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寻像是癫狂了一般,根本就没有理会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保镖队长,旁若无人地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就凭你的那个小家族想要和林家这棵大树对抗,简直痴人说梦。”

虽然保镖队长不明白张寻在笑什么,但他还是没有太在乎,权当做张寻已经被自己的话给吓傻了,他现在癫狂大笑不过就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恐惧罢了。

在保镖队长的眼中,张寻才是那个可笑的人,一个在林家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死到临头还敢这么嚣张,也真是不多见。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笑的就是你,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傻子,你说的对,我的家族确实是个小家族,当然不能和林家对抗,林家是什么家族,那可是东海的第一顶级豪门,我的家族怎么可能比得上呢?人家随便蹦个屁都能把我的家族蹦灭,啊哈哈哈哈哈。”张寻继续笑着。

听着张寻的话,保镖队长怎么觉得那么不是滋味呢?

不过,他也没有多心,只是将张寻的这种癫狂是被自己的话给吓的,张寻之所以这么大笑,不过就是为了掩饰心中惊恐,实际上,张寻现在一定很后悔和自己作对,这会给他的家族引来祸水。

显然,保镖队长正如张寻说的那样,是个自作聪明的傻子,根本就没听出来张寻话中的讽刺之意,张寻说的完全就是反话。

对于林家来说,或许龙江市张氏跨国财团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不在同一个城市里发展,对彼此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虽然张氏跨国财团是以投资为主的家族财团性质的公司,但是业务却广遍全世界,不过,虽然总部在华夏,但很大一部分产业都在国外。

饶是如此,就以国内的产业来说,张氏跨国财团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翘楚,而林氏集团只是在一个小小的东海市称雄而已,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实力差距明显。

现在,保镖队长竟然说自己的家族只是一个小家族,这不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吗?

如果说在全国能排到前五的家族可以称作是小家族,那么就没有顶级豪门家族了。

显然,张寻也是看出了保镖队长似乎将他当成了东海市的某一小家族的子弟,并且还是要靠林家生存的附庸,才会对自己这么不屑。

如果张寻这时候表露自己的身份,估计会把保镖队长给吓死。

但是,张寻并没有这样做,在这个时候表露身份可不是一个好办法。

首先,现在自己只是个家族继承人,经过上次的事之后,已经被限制了很多权利,说得不好听一点,自己现在就是无牙的老虎。

其次,张寻到东海来是推掉了家族培养计划,偷偷跑过来的,家族的长辈并不知道,而且他们都反对自己掺和到东海的各方势力的矛盾中,自己偷跑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家族长辈的不满,要是知道自己被别人这样羞辱,更是对自己会有很大的怨言。

甚至可能将他的家族继承人身份直接剥夺,为了他的家人,他也不能这样做,毕竟他这一支才是主脉,不能丢失主脉的地位。

他只能在坐稳了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后,才能使唤家族的那些势力。

再者说了,就算自己说出了身份,保镖队长也只会当做自己是为了保命而胡言乱语,更加会瞧不起自己,根本不可能放了自己。

“知道就好,小子,我劝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不介意再好好教训你一顿。”保镖队长出声威胁道。

对于保镖队长来说,他现在正被一大堆麻烦缠身,根本不想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什么对话,更加别说有好脸色了。

现在他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恢复林月熙,并且让林月熙罩着自己,毕竟这件事已经不是单纯的折磨一个人那么简单了。

由于他的疏忽,宛晨曦坠湖,至今生死未卜,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宛晨曦是凶多吉少了,几乎没有了生还的希望。

原本林月熙只是让他过来监督李魁他们折磨宛晨曦,拍个视频就能回去交差,可现在事情却复杂了。

一条人命呀。

要不是自己的逼迫和刺激,宛晨曦完全不必采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解决,要是早知道宛晨曦会选择这种方式来对抗,自己说什么都不会再去刺激宛晨曦。

宛晨曦看起来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残废瘫子,谁知道她的性子这么刚烈,竟然会选择这样决绝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但保镖队长并没有太感觉到意外,就算宛晨曦现在没有想不开,到时候遭受到了李魁他们的折磨,宛晨曦估计也会受不住,自寻短见。

