怎么和他解释啊。”

“那这热闹你是看不成了。”阮棠挑眉一笑,猖狂的道:“你柏帅那里我可以解决, 男人嘛,哄哄就好了,不至于生多大的气, 这一点你是不是深有体会?局座。”

每次被哄都瞬间消气的原钦然,立刻脸色一黑。

将人轰走, 阮棠独自进了明和殿主殿,不过她并没有贸贸然的出现在柏晰的面前,这祸水猫眼一转就是一个主意,她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开始进入备战状态。

盥洗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阮棠并未走近,而后快步闪进旁边的侧间,这才发现桌上的笔记本还开着视频通话, 屏幕那头、坐镇安国的上将李如风冷不丁的看到首脑的房间内多了一道女人的身影,顿时吓了一跳。

阮棠一回头,一张脸暴露无遗, 李上将立刻瞪大了眼睛, 下意识的要喊出来, 女人却将食指抵在唇边,摇头示意。

李如风已经懵了,完全不知今夕何夕, 下意识的听从她的指令,结果就见那女人“啪”的一下,果断的将笔记本给阖上了。

屏幕前一片黑暗。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李上将:“……”

盥洗间的水龙头被关上,白毛巾严谨的擦干双手又被完完整整的叠放在架子上,男人的手修长有力,指甲饱满圆润整整齐齐,却并不是惯于养尊处优的模样,指腹上是经年弥留的枪茧,可以想象爆发时是多么有力度。

要说,最让安国百姓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政坛高层的这些大人物,尤其首脑柏晰,看长相儒雅清朗,已至不惑之年却不显老态,反倒是在岁月的沉淀下与阅历的增加下那股气场,绝代风采。

柏晰这人念旧,就连出席联大都穿着一身古朴的中山装,像是旧时代的老干部,偏偏在处理政务上又比谁都先进且敏锐。

这才是他有趣的地方。

柏晰走出来,立刻就察觉出了房间内的异常,他看了一眼被关上的笔记本 ,微微皱眉,刚一走近便听到内殿卧房的方向传来一道风声,有人闯进来了!

曾经征战天下的柏帅,岂会是无能之辈。

柏晰没有半点焦躁会慌乱,神情淡然眼眸微沉,他从抽屉下掏出□□上膛,一气呵成,随后男人迈着悄无声息的步伐,宛若追逐猎物的猎人,逐渐靠近卧房。

这闯进来的刺客,不知该说蠢还是示弱的狡猾,他露出了太多的马脚,让人第一时间发现他的痕迹,这种愚蠢让人不禁逆向思维,是另一种欺诈的手段吗?

柏晰注视着大床上明显凸起的被子,神经仍旧紧绷,没有半点放松的意思。

就在这时,被子里探出一只手,高高的举起,像是做出投降的举动,但是整个人却还埋在被子里不肯出来。

柏晰的枪,已经精准的抵在了他的额头。

一挣扎,一开枪,透过蚕丝绒被直接秒杀。

但是他却冷静的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等着对方的下一个举动。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被子里竟然穿出一道闷闷的、却仍旧娇的不得了的女声:“我都投降了,你还不来抱抱我吗?”

这熟悉的腔调,熟悉的口吻,以及恶作剧的方式,让柏晰的身体顿时一僵。

紧接着绒被已经被一把掀开,女人跳起来,一把扑到他的怀里,柏晰的身体毫无防备的向后一仰,踉跄两步,堪堪站定,握枪的手却本能的移开到一侧,避免伤害到身上的她。

女人的双手攀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她仰着头,他垂下眸,阮棠那双亮晶晶的眼眸与他四目相对。

她恶作剧成功,唇角却是得意的笑,却偏要给自己找借口:“我是要试一下,看你的病好了没有。”

柏晰的病……恐女症啊。

因为这个,他以前没少被那祸水折腾,后来渐渐地出现了异变,具体体现为……

对所有女人抗拒,唯独对阮棠不抗拒,不起排斥反应。

如今,现在也没有。

这具身体就仿佛是被她打上了记号,刻在灵魂里的标记,永远都会牢牢地记住她,怎会排斥?

