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可是有陈秀才在那顶着,不能冲着女儿发火儿……于是这一口气,顿时便憋屈在了秦老抠儿的胸口,不上不下地噎得慌。

想咽、咽不下去,想吐、吐不出来,别提有多难受了。

秦孟真可不管他有多难受。

原本,她可以把秦贵田和小程氏都剥成两只白羊,扔在一张床上,完美地实现他们预先准备的剧本的。只不过,是把女主角换了个人而已。

只是,在她刚刚开始动手打昏了秦贵田的时候,委托人秦娇娘陪在她身边的一缕灵识,便冒了出来,向她深深一揖,双膝跪倒,祈求她放过那两个人渣。

秦孟真十分不解:

“他们这样对你,你竟然还想替他们求情?”

那个只有大拇指高的透明小人儿,一脸哀戚地回答了她的疑问:

“妾身本不愿强人所难,更不愿妨碍恩公行事。

只是,他们虽然想要害妾身,但他们本身,并未做下如此不知廉耻的恶行。他们虽是恶人,妾身却不愿罔顾事实真相,这般冤屈了他们。

万望恩公高抬贵手!”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秦孟真还能说什么呢?

实现委托人的意志,本来就是任务者的天职。

委托人秦娇娘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报复,她只要求远离秦家人、程家人,还有陈家人,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能活到寿终正寝就满足了。

自己任性而为,原本就有几分越权。

但委托人性子好,并不会因此去投诉自己,所以完全不会影响自己拿积分,换魂石。

对这样的委托人,对自己的殷殷恳求,秦孟真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所以,她放了秦贵田和小程氏一马。

但为了照顾自己的心情,她干脆利落地对这两个渣渣动了手。

考虑到土著的承受力,她没有使出全力。但即便她已经收着劲儿了,那伤势,也够他们两个喝一壶的了。

对于她动不动就暴躁地打人这一点,委托人却没提过什么意见。

似乎还有那么几分乐见其成。

至于秦虎子,也是因为委托人放不下他,秦孟真才对他网开一面。

秦孟真计划着慢慢教一教,掰掰这孩子的性子,然后再帮扶这小子一把,让他能够自食其力,从秦老抠儿家分家出去,单独立户。

回头再找个机会,把张氏的嫁妆要出来,帮秦虎子娶个媳妇儿,找个靠得住的岳家,委托人应该就能彻底放心了。

秦老抠儿和小程氏的家资,秦孟真认为,应该有秦娇娘和秦虎子一份儿。

委托人秦娇娘却不愿意去争。她只希望,自己和弟弟能够不要再受到他们的伤害就够了。

秦孟真的心情,很有几分复杂。

同时,她也隐隐约约明白了,为什么委托人死后的怨念,会触及到这个小世界的核心。

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家那个二货系统,宁可坑了自己、破坏掉自己的休假,也要替自己接下这个任务。

这样纯善的孩子,心地这般纯净无暇,她拿出来的魂石,必然是特等品,甚至是超等品!

她本身,就已经单纯善软得可怜可叹了,更何况,还有魂石的面子在呢!

秦孟真决定这一回,尽量不过于任性,尽量不出什么幺蛾子,一定要妥善完成委托人的心愿。

不过么,秦孟真觉着,自己偶尔发一发脾气,在这帮不识好歹的东西身上泄泄火,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反正,只要不误了委托人的正事儿,就不算个事儿!

不过是言语上气一气秦老抠儿,总比让他亲眼看着继子和继妻滚在同一张床上,刺激得轻一些吧!

趁着秦老抠儿的脸色变化不定的功夫,秦孟真完美地在脑海中复盘了一遍自己的计划和行动,点了点头,完全无视了秦老抠儿那怒火熊熊的眼神儿,愉快地扯着陈秀才告辞了。

秦老抠儿看着陈秀才对上秦孟真那一脸谄媚的模样,就觉得心口堵得慌。

偏偏这陈秀才,他还真就得罪不起……

秦满仓、秦虎子和秦金宝同样无视了秦老抠儿的黑脸,客客气气地送小两口儿出了门。

秦老抠儿本来就觉得呕得慌,这会儿见了三个儿子这般表现,自然愈加火大。

秦满仓滑不留手,平生让人挑不出错来,再说还有小程氏的面子在,秦老抠儿不愿意说他。秦金宝是自己的心肝肉儿,秦老抠儿舍不得说他。

那怒气的出口儿,自然就剩下叛逆又拧巴,处处跟自己对着干的秦虎子了!

只是秦虎子却不是秦娇娘那般好性儿,从来不惯着秦老抠儿,甭管他说得有理没理,都会梗着脖子给他顶回来。

这一回,自然也不例外。

秦老抠儿刚对着秦虎子吼了一句:“你姐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也不说劝着点儿!你是怎么当弟弟的?”

秦虎子冷冷地瞪着他,当下便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

“那自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您老是怎么当爹的,我便是怎么当弟弟的。

再说了,有本事你直接冲着我姐发呀!

现在人都走了,你吼我有什么用?你这不是明摆着,吃柿子捡软的捏吗?”

把秦老抠儿气了个倒仰。

秦虎子拿了药方跑出门去:“我姐走的时候忘了带这方子了,我给她送去!”

就耽搁了这么一会儿,秦虎子就没追上秦孟真。

刚刚秦孟真一出门儿,就想起来,来的时候,俩人坐的是牛车。

这回去坐什么?难道要腿儿着么?

以秦孟真的体力,自是不惧走山路的。但她实在不乐意跟陈秀才一块儿走。

她眼珠一转,便拍了板儿,让陈秀才麻溜地去雇一辆马车回来。

坐一趟牛车,每人只需要五个铜板。但坐马车,若是许多人一起坐车的,每个人就得付十个铜板。如果要包车,走的也不是平常固定的路线,那就需要足足一百个铜板。

陈秀才心疼得忍不住有些龇牙咧嘴——他平日里过得精打细算,并不舍得这样漫天撒钱。

只是,面对秦孟真这么一座连蒙汗药都蒙不住的瘟神,陈秀才实在是一丝一毫也不敢违拗。

只希望把这姑奶奶伺候好了,看在自己殷勤小意的份儿上,她能高抬贵手,放过自己一家人。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