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仙子请自重 第四百四十九章 幽冥之物

作者:姬叉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20-02-21 04:41:22

秦弈飞奔过去,看见一摊子灵气氤氲流光溢彩的东西,居云岫和清茶站在摊子前,那摊主正在叫屈:“这可是我千辛万苦从海底秘窟所得,这位仙子可别冤枉人啊!”

居云岫淡淡道:“别的造假我看不出来就算了,这种方式我随时可以给你造一万个,比你懂多了。清茶,走。”

“等等,给我说清楚!”摊主色厉内荏地喊着,心中也是暗叫晦气。

他这涂抹之术,造假超好用的。一颗完全没用的普通石头都可以被他涂抹得让人不明觉厉,感觉像个宝物。就算很多乾元晖阳的大能,不懂这行的都未必看得穿,最多觉得东西有问题不买就是了。

不料今天遇上了行家,连他用的什么墨都看出来了,掀了个底朝天……

岛上都是修士,五感强得要命,居云岫这话又没个遮掩,所有人都听见了。这不自辩一下还卖个屁哦?都已经有之前买了假货的目光不善地看过来了,岛内不敢动手,出去还不被人生撕了?

秦弈赶了过来:“什么情况?”

摊主忙道:“这位少侠评评理,我这好端端的五彩海泥,保存植株效果一等一,她非说是什么幽冥之物!你看看你看看……”

“看个屁,我师姐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

“……”摊主抬眼看看跟在秦弈身边的楚剑天李青君,想说的话都吞了回去,拂袖道:“算了,不懂装懂,算我倒霉。”

说着收摊要走。

秦弈道:“等一下。”

摊主冷冷道:“少侠还有何见教?”

秦弈蹲下身子翻了翻,看得出大部分是完全无用的废品或者很低级别的宝物,被伪装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而有极个别东西,还真的是鬼气森然,有点像之前血幽之界里的某种感觉,又有点像孟轻影的气息,揉合在一起似的。

怪不得流苏会忽然想要看看……这说不定又和血幽之界相关,毕竟之前那个只是崩碎的一角而已,还要更大的范畴未知。

秦弈掂起一枚戒指看了一阵,他的画道认知已经足以轻松看穿这表面白玉般的涂抹改造之下,实际是一枚漆黑的戒指。

戒指本身也是一个储物戒,空间很小,实用价值很低,关键是戒指里含有极为阴寒的鬼气,人长期佩戴的话会大病不起,修士修行时很容易被引发心魔悸动,修行不利。除非修行的是贺归魂那类的鬼道功法,玩招魂幡的那种人适用……说不定孟轻影也适用,不过这个太低级,送她都拿不出手。

而那所谓的“五彩海泥”,分明是一团骨灰和不知道什么土壤揉合起来的骨泥,真要拿这个来给清茶用,非把清茶坑得浑身是泡不可,大病一场都是轻的。

怪不得居云岫一点面子都没给摊主留,你拿没啥用的东西坑人就算了,这种东西是会害人的!

秦弈皱眉问:“你这些东西,哪里弄来的?”

摊主梗着脖子道:“你管我哪里弄来的?老子不卖了。”

说着收起东西就要走。

秦弈一把拉住,冷冷道:“你这些东西,单纯无用也就罢了,不少是害人凶物。”

摊主怒道:“关你何事?再拉拉扯扯我要向蓬莱剑阁投诉了啊!”

楚剑天探过了脑袋:“堂下何人,状告本阁?”

摊主:“……”

楚剑天抱肩道:“现在我们怀疑你勾结魔道,要血洗海上散修,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特么……”摊主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您这帽子还能扣得更高一点吗?快上天了!

秦弈甚爽。

别人去买东西惯例要被人盯着出事儿,他反过来带着此地BOSS镇压别人的感觉真不错。

那摊主眼见形式比人强,也没法再硬骨头,只能老实道:“这些东西是在海底一处墓葬所得,我看它们气息特异,伪装成宝物的话更容易取信……实际说有多害人也不至于,真害人的我也不敢啊,我还要在海上混呢……”

秦弈听着流苏的传音,忽然问:“那墓葬在哪里?给我一份地图方位,此事就算了。”

摊主愕然:“那里已经空了啊,还去干什么?”

