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鬼谷神谋 第七百零七章移形换影

作者:青虫月二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10-21 03:02:39

第七百零七章移形换影

王禅一看,却是一笑,心里也是有些数了。

“齐王,我自然是聪明人中的少数,你自然也不差了,能化风化雨,还能安居齐国王位之上五十七年,到是让人羡慕。”

“是吗?

听闻你从来不把列国王候放在眼中,就算是大周天子封你为子爵,你也不在意。

你可知现在列国之中,许多小的诸侯列国,连爵位都还没有,可你一个娃娃就已于四年前被封为子爵,这是何等的荣耀。

更何况几年前你在列国之中抛起风波,楚国与晋国秦国以至于吴与越国,宋郑卫都视你为世间少有的贤能之才,你若想要权势,怕比我这齐王还要位高了。

现在身怀三件圣物,看起来你的野心也是不小呀!”

这个齐王此时竟然称赞起了王禅,而且说得十分清楚,似乎也对王禅十分看重,而非是打压。

“有劳齐王如此高看,在下对一统天下没有兴趣,若是论及起来,还真不如你齐王。

在这大周诸侯列国之中,怕也只有齐国王族姜氏会如此热衷于长生不老,难道说当年太公留下了什么好东西给你们,才让你们对世间如此眷恋,或者说就是那几株只会开花不会结果的海阁老树。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想来齐王之所以来此,并非是相信那些不会结果的树可以长生不老,而是相信了传闻中的商亡周兴之地。

可齐王呀!你可想过,若是当年周天子有此本事,他何必如此周折,直接就自己修练黄帝心经,长生不老了。

那么若他不死,自然能保得大周永世安宁,又怎么会留下这种让人难与相信的遥言呢?

更何况,一个能解天下最难解的易理古书,再重新编制之人,当也是明道之人,为何会相信人能不死这种谎言。

若人能不死,我怕这中原大地世代江山,又怎么会轮到商汤,又怎么会有大周呢?

这难道不是有违天地自然法则之道吗?”

王禅的话其实是既否定了当年姜氏所传的海阁老的传闻,而且也否定了得商亡周兴之地的所谓好处,这既涉及齐国先祖姜太公,也涉及商汤的后人。

“你懂什么,人有轮回,轩辕黄帝与大周天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们想轮回再次做天子,所以才会留下了这些东西。

他们以为当他们再次轮回转世之时,依然可以凭此四件圣物再次夺得天下,成为天子。

这就是周天子的自私,想永远居于天子之位,只是风水轮流转,我怕他这次是算错了。”

王禅一听,也是哭笑不得,自私自利之人所喜欢的就是以己度人,觉得自己所想也会是别人所想。

只是他们不知道,其实若真的能读懂河图洛书,如同黄帝以及周天子之人,已是明道之人,他们是不会在乎生与死的。

毕竟生与死就如同阴与阳一样,像一个他的师傅老子所画的太极圈一样,不仅是眼睛可以看到的一个平面,而且还是无限延伸的**多度空间。

明道之人若还记挂着私利,那么又怎么算是明道呢?

或许这些明道之人现在已经宇宙苍穹之中的另外境界里逍遥自在呢,又何必会在乎人世间的这点小小的权势。

如同老子所言,圣人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们对世间万物生灵,皆是一般态度,又怎么还会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再言之,人之轮回也是道之所然,非是人力可改,并非谁想轮回就轮回的,这一点王禅并不认可。

“齐王,你不会是一显身就想栽赃于人吧,黄帝如何,周天子如何在下不敢妄评,可你如何,在下还是知道一些,似乎名声并不好。

今日来此,你是想得到三件圣物呢,还是想与我合作,可我觉得这两者于你于我却并不能选其一,你觉得呢?”

