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看到自己的两个好朋友为了自己的事竟然这么着急,甚至不惜要拿出两百万来和刀疤大汉做交易换回自己,宛晨曦心中是既感动,又担心。

张寻和雪蜜儿这么紧张自己,能为解救自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朋友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宛晨曦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了,特别是在张寻和雪蜜儿听到明哥提出条件的时候,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但同时,宛晨曦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心。

刀疤大汉这些人做事从来不讲什么章法,也没有什么道德标准来约束他们,他们口中所谓的兄弟义气更是在利益面前一文不值,刚才宛晨曦不就是看到了大光和猴子两人所谓的“兄弟情深”脆如纸吗?

所以,宛晨曦担心就算张寻和雪蜜儿把钱给了刀疤大汉等人,刀疤大汉等人也不会按照之前的约定,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从他们的口气上,宛晨曦听出了林月熙或者林家对他们来说,还是有很大的威慑力的,至少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因为一些钱而违背林月熙的命令,或许,他们会来个翻脸不认账,那就真的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张寻和雪蜜儿始终势单力薄,如果刀疤大汉等人耍无赖的话,他们根本拿刀疤大汉毫无办法,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个个都是亡命之徒,要钱不要命的主。

要是刀疤大汉不仅不放人,反而将张寻和雪蜜儿也抓起来,那就真的麻烦了,到时候,就不是自己一个人惨遭厄运,也会连累张寻和雪蜜儿同遭厄运,这是宛晨曦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唔唔唔。”宛晨曦越是想下去,心中就越是着急,挣扎的幅度也就越发剧烈起来。

宛晨曦的剧烈挣扎引起了刀疤大汉的注意和不满,对身边的手下挥挥手,让他们将缠在宛晨曦嘴巴上的胶带给撕掉,反正现在周围也没有别人,也不用担心宛晨曦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刚才之所以让人用胶带纸封住宛晨曦的嘴巴,也是担心宛晨曦会说出什么不利于他们的话语,他们可都是领教过宛晨曦那张“恶毒”的小嘴,就没有一句好听的话。

果不其然,宛晨曦嘴巴上的胶带纸封条被撕掉之后,立刻就大声斥骂了起来。

“刀疤,你好歹也是那么多人的大哥,就只会为难我一个女人吗?难道你真的就那么废物?”宛晨曦吐掉嘴巴里残存的胶带纸碎屑,嘲讽道。

刀疤大汉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地看着宛晨曦,似乎对宛晨曦的嘲讽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宛小姐,没想到你还真是个香饽饽,大小姐要你,给我们不菲的酬劳,这两个富二代也要你,甚至拿出的赎金比大小姐给我们的酬劳还要多,你说我要是把你多留在船上一会,会不会有更多人给我送钱来呢?”

“你做梦!”宛晨曦大声怒吼道。

仿佛一只发怒的母狮子,张开血盆大口,恨不得将刀疤大汉一口撕碎。

可惜,宛晨曦的怒吼并没有任何效果,刀疤大汉丝毫没有在意,更是得意洋洋起来,颇为好笑地打量着宛晨曦,眼中还带着一丝疑惑和好笑的神采。

“好啊,那就当我是做梦好了,反正一会你的朋友就会给我送来两百万,到时候,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请他们到船上来坐坐,宛小姐,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刀疤大汉果然如宛晨曦想的那样,并不会那么容易放了自己,甚至他还想将张寻和雪蜜儿也绑上船,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能让张寻和雪蜜儿把钱交给刀疤大汉了,不然以刀疤大汉的尿性,一定会想要更多的。

可是,现在自己也被刀疤大汉绑住了双手,周围又都是刀疤大汉的人,她根本没办法反抗,更别说逃出去了,就算是能逃,周围都是波光粼粼的湖面,湖水在阳光的照耀下,荡涤着反射的光芒,清澈的湖水还能看到深深的湖底,这可不是那么浅的海滩,至少也有三四米深吧,这还是靠近岸边的湖水深度。

想来想去,宛晨曦都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至少没有特别合适的办法,如果张寻和雪蜜儿没有发现她在观光游轮上,没有出现在这里,或许,宛晨曦还有更好地办法,但现在,由于张寻和雪蜜儿的介入,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但是,宛晨曦并不会责怪张寻和雪蜜儿,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况且张寻和雪蜜儿是来救自己的,他们还为此宁愿付出两百万的代价,这是何等的友谊,宛晨曦又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们呢?

