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这事可得抓紧点,那天得想办法把人都给看全了,不然机会可是稍纵即逝,皇后那边可只能拖三天,三天过去,怕是她又要逼着我和离了。”

沈故渊一脸玩味的坏笑,“和离就和离,反正咱们也不是真的夫妻,和不和离的,也没所谓了,不是吗?”

“……”

“怎么,我说错了?”

沈故渊噌的一下子靠上前,用拇指与食指轻轻捏起慕长欢的下颚顶起,“你看你,怎么就这么迷恋我,这么舍不得离开我吗?”

“你……”

慕长欢似乎被人点了穴一般,毫无抵抗能力,就只能保持着那个姿势仰视这沈故渊,那眉,那唇,那一道超杀的眼神。

当年,她就是这么被他骗到手的。

沈故渊的唇渐渐靠近,慕长欢不由自主的慢慢闭上了眼睛,引得沈故渊看去,突然觉得好笑,可他还是温柔的轻轻在慕长欢的鼻尖,用手指轻轻的刮了一下鼻子。

府里,慕长欢带着实在是无聊的发慌,正准备出府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好看的呢!

便听着下人来禀报,说是大皇子在厅堂等着了。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慕长欢急急匆匆的便去了厅堂,先是随性的行了礼。

大皇子笑呵呵的看着慕长欢,问她,“我要去大阳府,你有没有兴趣一同前往?”

大阳府!那有什么好玩的?

“远吗?”

“不远,来回也就两个多时辰的路程。”

“那有什么好玩的啊!”

“也没什么,就是我要同几位大人前往大阳府的铸铁窑慰劳那些匠人。”

“铸铁窑!那不是二殿下负责的事宜吗?”

“是,没错,不过今日过去慰问,是父皇亲自下旨的。”

“那好,反正当天能回来,那就去看看吧!”

慕长欢跟随大皇子去往大阳府,大皇子是知道了她与沈故渊吵架一事,他担心他的瑶光姑娘会心情不好,所以,想趁着去大阳府的时候,顺便约上她出去散散心。

可到了大阳府前往铸铁窑后,却发现了铸铁窑刚刚发生一场严重的意外,那附近百姓的房屋被火烧的不能靠近。

这是二殿下急功近利,日夜无休无止炼火铸铁,令熔炉不胜负荷,最后导致炉毁人亡,大阳府一片火海,死伤无数。

铸铁窖爆炸酿成大火事故伤亡惨重。

大皇子与众人齐心合力在火场四处救人,慕长欢也与几名前来帮忙的游医一起救助那些伤者。

这真的是太惨了。

尽管大皇子和那些官府的人极力营救,可是仍有死伤,哀鸣处处。

这消息,很快的便传到了正在与沈故渊在武备院检查兵器、鞍辔、甲胄等的二皇子耳里。

“什么?你说什么?”二皇子与小厮在一旁角落小声说着话。

“二皇子,这事千真万确的,赖麻子那个家伙刚从大阳府回来,就是为了赶紧通报殿下这事。”

“大皇子怎么会那里?”二皇子紧锁眉心,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把大皇子吞进肚子里,好把这事隐藏下去。

“殿下,明日便是向陛下展示您负责监管的铸铁窑所铸炼的兵器了,这可怎么办?”

远处的沈故渊时不时的瞄一眼二皇子的方向,瞧着像是在说什么要事,不然若是没事的话,二皇子的眉头也不能皱成那样。

到底时发生了什么事?

二皇子大感事态不妙,赶紧去跟沈故渊说自己临时有事要先离开,随后二皇子便急匆匆的走了。

而沈故渊则是做好了自己的工作后才离开的。

他回府后,发现慕长欢不在府里,本来他没打算问慕长欢哪里去了,左不过就是出去逛街买买买去了。

可是,直到天黑了,都该吃晚饭的时候了,还是不见她回来。

沈故渊这才开始有些担心的走出书房,冲下人问着,“公主呢?还没回来吗?”

“回主子,公主殿下还不曾回来。”

“她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

“公主殿下是被契辽的大皇子给唤走的。”

“什么!”沈故渊惊了一下。

怎么有种感觉,那感觉就像是,自家的地里中了一颗水分充足营养美味的大白菜,可竟然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有只猪偷溜进来,将那颗让人垂涎已久的大白菜给拱了。

而且他回来之后,竟然还没发现。

“是什么时候的事?”

“今个一早的事。”

“你们可知去哪了?”