王禅并不理会齐王的哆嗦,反而有意提醒齐王今夜来此的目的,像是怕齐王年岁已大控制不住,会长篇大论而忘了自己来此地的目的一样。

“小子,别得意,我若要出手,你现在已是一个死人。

只是在下也爱惜贤才,若你愿意交好三件圣物,那么我可以饶你不死,而且还可以答应你,让你成为将来天下一统的再世太公,辅佐我成就一番大业。”

齐王这个妖人一开始的时候,口口声声说要取王禅与青裳的性命,可说着说着,却又变了味儿,并不像是想杀王禅夺走三件圣物,反而是想拉笼王禅为他卖命一样,这再次让王禅有些茫然。

“哈哈,可惜呀可惜,若你是真的齐王,那么你也就是将死之人,最后也只有一年之期,我何来辅佐于你,纵然我有心成为再世太公,我怕你是等不到这一天了。”

王禅也是十分随意,用自己午时对齐王观相所卜来答,也是想试探于齐王。

“你在怀疑我,是在试探于我?”

“不,我没有怀疑于你,也无心试探于你,因为你的身上也有一股味儿,这一股味儿正是留在盗婴现场的味儿,十分独特,只有常食人肉之人,身上才会有如此重的阴气,而你的身上也有如此阴气。

所以我午时说已经知道谁是盗婴妖人,就是凭的此气味。

想来你就是如何洗怕也洗不干净这种气味吧!”

齐王此时也是一楞,可还是自己闻了闻身上的气味,可却并无所获。

一般而言普通人难与知道自己身上的气味,不论是臭还是香,都已经习惯了,只有旁人才能闻得出来。

就好像一些人的缺点毛病一样,自己看不见,只有别人才能看得清清楚楚,而别人才像一片真正的镜子一样,可以照出自己的优劣。

“嘿嘿,你这小子还是有常人所不能之处,竟然也能如此细心,到让本王有些意外,本王喜食人肉,所以身上的气味自然与众不同。

不过你所观相卜算,本王却并不相信,因为本王已如你们所言,超脱人的界限,不在你所卜算之内了。”

王禅一听,心里到是奇怪,此时面对的这个齐王,似乎还真是午时所见的齐王。

行事与言语都像普通人一样,并没有刚才还像是一阵风的时候那般诡魅。

盗婴妖人能猜到王禅的心思,这已让王禅真的惊异,像是棋逢对手一样,让王禅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可现在化身成齐王之后,又显得有些平庸起来,这又让王禅有些失望。

其实易经卜算非是只对于人,而是于世间万物生灵,之所以以人言来写,就是用于人之道也。

所以当年九天玄女黄帝河图洛书,并指导黄帝成文易经,就是用于人道。

可真的河图洛书王禅并没有见过,只是听他师傅老子讲过几个图案,他也不知是否就是河图与洛书,而之所以此收叫洛图与洛书,王禅也不知其义。

现在想想,若有时机,他也该向化蝶请教一番,只有这样或许才能真正的超脱易经所表之道,达到真正的万物生灵之道。

想到这里,王禅也是一笑道:“是呀,难道说太公当年也留下秘密,说食人肉可以延年益寿,我怕未然,这世间万物皆有灵,你食人灵,只是有违道法而已。

至于我的卜算,你不相信,自然有人相信,而且你也不敢真的不信。”

王禅还是有意提醒于齐王,所谓卜算一个人的寿诞,信者自信,不信者也会自此有疑。

“你这个小子,为何如此啰嗦,难道你在大周洛邑学艺三年什么也没学到吗?

我既已是妖,就依的是与你们相反的道法,你们认为食人为恶,可我却认来食人反而为善,不也不知那个老家伙为何会收你为徒?”