“呵呵呵,你还真是个没有一点底线的小混子,比街上的那些破皮无赖也好不了多少,这样背信弃义的事都能说得这么轻松,我过马路连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你的不要脸。”宛晨曦嗤之以鼻,脑子在飞速运转中。

“你...宛小姐,我劝你,作为一个女人,说话还是不要那么恶毒的好,不然以后没什么好下场的。”大把大汉显然面色变了变,稍稍有些难看。

也对,任谁在最得意的时候,总是被人从旁边泼凉水,并且无不在嘲讽着他,就算他再无所谓,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他的脸上也挂不住,更何况宛晨曦说的可是他和街道上的那些破皮无赖没什么区别,这让他有点无法接受。

好歹刀疤大汉也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不是权倾一方,但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了,总归是要面子的,怎么能和街道上整天混吃等死的破皮无赖比较呢?

那些人在刀疤大汉的眼中,给他提鞋都不配,更别说和他比较了。

宛晨曦说的话完全是拉低了他的档次。

最可恶的是,他们出来做事,讲究的就是一个字,义。

至于是不是真的那么讲究义气,那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了,至少在别人面前,他们是义字不离口,刀疤大汉也是靠所谓的义气来服众的。

如今宛晨曦话里明显就是暗讽刀疤大汉没有义气,将自己的兄弟置于不义的地步,要是这些兄弟真的往心里去,那么他以后管理手下兄弟就不好办了。

“哼哼,落到你们的手上,我的下场能有好吗?我相信,林月熙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她一定还交待了你们一些折磨我的事吧。”宛晨曦似乎早就看透了刀疤大汉,讥讽地盯着刀疤大汉。

“既然宛小姐都猜到了,何必要说出来呢?不过,如果你听我们的,我可以让你少受点苦,不然,接下来的折磨恐怕你受不住。”说罢,刀疤大汉舔了舔嘴唇,仿佛在告诉宛晨曦他要怎么惩罚折磨宛晨曦。

看到刀疤的这幅样子,宛晨曦冷笑一声,更加不屑地说道:“你们倒真的是一群畜生,说你们是一群狗腿子都是抬举你们了,林月熙是你们的妈啊,她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地为她卖命,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说的没错,大小姐在我们的眼中就是我们的妈,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有奶便是娘,如果你给的好处能比大小姐多,我们也可以替你办事啊,不过看你这个样子,你也给不起我们想要的价钱。”刀疤大汉毫不掩饰地鄙视道。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拿不出比林月熙更大的好处给你呢?”宛晨曦反问道,嘴角勾起一抹冷漠异样的笑意。

“你要是能拿出更大的好处出来,我一定二话不说,把你给放了,不过,你要是那不出来呢?”

“我确实拿不出来,但我的朋友拿得出来,刚才你说的两倍价格,应该就足以证明我的朋友比你们所谓的娘更有诚意了吧?”

既然刀疤大汉想要从张寻和雪蜜儿拿到赎金,那么自己或许就可以拿这件事做做文章,让刀疤大汉稍微放松对自己的警惕,这样,才更有机会脱离他的掌控范围。

“你的朋友?”

“没错,就是刚才的那两个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觉得他们能随便就拿出两百万来赎我,可见我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了吧,只要你和我合作,那么以后的好处还会少了你的吗?”宛晨曦继续循循善诱。

“这个...”

刀疤大汉想想也是,他们累死累活地帮林月熙做事,还折损了这么多手下,到头来就只能得到一百万的酬劳,而且很大一部分还要给受伤的兄弟作为医疗费,能真正拿到手里的就更少了,现在宛晨曦的朋友二话不说就能拿出两百万来,可见他们似乎更有实力的样子。

“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放了我,以后和我合作,那么,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至少和我合作,你们不用再像今天这样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不是林月熙这样的恶毒女人,不会强人所难,也不会命令你们做事,我们是合作,合作关系你懂吧,互惠互利。”

宛晨曦的话语中就像是隐藏了一股魔力一般,让原本就对林月熙有些不满的刀疤大汉不禁心动起来,实在是宛晨曦提出的这个合作方式让他很满意。

在林月熙手下做事,或者说替林家做事,他们经常吃力不讨好,只要事情办得不如他们的意,就会遭到林月熙的斥骂,而且还是那种被骂成狗的斥骂,刀疤大汉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总是被一个小娘皮骂成那样,他心里也憋屈啊。

可是,刀疤大汉和一帮弟兄们还要指着林月熙吃饭,所以他也不敢得罪林月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