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三生相许付流年 第十八章:我也是属于你的

作者:壮壮哒 分类:女频 更新时间:2020-03-30 04:27:56

“那这个呢?”容惜冷冷的扫过众人,携着我离去,这次,再无一人阻拦。

“这...这是容惜殿下的缘鱼玉佩!”

“竟然是缘鱼玉佩!那位仙子身份固然不简单了!”

“有这缘鱼玉佩,还偷窃什么漪蓝戒!都不在一个级别上!”

众人议论纷纷,惊愕不已,元妍捏着手帕,愤然的看着二人消失的身影,好看的眉眼瞥的紧紧的,没想到!容惜哥哥竟然把缘鱼玉佩送给那个女人,该死!

“既然事情已经水落石出,各位长老自便吧,翼界翼王勿要忘记承诺。”魔后收起惊讶的表情,含笑的朝众人说道,便携着魔尊从大殿正门离去。

“啧啧啧,本以为容惜给小诗晗惜灵簪就够我震惊的了,没想到缘鱼玉佩早就挂上了!我要赶紧去八卦八卦!”阎罗君甩甩折扇迈着轻快的步伐朝门外走去,这时容惜的贴身心腹提着一把大刀前来,直冲翼王的方向走去。

“翼王!我家殿下命我来取他的东西!”那心腹站的笔笔直直,没有半分的恐惧之色,冷冷淡淡的言道。

“什.....什....什么东西,殿...殿下的东西怎....会在我这里,许是你这小侍卫弄错了!”翼王慌不择言,语无论次的同那心腹打哈哈着,转身就要往大殿外走去。

“来人!翼王企图携带殿下的东西出逃!”那心腹大声喊道,不出一会,门外便涌进来千百名魔界士兵面色冰冷的拿着大刀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只待一声令下!

“这是何意?难道魔界要杀我们翼界,疯了吗!快给我让开!”元妍收起往日的娇艳欲滴,可怜楚楚,泼妇般的推搡着那心腹。

“我只是奉命拿回殿下的东西!你却言语我魔界要杀你翼界!这般诬陷!待我取回东西再次上报!”那心腹似没有感情般推开元妍冷意的睡着!

“你们!”元妍大喊着!

啪!

“闭嘴!还闲你惹的麻烦不够!跟你姐姐相比,你真是个蠢货!”翼王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看来这容惜是要玩真的!看着那被甩在地上的元妍,越发的怄气,漪蓝戒丢了是小,翼界这次的面子算是丢尽了,可偏偏敢怒不敢言!

“翼王可考虑清楚!殿下给的时间有限,我们速战速决!”心腹抬起那寒光四射的大刀,举过头顶,蓄势待发!

“唉!”翼王叹息一声,容惜好歹没要他的命啊!只是不知道那女子到底是何人?与容惜又是什么关系?翼王狠狠心抖开一对翅膀,那翅膀的羽毛乌黑油亮,淡淡的柔和光芒笼罩在翅膀周围,它的体型极其娇小,这便是永生翅膀!

还未来得及反应,那大刀已然挥下,不带一丝迟疑!

“啊!!!!!!!啊!!!!”翼王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在地上,惨叫声回荡在整个大殿中央,令人头皮发麻,最终,翼王不忍疼痛昏厥过去。

“父君!父君!”元妍跌跌撞撞的跑到翼王身边,拼命度气,额间传来密密麻麻的细汗,翼王悠悠然醒了过来,看到元妍,满脸怒气的推开,踉踉跄跄的往大殿外走去。

那翅膀扑腾了两下,便再无声息,周围的光芒也尽数散去,最终翅膀消失不见,只留一颗通体黑色的珠子掉落大殿,心腹捡起珠子装进一个四方的锦盒里便转身离去!

“啊!!!!!诗晗!我要让你魂飞魄散!”元妍睁着眼晴怒气的喊道,那眼睛红的似乎能滴下鲜血般。

“公...公主...我们要回翼界吗?”那侍女已然没有刚才的狂傲嚣张的模样,抖动着身子朝元妍询问道!

“滚!滚开!你这个贱婢!这点事情都干不好!滚!”

..........

惜韵殿

从九华大殿回来的路上,我便同容惜支字未言。回到了惜韵殿,容惜熟悉的摸摸我头上的小辫,笑笑什么话也没说便往无忧阁走了去,不一会,那心腹也走了进去,又过了一会,那心腹面色平常的离开了。

我坐在石凳上单手拖着腮,另一只手在石桌上百无聊赖的画着圈圈,自言自语着:“唉,来到魔界的这几天发生了好多事,也不知道落落和阿湛怎么样了,二二怎么样了,容惜真的相信我漪蓝戒并非我盗取到吗?要是相信的话,又是为何呢?”

“相信,因为你是阿晗。”容惜略带温柔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猛然的回头朝他嘟囔着:“什么嘛,容惜偷听我讲话!”他抬手低声沉笑着,走近我,突又无比认真得望着我言道:“我相信阿晗,若是阿晗想盗取,那我就为你把风,若是阿晗想屠人,那我便为你递刀。”几千年后,四海八荒皆与我为敌,只有容惜同往常一样摸摸我的小辫,向我言道:“阿晗开心就好,阿晗做的永远都是对的。”

我也望着容惜,温润如玉,俊朗的模样。有时他会冰冷,有时他会温暖,有时他会认真,有时他会温柔,有时他会着急...众多样子唯独我没有领教过他的冰冷,他待我真的是很好的。

我抬手握住他的肩膀,踮起脚尖缓缓的靠近他,不知不觉不受控制般,我的嘴唇已经对上了他那带着一丝凉意的薄唇,我能感受的他的惊愕,随既反客为主,辗转流连,轻柔吮吸,终于在我快要透不过气来时他的唇已然离开,缓缓划过我的耳垂,厮磨着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颈见裸露的肌肤上,令我有着异样的感觉。

“阿晗。”他呢喃着拥抱着我,我也回抱着他。细细回味,这种感觉很是奇怪,但也并不生厌。

“小诗晗!小诗晗!小...容...容惜!!”阎罗君暗自伤神的摇摇头,唉,我的幸福在哪里啊!闲暇时我要去月上仙人那里讨要一团红绳!随即扭头离去。

“咦?方才好似听到了阎罗君的声音,怎会一出来就不见人影了呢?”我疑惑的挠挠头,很是不解的朝容惜坦言道。

“许是去哪里暗自神伤了吧。”容惜携着我的手,低头朝我言语着。

“对了,容惜,这个玉佩感觉好生贵重,你还是收回吧,今日见了此物的那些魔界道友嘴巴个个都张的大大的,惊讶溢于言表!”我欲要伸手摘下。却

被容惜反握住,我不解的抬头向他看去。他却温柔的朝我言道:“阿晗,你答应过我的,不会摘下,而且,小鱼玉佩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我也是属于你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