王禅一听也是脸露微笑,看起来若是妖脱了人的身体,反而会十分通透,更聪明一些,可若是有了这副皮囊之后,人反而会变得愚蠢无比。

刚才齐王的话就是明证,王禅心里十分清楚。

而青裳一直听着两人对话,此时也慢慢了解了王禅的谋略,就是以错试错,用自己一种错误的想法来验证一个真实可靠的想法,纵然不能验证,可也能验证这个错误的想法确实是错误的。

“好吧,既然如此,妖与人不同道,而我对与你合作又没有兴趣,现在也该划下道来,如何个打法,反正我从师傅那里学的技术也还没有用,听说有一种道法叫做移形换影。

可是你却不知道,还与我们这虚幻的影子说了这半天,实在也劳累你了。”

王禅说完之后,齐王却是大吃一惊,他显然像是知道这一种道法一样。

忽然就一掌向着王禅与青裳拍来,带着一股阴风,无形无影,像盗拓所言,只要人一沾上非死既伤。

可这带阴风妖气之掌却还是落了空,因为刚才还站着的王禅与青裳的人影,此时连影子都不见了。

“鬼小子,你记好了,下次你可没有这种好运气了。”

齐王知道王禅所说是真的,他还真的与两个虚影说了半天话,此时也有些脑怒成羞,气愤不已。

所以话一说完就再次化身一股阴风,不想停留,再丢颜面,瞬间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只是当黑夜恢复的时候,一切如初之时,院中月光之下,慢慢的又显现出两人身影出来。

而这两个身影正是王禅与青裳,他们却依然站在院内,手接着手,十分亲密的样子。

只是两人与刚才所站的地方却是移了三丈,并不在刚才齐王妖风所袭击的范围之内,像两个旁观者。

“你还真是诡得很,竟然连这妖人都给骗了。”

“兵不厌诈,对付如此妖人,你若还讲仁义,讲信用,那么就是对受他所害之人的不敬。

而且我也并没有骗他,我是真的会移形换影之术,刚才所施就是如此。“

王禅嘿嘿一笑,似乎也是有些得意,把一个妖人耍得团团转,也激怒了妖人,这也算是一种胜利。

而且此时的他也十分享受,这是他第一次牵住青裳的手,手中像握着温暖的玉臂一样,几乎都不想放下。

“禅哥哥,那你觉得这个人就是真的齐王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齐王有些蠢,与刚才未现身之前的妖人相差很大,这才是让我疑惑的。

看起来两人变化很大,难道是妖人化身之后会变得蠢一些。”

“你是在问我吗,你这么聪明都想不通,我又如何能想得通呢?

不过你明天可以再去问问齐王不就清楚了吗?”

王禅一听,扑哧一笑道:“你还真是天真,你认为齐王会承认吗?

这么大半夜的,而且也只有你我两人见到这个妖人的相貌,你觉得如果齐王就是盗婴妖人他会承认吗?

自然不会,而且这个妖人如此半夜来此,当也可找到证人,再者这可是齐国,而他是齐王自然不会有人相信你我,而只会相信于他了。”

青裳一听,也是认可,却有些生气,毕竟王禅的语气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哼,就你聪明,放开我的手,我要走了,还请你自便。”

青裳说完,王禅这才红着脸有些不舍的松开青裳的手。

“为何还要离开,难道——。”

“想得美,我自然有我的去处,你还是好好想想盗婴妖人是谁,又如何应付齐王和离魂尊主吧!”

青裳说完也是焉然一笑,看了看王禅纵身一跃,人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禅有些怅然若失,却也只得摇了摇头,青裳说得不错,不论今夜的盗婴妖人是不是齐王,可回归身份的齐王与离魂尊主对这三件圣物是志在必得。

现在王禅是把饵抛出,也算是自找麻烦,可若他不解了这些麻烦,怕是齐国之行就会无功而返。

所以此时的王禅也只能苦笑一声,走到白虎身边拍了拍白灵道:“白灵呀,你一直守着,现在妖人已现,不论他化身何人,想来下次你一定能认出这个妖人的妖气吧。”

白灵像是懂得主人的意思,此时也是站起来,点了点头,继儿向自己该呆的地方走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