“听说,大皇子要去大阳府慰问铸铁窑里的匠人,来问公主殿下可愿一同去转转,说是一天的路程来回,回来的路上还能看看路上的风景。”

“行了,下去吧。”沈故渊刚说完,便又唤住了下人,“等等,去备马。”

沈故渊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感觉,怎么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他开始更加担心起慕长欢了。

而此时,大皇子与自己的舅舅万太尉,早已赶回京城,一起入宫求见陛下。

可惜,有人存心要阻止他们见陛下。

韵兴宫的宫门外,宫人拦着大皇子与万太尉,说是今个陛下身子不适,早早地便躺下歇着了。

“老夫有要是要与陛下说,你等竟然敢拦着老夫,老夫带兵多年,如今倒要让你们这群没根的东西欺负着了?”万太尉急的骂骂咧咧。

大皇子也是焦急万分,想要尽快告知自己的父皇,大阳府都发生了什么,“李公公,你就让我们进去吧,这事真的很急啊!”

“若不禀报,耽误陛下处理政事,这个罪名你担当不起。”万太尉怒道。

“殿下、大人,老奴可真的是不敢让您二位进去,就是有再急的事,也不能扰了陛下休息啊!再说,陛下今个身子不适,根本无力这个时候起身处理什么事情,大皇子和万太尉还是先请回吧!”

门外这说什么都不让进,明摆着就是二皇子事先和她母妃通了气,庄妃这才早早的就把陛下给哄去了她的宫里,然后又给陛下的茶里做了手脚,让他今个格外的困倦,早早的便睡下了。

庄妃在远处见那二人就是不肯走,便走了过来,上前呵斥着。

“现在什么时辰了,你们二人在此吵吵闹闹,不止破坏后宫安宁,更加会骚扰陛下休息,你们一个是皇上长子,一个是朝中重臣,连这点规矩都不知吗?”

大皇子与万太尉上前躬身行礼,异口同声道,“参见庄妃娘娘。”

“陛下身体抱恙,有什么事明日早朝再亲自禀告皇上吧!”

万太尉上前道,“庄妃娘娘,铸铁窑出了大事,铁炉炸毁,火海连天,所以老臣必须要面见陛下。”

“区区一场小火,就要大惊小怪,要惊动陛下?”庄妃斜嘴一笑道。

“这绝不是一场小火,是会牵连契辽国运的巨火,陛下爱民如子,若是老臣不及时禀陛下,就是罪犯欺君。”

“这种时候竟然那这种事禀报陛下,只会让陛下气冲心脉,病情恶化。”庄妃说完,往前走了两步,冲大皇子笑道,“大皇子这次铸铁窑的事处理的很好,也算是一种历练,也是你的福气,不过身为殿下和臣子,理应为陛下分忧,这么晚了还是别打扰陛下了。”

“儿臣明白了。”

“国家大事理应还是该在朝堂处理,明日早朝再亲自禀告皇上吧!二位还是先请回吧!”

万太尉与大皇子离开了韵兴宫,恰巧遇上了寻来的沈故渊。

“大皇子!”沈故渊气冲冲的上前,随心所欲的摆了个姿势当时行礼了。

“沈大人!‘大皇子愣了下,”沈大人这是找我有事?“

沈故渊看了看一旁的万太尉,微微行了礼,”太尉大人。“

万太尉微微点了点头,笑了笑,是以礼貌,随后又冲大皇子说道,”老臣先回府了,那事明日早朝上说吧。“

大皇子点点头,万太尉行了君臣之礼后离开了。

“沈大人,你找我有何事?”

“摇光呢!你把摇光带哪里去了,你回来了,那她呢?”

大皇子楞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事他太气愤了,所以,差点忘了还要赶回大阳府接摇光姑娘呢!

这事实在是太急了,当时,他急着回京进宫禀明陛下,而慕长欢又放不下那些伤员,所以暂时留在那和那些游医、大夫,安置那些伤员,为他们清理伤口,为他们诊治烧伤。

“你到底把她丢哪了?”沈故渊焦急的上前一步,两手一把抓住了大皇子的双肩,猛烈的摇晃着。

“没丢,没丢。”大皇子被激动地沈故渊吓得差点结巴了,“大阳府,她还在那,等着我……”

他真的没丢了燕摇光,这事是他们说好了,她暂时留在大阳府,回头,他就去接她。

不等大皇子张嘴解释,沈故渊便已经拂袖离去了,

连个君臣之礼都不行了。

此时的大皇子心里对此事有所不满,可又能理解沈故渊,这事,若是搁在自己身上,也定会是如此暴躁、无比愤怒。

沈故渊出了宫,即刻赶往大阳府,当他赶到大阳府时,那里的大火早就被彻底熄灭了,伤员也都安顿的差不多了。

可是,却到处找不到慕长欢的踪迹。

他四处去问,去打听,但那些人被这事搞得,就算是见过,被慕长欢治疗过,也因情绪问题而记不得那人的模样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