面对这作精的胡闹,柏晰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人放在床上,道:“你啊,还是这么胆大妄为,刚才倘若我有一念之差,你现在小命都没有了,知不知道。”

这训斥,隔了那么多年仍旧没有变化。

隔阂在她们身上,完全没有体现。

但是柏晰握枪的手垂在身侧,在不着痕迹的微颤,显示了再见阮棠时内心的不平静。

他哪里是无动于衷,这个男人只是习惯的隐藏住自己真实的情绪,只是在面对她时,怎么都无法做到完全掩饰住。

太难了。

阮棠坐在床上,双手揽住他的腰,亲昵的将脸颊贴过去,笑吟吟的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开枪,我了解你啊,是不是,我的柏帅。”

柏晰垂眸看她,声音沉淡:“你焉知,这么多年过去,所有人还与你离开时并无二致?”

这话一出,阮棠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还生着气呢!

这是敲打她呢。

只是柏晰的涵养与理智尚在,让他不至于像原钦然那样失态的做出更剧烈的举动。

不过,这已经很难对付了。

所以阮棠大脑一转,果断的还是恶人翻身倒打一耙,她哼了一声,道:“你说的是你和康念之间的关系吧,来的时候我已经听说了,你要不要现在和我好好讲讲君臣离心是怎么回事?”

被反将一军,柏晰一时语塞,但是却没有避开这个话题,他转身,迫使阮棠与他正面相对,严肃的道:“既然你已经提到了这个问题,自然也有知情权,我自不会瞒你……”

他的声音不急不缓,带着一股奇特的节奏,让你情不自禁的跟着他的节奏走,其内容大抵与康念说的没有冲突,甚至于比康念还要详细。

末了,他道:“阮棠,大盛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过去的女帝终究是过去了,但是联大结束后,你随我回国,这个国家需要你。”

作为首脑,柏晰的气魄是常人难及的。

他甚至可以容忍阮棠之前做过的一切,因为那些都不重要,为了更远大的利益,只要能将人留住。

阮棠道:“联大后我会和你回去,但是柏晰你要知道,我与安国的缘分在我离开时就尽了,即便回去,也是帮你暂时稳住时局,日后仍旧会离开。”

“当然,你也不用急,关于我离开的事情以及我与其他国家的问题,等人到齐以后,我们开诚布公的谈。”

阮棠果断的又抛出这个说法。

不管以后如何,现在得先把他们稳住!

“好,我等你的说法。”柏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各国首脑陆陆续续抵达云国暨城,安国的出现引起议论纷纷,而不久之后另一个焦点盛国终于也来了。

盛国啊,当年一出现时就被各种怀疑是不是云国的古时代,但是经过沟通后才发现并非如此,云国历史上并无此朝代,而且这个国家是人完全是违反地有引力的科学说法的。

他们有武术,他们能上天!

虽然冷兵器不如其他国家发达,但是他们的本身就是热武器啊!

盛国来客一经抵达暨城,便引起了广泛热议。

与安国提出的低调不同,大盛的出场就注定了不可能隐得下去,帝王出行的銮驾浩浩荡荡的停在暨宫宫门前,金色的马车耀眼的可以与太阳并美,大都督符东风一身战袍□□骏马英姿飒爽,以守卫的姿态守在銮驾一侧。

盛国女帝亲至,有资格与她会晤的,自然只有云国君主。

作为东道主的云君主、各小国首脑,所有有意与大盛交好的国家皆在此列。

銮驾停下,宫人立于侧掀开绸帘,众人只见一人弯腰走出马车,她踩在玉凳上步步下移,头戴龙冠身着重重叠叠、华丽的龙袍,即便这样走出来的动作仍旧优雅且尊贵。

大盛女帝,到底是何等风姿?

在女帝抬眸环顾四周时,众人终于看清了其庐山真面目。

那龙冠是何等的华丽,却完全没有遮住她本身的美貌,苍白的面孔无损昳丽艳绝的五官,冷若冰霜的气场令人畏惧的不可直视,她站在那里,便是浓重的威压。

风华绝代的女帝。

但是此时,看到这张脸的众人,神情却渐渐凝固了……

因为这张脸,和路轻棠,一模一样。

莫说后面的一二四五六殿下,就说君主都是瞳孔一缩,下意识的要喊出一句“轻棠”,但是眼前这位女帝得气势却与路轻棠截然不同,这一点让他稍稍的冷静了几分。

她与路轻棠一模一样,但绝不是路轻棠!