毕竟,保镖队长可是知道李魁这些人的手段,他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落入他们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只是,他绝对不会想到,宛晨曦已经凭借她的那张怼天怼地对空气的小嘴说服了李魁和她合作,如果不是保镖队长的突然到来,估计这会大家都相安无事地分开了。

“来啊,来教训我啊,小爷就是看不起你这条林家的哈巴狗,只会跪舔你的主人,我想问一下,林月熙被你舔的舒服吗?你的舔功应该比你的身手还要好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寻的这番举动显然是在刺激保镖队长,至少让保镖队长原本就很是难看的脸色更加阴沉,几乎都快黑了。

无疑,如此恶毒的话将保镖队长心里郁闷而又烦躁的情绪彻底点燃了。

“找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话音刚落,保镖队长就抡起铁拳,狠狠地砸在了张寻的脸上,顿时,张寻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缓缓地滴落到地上,一侧脸颊也肿了起来。

“哈哈,你是没有吃饭吗?再来啊,你是在给你爷爷挠痒痒吗?你做狗的时候舔主人的力气哪去了,不会是都舔得没力气了吧?真是个软脚虾,废物啊,哈哈哈哈。”

张寻几近癫狂的样子让保镖队长心中泛起了一丝嘀咕。

他的这幅样子根本就是在找死啊,之所以说出这么恶毒的话刺激自己,根本就是在故意刺激自己,让自己对他动手。

没错,张寻就是故意刺激保镖队长的,只有身体上的疼痛才能让他已经千刀万剐的心稍稍好受一些。

宛晨曦的坠湖“身亡”,已经将张寻心中的希望给彻底抹杀了,让他万念俱灰,根本一点活下去的念头都没有,甚至想要随宛晨曦一起去。

但是,他却不能这样做,因为宛晨曦不是自愿跳下文思湖的,而是被眼前的这些人逼的,无奈之下才选择投湖自尽。

所以,张寻他要为宛晨曦讨回这个公道,不能让宛晨曦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含冤而死,他必须让所有参与此事的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或许现在的他并没有实力让这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哪怕这些人逃到天涯海角,他也会将这些人找到,然后让他们受到惩罚,一定要让这些人知道,他们为虎作伥,终会受到惩罚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现在的张寻完全就是被一股复仇的念头支撑着,不然他会选择一种和宛晨曦一样决绝的方式追随着她。

甚至,张寻认为,就是因为他没有保护好宛晨曦,这才让宛晨曦遭遇到了那么多厄运。

如今,张寻才知道,这段时间里,宛晨曦到底遭受了怎么样的磨难,宛晨曦是多么需要朋友在身边陪伴着她扛过艰难的岁月。

但是,不仅雪蜜儿没有陪在宛晨曦身边,连他这个自诩为宛晨曦的守护天使也不曾陪伴着她,才会让这些人有机可乘,将宛晨曦逼入绝境。

内心的痛楚已然麻木,张寻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那些曾经伤害过宛晨曦的人,其中就包括上官秋寒。

上官秋寒曾经在他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一定会好好保护宛晨曦,不让宛晨曦受到任何一丝伤害,但是,上官秋寒不仅没有做到保护宛晨曦的誓言,更是伤害了宛晨曦,张寻绝对不可能原谅上官秋寒,虽然他是因为失忆,但这也不是伤害宛晨曦的理由。

“你这是自寻死路,本想放过你,是你自己不懂的珍惜。”

这时候,保镖队长完全是将张寻当成了出气筒,一拳又一拳地往张寻身上招呼着,每打一拳都会遭到张寻更加恶毒的唾骂,甚至连血沫都吐了保镖队长好几口。

此时的张寻完全是靠着他那可怕的复仇决心在支撑着他。

他在狂笑着。

他在唾骂着。

他在嘶吼着。

不仅保镖队长在发泄着自己的烦闷情绪,张寻也在保镖队长的拳头下让自己心痛的感觉稍微减轻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寻已经被保镖队长打得不成人样了。

满脸鲜血,整张脸肿的几乎都快认不出张寻原先的样子,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不少地方的伤口更是不停地往外冒血,并且,张寻的已经开始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保镖队长也是打出了真火,张寻的唾骂声从始至终都没有停止过,虽然现在张寻处于半昏迷状态,口中仍旧含糊不清地骂着保镖队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