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一觉醒来我有了美貌王夫 第81章 变卦

作者:绒栀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1-03-07 20:55:00

今天的雪格外的大,云岚趁着漫舒睡着的时候,悄悄出了屋子。这些日子,在云岚细致的看顾下,小娃娃的身体渐渐有了起色,最明显的就是哭声变得响亮了些。

云岚正想趁着间隙跑出去透透气,却意外被告知有客人来访。她还没走到大厅,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季慕笙!

“你来做什么?”云岚上下打量着季慕笙,不禁皱了皱眉。丞相府是要不行了吗?他怎么穿的这么单薄。这还没有出月子,也不怕落下病根吗?

“我……咳咳……”季慕笙还没说两句话,就突然咳嗽了起来。似乎是被这空气中弥漫的寒气呛到了,已经咳出了泪花。

见男人瘦削的身子,随着剧烈的咳嗽微微颤抖着。云岚一个没忍住,脱下外袍披在了季慕笙身上,又吩咐下人去倒些热茶来。

“你喝点吧,先暖暖。”云岚退后几步,拉开与季慕笙的距离,示意小厮把茶递给季慕笙。

季慕笙原本闪着亮光的水眸,在看到云岚后退时,稍稍暗淡了些。他也没有矫情,伸手接过来小厮递来的热茶,捧在手心里,礼貌的道了声谢。

还没等季慕笙继续开口,白斩急匆匆赶了过来,边跑边说:“王女,小王女醒了!”白斩的话音刚落,就见云岚利落地起身,抛下季慕笙,朝院子的方向跑去。

望着云岚远去的身影,季慕笙藏在袖子里的手无声地紧了紧。他捧着云岚的衣袍,用力嗅了嗅,熟悉的味道是如此的让人怀念。他微微有些愣神,随即跟了上去。

他还没走进屋子,就听见云岚温柔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曾几何时,这个声音是属于自己的,现在竟然给了那个孩子。季慕笙的心里异常酸涩,竟然有些嫉妒,嫉妒屋里的孩子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他渴求的东西。

“宝宝乖哦,娘亲在这里,不哭哦。我们漫舒最乖了,是不是啊!”云岚浅笑着,哄着怀里的小婴儿。声音轻柔至极,眼里闪着名为宠溺的星子。只见女子低头,亲了亲孩子的小手,逗弄着哭得眼泪汪汪的小娃娃。 记住网址m.luoqiuzww.com

“呜啊……唔……”小娃娃看到熟悉的人,又被云岚哄了好一会儿,这才稍稍停了下来。伸手就要抓云岚的衣摆,不让云岚起来。

云岚怕伤着小娃娃,自然是任由女儿拽着自己。还笑着把头埋进襁褓,和小娃娃笑闹起来。逗得小娃娃咯咯得笑了起来。“哎呀呀,我看看这是谁家的宝贝啊!笑的这么好看?”

趁着小娃娃笑的分神的时候,云岚熟练的起身,抱着小娃娃在床榻边坐下。习惯性的伸手从白斩手中接过温热的布巾,亲自在手中试了温度后,轻柔地给小娃娃擦着眼泪。边擦边哄着:“舒舒乖哦,娘亲给你擦擦脸。瞧瞧你,哭得像个花猫似的。羞不羞啊!”

季慕笙看着眼前温馨的场景,觉得刺眼极了,他就像个局外人似的。他故意咳了两声,试图想引起云岚的注意,然而他注定是要失望了。云岚的全部目光都落在怀里的小娃娃身上,根本就没有发现季慕笙的异常。

“我可以抱抱她吗?”季慕笙主动上前,眼里满是期待和小心翼翼。目光殷切的看着云岚怀里的小娃娃,他只见过刚刚出生的磨人精,还没来得及细看就交给时清送来了七王女府。也不知孩子长得像不像岚儿?然而,季慕笙的愿望再次落空。这孩子,几乎和他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丝毫没有遗传云岚半分神态。

