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最终,罗德消耗了一美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女孩一家是刚搬过来的,一家三口,和邻居关系什么的都挺好。

但这女孩有个毛病,听说是碰不得人,只要一碰就会让别人昏厥过去。

如等不到及时抢救,很容易有生命危险。

刚开始邻居们不信,都把这个当玩笑。

直到有一天,一辆救护车带走了一个追求这女孩的男孩,邻居们这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不过邻居们人都不错,也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不和人家接触,反而一个个帮忙出谋划策。

从推荐医生到帮忙祈祷,邻居们能做的基本都做了,但这女孩毛病依旧在。

没办法,女孩只能戴上手套,大热天也要穿好长袖。

邻居们原以为这毛病依靠这个方法暂时控制住,可防护再好,难免有意外。

比如上门见色起意的修理工,从背后熊抱住女孩,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手的柔软,直接眼睛一翻,倒了下去,送到医院整整抢救了两天才给抢救过来。 记住网址m.luoqiuzww.com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这个修理工对女孩产生恐惧,患上严重的心理疾病。

而间接结果就是邻居们都没辙,为了保全自己,纷纷减少了和这家人的来往。

然而这一次,女孩父亲因为在家下意识搀扶了一下快要跌倒的女孩,然后就有了后续救护车上门的事情。

罗德杵在马路对面,看着抱头蹲门口的女孩,心里一阵叹息。

摇了摇头,四下看着已经散去的人群,推车靠了过去。

“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没有。”女孩哽咽的声音忽然停止,头还没抬紧张道:“别靠近我!”

说完便起身,不管面前站着的是何人,扭身就要回房。

然而,一个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硬生生定住了她的脚步。

“变种人,对吗?”

女孩骤然回头,恶狠狠的盯着罗德。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你要做什么!!”

灵魂三问!

看着女孩色厉内荏的样子,罗德哑然失笑。

“姐姐,我还是个孩子,能把你怎么了?”

这话一出,女孩才意识到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个小男人,不禁脸面一红,但随即又想到什么,表情有些倔强。

“知道我是变种人你还过来做什么!不怕我伤害你吗!?”

“好好的我怕你干嘛?”罗德乍一听有些疑惑,但想想也能明白,毕竟这也算是她对自己的防备。

“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的能力而已。”罗德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然后静静站在那,看着女孩。

也许是罗德的坦白,自然,不畏惧的模样。

也或许是女孩正处于一个伤心阶段,需要一个人来陪她说话。

只见她慢慢收起戒备,转身打开门。

“进来吧。”

好嘞!

听到女孩的话,罗德毫不犹豫的跟进了屋内。

“稍等一会。”女孩进屋指了指客厅的沙发,然后自己走向屋内,看样子,应该是去整理脸上的妆容,顺便收拾一下自己的情绪。

一会后,女孩从屋内走来,手上还端着两个茶杯,看样子应该恢复点了。

“家里没咖啡了。”女孩把茶杯放在罗德面前,然后坐在沙发的另一头,“说吧,你有什么好奇的,趁我现在还想找人说话。”

说完,她自然的撩起鬓角发丝,喝了口杯中的液体。

别说,从罗德这个角度来看,小淘气还挺漂亮的。

桃花眼,小尖鼻,细长唇,枣红色长发披肩,搭配曲线明朗的身材,别有一番漂亮。

没错,这女孩就是原著中鼎鼎大名的小淘气,也叫罗刹女。

只不过,这里的小淘气似乎看起来比电影里的那个要好看不少。

“你这能力是天生的吗?”

“不是,十七岁的时候突然有的。”小淘气放下茶杯,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回忆什么。

不是天生的吗?

也对,天生的话,这能力就不像现在这样这么不能控制了。

“当时发生了什么,还有印象吗?”罗德顺着这个话题问道。

其实他是对怎么觉醒变种人能力好奇,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拥有变种人的能力,毕竟很多变种人能力强起来是根本不讲道理的。

“没有,我只记得当时在睡觉,一觉醒来就多了这么一个恶心的能力。”小淘气看样子很讨厌自己的这个能力。

不过想想也是,罗德如果觉醒了这种能力,那他估计只能孤独终老了,最多也就左姑娘不嫌弃他。

“你见过其他变种人吗?”

“没有。”小淘气低头盘起双腿,抱着,又开始陷入情绪低谷,“怎么办,我觉得我快活不下去了...”

这幽怨,哀怨,痛苦的情绪,罗德坐在两米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别难过了,发生这些事情我想都不是出自你的本意。即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咱就想着怎么去接受,你觉得呢?”

罗德洋洋散散说了一堆,然后当他把视线放在小淘气身上时,却尴尬的发现对方根本没在听自己的话,一直自顾自的念叨。

“我不敢拥抱父母,不敢亲吻男友,不敢脱下手套,不敢穿喜欢的裙子...”

“我只想做个普通人,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结婚,在一起...”

看着越说越悲伤的小淘气,罗德知道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不然肯定出问题,赶紧岔话题。

“普通人烦的事情也多啊,钱,房子,工作,车子等等等等。”说到这,罗德忽然想到了之前的洛杉矶大战:“在现在这个世界里,普通人还要担心生命安全,一个月前我也在洛杉矶。”

“当初如果不是我的命大,可能早就躺森林草坪了。”

罗德的话成功岔开了小淘气的哀叹,但似乎又勾起了对方的其他记忆。

正当他奇怪的时候,小淘气幽幽的叹了口气。

“我的未婚夫现在就安静的躺在森林草坪的地下。”

“呃...抱歉。”

“没关系。”小淘气摆了摆手,有点淡然道:“听说他当时是去给我准备婚戒的。”

好惨。

罗德忍不住的开始同情小淘气,毕竟能找到一个接受她这样的男人真不大容易。

等等。

准备婚戒。

罗德想到了什么,尝试性的开口问道:

“那个,我们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方便?”

“安娜.玛丽,叫我安娜就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