“这你就不用管了。”秦弈道:“此外,你身上想必有墓葬之中所得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妨拿出来看看。放心不抢你的,只是看看是怎样的东西,如果我想要,会市价交易。”

摊主犹豫片刻,知道一旦蓬莱剑阁歪屁股的话,对方杀人夺宝自己都没办法。还不如老实配合,说不定还没事……想到这里终于掏出了几件东西。

一套骨牌,看得出是布阵之用。

一枚黑玉令牌,幽冥气息浓郁无比,本身没什么特效,用途很可能是身份之证、以及开启某处禁制所用,此人留着大概也是和秦弈收集东西的想法差不多,指不定啥时候用得上。

几枚骨簇,是暗器类法宝,附着很强的腐蚀气息,很是难防。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祭礼类用品,总感觉这些东西和巫神宗的属性很贴合,却又有些不同,少了那种血戾气息,更加阴寒些,单论气息上会更贴近孟轻影的意味。但孟轻影那边又不会动不动骨头造型那么原始,也没什么祭礼之类的玩意……反正就像是巫神宗和孟轻影的综合。

常规推断这应该也是一种巫族部落修士的墓葬,不知道为何引发了流苏的兴趣。

摊主还在继续往外掏,不多时又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草根,草根上居然还散发着阴寒的鬼气,肉眼都能看见冰箱制冷那样的雾气在飘,非常诡异。

流苏大喜:“就知道他去过幽冥之地,很可能有幽魂草,有这东西,我就能炼丹啦!”

卧槽你居然要的是这么诡异的东西,不会吃坏肚子吗?

秦弈愣神了半天才醒悟,流苏要的本来就是魂魄相关,此物与幽魂珠合炼,正是对症啊!

居然意外在这得到了,还得感谢师姐慧眼如炬,看穿了什么云霞墨的涂抹,顺藤摸瓜从摊主身上非卖品里找到了他们的最大目标。

“这草根,你开个价吧。”

那摊主犟着脖子:“这玩意我要带回去试种的,不卖!”

“种个头,这玩意在此界根本养不活。”秦弈很是无语:“你要去幽界过日子吗?”

“不信,你是在坑我宝贝。”

“你是不是傻?一块上品灵石,比你还大的,卖不卖?”

“不卖。”

“信不信我揍你!”

“不信。”摊主抱臂道:“蓬莱剑阁在这里若是自己都抢东西,名望就崩了。”

秦弈气得没辙,这东西他真的种不活,留着干鸟啊:“你到底要什么,报个价。”

“我什么都不……”

话音未落,就见旁边居云岫递过了一个阴阳盘,盘上散发的正宗玄门气息、腾云巅峰之力,晃花了摊主的眼。

“……要了!”

摊主飞速抢过圆盘,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一把将草根塞到秦弈手里:“这回可不是我骗你们的,是你们自己要一坨烂草。”

那阴阳盘好像是古心的……古心的东西他们自己根本不敢用,否则就暴露古心死在他们手里的事实。倒是卖到这海上散修手里是最好的去处,等太一宗发现有古心的东西流传在外都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秦弈又好气又好笑:“那顺便那个令牌也给我吧,我知道你根本用不上,只是随便留的。这回真给你一块灵石,别的休想。”

楚剑天若有所思地看着秦弈,这种令牌又没有什么力量可言,对一般人确实没啥用。甚至鉴于它可能体现身份的特殊性,还会有招祸的可能。反正若是他楚剑天,大约不会留这种东西,处理掉最好。

但他觉得在秦弈手里的话,这种东西说不定又是另一个血玉,成为如血幽之界里那样的关键棋。

他的气运很奇怪,有一种四方汇聚的感觉,一旦有什么触动,便是一场风云。

可偏偏他又有种魅力……楚剑天摸了摸剑匣,叹了口气,真的妒忌不起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