符东风上前,虚扶了一把女帝,面含微笑,恭敬的道:“陛下,请。”

“女帝”察觉到他笑中的揶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却很有分寸的没有当场发难,即便他现在已经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然后,所谓的礼节性的寒暄,才是更麻烦且无趣的,直到符东风在一侧介绍道:“这位便是我大盛女帝。陛下,这是东道主云国君主。”

云君主?

想起符东风传回来的情报,“女帝”顿时挑了挑眉,眉叶锐利,怎么看都带着一股嘲讽的攻击性在其中,她要笑不笑的寒暄:“虽是云君主是初见,但是朕却向往已久,今日一见果与想象中一致。”

这话……乍一听是好听,但是细细品之,怎么品怎么微妙。

符东风低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道:“是的,陛下与君主神交已久。”

神特么神交!

云君主已经察觉出她的敌意了,却微微一笑,不动声色,依旧是亲切正派的口吻:“我与女帝是神交已久,也是一见如故,既如此便不需拘谨,女帝可有表字……”

操!

这是要恶心回去啊!

要说能当上上位者的男人都不同凡响,你看这两位就是了,俩人互相恶心起来那是得心应手,只是这微妙的氛围让旁边的几个小国国王面面相觑。

不敢掺和啊。

而且不能说话,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被波及其中,给自己的国家带来灾难。

符东风终于看不下去了,他低咳一声,转移话题道:“听闻安国首脑已至,怎么没见到人?”

“柏公政务繁忙,没有抽出空来与女帝一见,颇为遗憾呢。”云君主笑眯眯的道,但是这种场面话谁不清楚,柏晰肯定就是不想见,干脆就没来。

哪知道,这位“大盛女帝”也是位打蛇上棍的人物,干脆道:“既如此,那朕便亲自过去与他见上一面吧。”

众人:???

你表现的那么高傲,结果对安国兴趣这么大的吗?

盛安是不是要联盟了?

诸国国王小心揣测其中涵义。

倒是君主,一下就想到了阮棠,这里面绝对有关联,甚至于女帝去找的是柏晰吗,怕不是就是找的路轻棠。

想到这里,一个念头浮上来。

路轻棠不是路轻棠,而是安国的阮棠,那么她与大盛女帝如此相像,有没有可能是女帝的孪生姐妹呢?

那就怪不得曲来疏会来抓人了。

大盛“女帝”极力要求去见安国首脑,两国最高领导人要碰面,自然无人能阻拦,队伍浩浩荡荡的朝明和殿出发,因着君主故意隐瞒,导致打了柏晰一个措手不及。

等他知道的事情,“女帝”的銮驾已经抵达了明和殿大门前。

一个是阮棠的前夫,将其视为安国第一夫人,一个是阮棠的至亲之人,将其视为大盛的女帝。

这两个人之间的仇恨,可比他们对云君主要深的很。

乍一见面,立刻是硝烟弥漫暗流涌动的氛围,双方皆是脸上含笑语气真挚,但是对话内容却微妙的令人格外的不适。

一边说着,一边往殿内走。

这个时候就看出来柏晰的厉害之处了,女帝多番攻击,他都从容化解,甚至不漏半点关于阮棠的口风。

就在这时……

“柏晰,我的内衣放哪了,你给我找找啊……”

阮棠穿着睡衣从内殿走出来,打着哈欠一脸慵懒的神情,结果刚一到主殿动作立刻僵住了。

柏晰满脸无奈。

而她那位女帝打扮的孪生哥哥明景,正冷笑连连的看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  老子女扮男装,替你应付差事,你却在各种搞男人.jpg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叶生澜庭、啾咪好几口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初夏情微动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初夏情微动 2个;不语言说、1581360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锦鲤少女 40瓶;瞎掰团子、38777308 20瓶;云安 15瓶;嬉雨、初夏情微动、听说九月天正蓝、卿 10瓶;绯色天空 6瓶;i丹青客、乔伊飔、24327274、全幼儿园最可爱、小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