“手不是这样放的,要托着孩子的头。”云岚见季慕笙的姿势不对,生怕小娃娃不舒服又要掉眼泪,急忙上前,伸手帮季慕笙调整姿势。慌乱间,她的手无意间碰上了季慕笙的手肘。

“发什么呆?小心怀里的孩子。”云岚见季慕笙竟然微微松手,差点把小娃娃扔了下去,言语间不禁染上了几分责备。

“我……你凶什么?我……咳咳……”再次感受久违的温度,季慕笙微微有些发愣,手臂也就不自主的松开了。他没想到云岚竟然会凶自己,心里既委屈又酸涩,还没说几句,就咳了起来。

“给我吧,你别把寒气过给孩子了,她身体弱,容易生病。”云岚把孩子接了过来,放在一旁的小床上,又拿着小拨浪鼓放到孩子手边。

太医说过,孩子底子弱,普通的病,寻常孩子能熬过来,但漫舒就不一定能撑得住。因此,云岚对待刚刚出生的小娃娃,是慎之又慎,生怕孩子生病。

把小娃娃放到自己的视线之内,云岚正要去喊太医给季慕笙看看,就被一阵低泣打断。云岚朝着哭声的方向看去,发现季慕笙竟然在哭。季慕笙这种冷血的人也会哭?这种心怎么都捂不热的男人还会有眼泪?

“白斩,去喊太医,再让小厨房送些热汤来。”云岚边说边从地上捡起被季慕笙赌气扔掉的衣袍。拿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粘的灰,便放到一边去了。

刚刚云岚把自己当做洪水猛兽的模样,着实让季慕笙有些受伤。一想到这些日子受到的冷待,季慕笙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哭了出来。

他故意哭出声音,任性的扔掉衣袍,为的就是引起云岚的关注。他原本以为云岚会像以往那样,重新把衣服给自己披上,却没想到云岚竟然任由自己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原地。心里巨大的落差,让季慕笙几欲崩溃。原本算好的计划,到现在竟然没有一个行得通。

泪水模糊了视线,季慕笙身子微微有些发抖,寒冬的冷冽从来不作假,季慕笙穿的也的确很单薄,身子被冻得渐渐有些僵硬。只听见“吱呀”一声,季慕笙以为云岚要走,急匆匆地想追出去,然而冻僵的腿脚却不听使唤起来,他一个踉跄,眼看就要摔倒。

“你又想干什么?老实待在这里,不要乱动。”云岚手中拿着一件狐裘大衣,刚刚转身就看见季慕笙要摔倒,急匆匆上前把人接住,扶好。

“穿上吧,这件我没有穿过,你大可放心。既然你见不得我的衣服,觉得穿着恶心,那就别穿成这幅模样来七王女府。你要是回去病了,季丞相可不就有借口去母皇那里参上我一本了。季慕笙,你和你母亲想害我,能不能光明正大的来,每次都背地里做些小动作,让人觉着恶心。”云岚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不愉快的画面,没好气地朝季慕笙说着。

每次都是这样,故作可怜,然后暗地里给自己捅上一刀。回想起过往的种种,云岚心里立刻警惕起来,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季慕笙此人,惯会利用人心,不可信也信不得。

“你……在你眼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你不是说你信我吗?你骗我?”季慕笙微微瞪大眼睛,满脸震惊的看着云岚。明明之前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云岚和自己说过,相信自己的。她竟然出尔反尔,云岚这个骗子。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溢出,季慕笙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

“从前我曾经信过你的,可我得到了什么?无数次的暗杀?季公子,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信誉度可言了。”云岚边说边把大衣放到季慕笙手中。虽说她知道季慕笙恨着原身,不知道自己不是原身。她没有办法不介意,不介意一次次付出真心然后被人利用。

“我……我不是……”季慕笙紧拽着狐裘大衣,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巧合、误会、不是故意的,这些解释在云岚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好了,季公子也不必在费尽心思编织谎言了,我并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一会儿太医会来给你看看,这是厨房熬的热汤,你喝些吧。若是无事,你可以去看看孩子。至于其他,恕我无法提供。”云岚说着,示意小厮把汤递给季慕笙,自己则坐在小床边,拿着拨浪鼓逗弄着小娃娃。再也没有分半点目光给季慕笙,仿佛他不存在似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