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民国奇人 第九十章 出神之境,斩出恶尸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分类:网游 更新时间:2019-08-18 07:53:33

看着那被天之琼矛刺倒在地,再无任何生命气息的那个年轻人,凉宫御的心头,却是浮现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

这个家伙,太强了。

他这才多大的年纪啊,居然能够在他倾尽全力、甚至可以说是拼了命的攻势下,还能够支撑这么久。

如果再给他一段时间的蛰伏,等到他领悟到了这世间的真谛……

或许甘十三就能够强行逆转自己对于时间底层规则的修改,反过来将他凉宫御给击杀了去。

这家伙,这家伙……

凉宫御的胸口不断起伏着,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如此状况的他,脑海里,居然没办法对这个叫做甘墨甘十三的年轻人,说出太多具体的形容词来。

要知晓,他半神凉宫御大人,在日本国内可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

他的绯句,可是连天皇都为之敬佩与叹服的。

但此时此刻,他脑子却有些卡壳了。

仔细想一想,大概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是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威胁吧。

刚才好几次,他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这种一瞬间的情绪,远比他留在式神上面的意识消泯,要来得更加强烈与直接。

正因如此,到了最后的时候,凉宫御才能够没有任何的挂碍,全力施展。

他所要做的,就是将眼前这个对自己最大的威胁给干掉。

无比迫切。

干掉了他,自己才能够睡得安宁。

不然,惶恐不可终日。

只不过,现如今这甘十三被自己手中的天之琼矛从腹中插进去,将整个人都给钉在了地上,再无气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凉宫御的心中,又浮现出了许多的感慨和惋惜。

这个男人,倘若是生在我日本,等我踏破虚空之后,定然能够再保日本百年安宁。

可惜了……

孩子,你也别难过,怪只怪你生下来就不是日本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惋惜之后,凉宫御的心情很快就变得爽利起来。

因为此战对于他而言,收获良多。

这种收获,并非是硬实力上的变化,而是在于心态,以及对于自己的感悟。

真正到达了现在的境界,如何超越自我,才是顶尖修行者一直都需要面对的课题。

在这一点上,凉宫御得到了巨大的收获。

眼下他只需要返回日本,回到他的隐居之处,凭借着这些年来的积累,再消化掉这一战感悟的那些东西,包括那小子跟自己对话时透露的一些信息……

成神之日,指日可待。

而到了那个时候……

多年夙愿,一朝实现,他只需要抑制住自己的境界,等到安排了凡间事务,就能够迎接自己的飞升了。

飞升啊……

这是千百年来,几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呢?

但偏偏他凉宫御做到了。

一个卑贱的、被人轻视的妓师之子,能够成长到今天。

天下间,何人能够预料得到?

想到这些,凉宫御那张越发衰老、宛如老树皮一般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痛快至极的笑容来。

而就在此时,他瞧见那个甘十三的怀中,似乎有东西掉了下来。

那是什么?

凉宫御不由得有些好奇,缓步走上前去,低头一看,却是一尊木雕人偶。

那人偶只有手掌的长度。

不长。

但很精致。

那是一个直立的人偶。

是个男人。

头戴蓝布帕子的包裹。

栩栩如生。

是谁?

凉宫御知晓,眼前这个被天之琼矛刺穿身体,再无气息的男人,他的本职工作,是一个木匠。

甘十三是一个帮人盖房子、做家具的木匠,据说他的手艺很是不错。

在收集的情报中,此人刚刚在江湖上抛头露面的时候,甚至有商人想要引荐他来日本,学习和传播木工手艺。

从眼下的这个木偶来看,这人的手艺活儿,着实是不错。

经过他手雕琢、抛光最终成型的玩偶,栩栩如生,甚至像是被赋予了生命力一样。

这样的东西,若是放在日本国,绝对是殿堂级的作品。

传世之作。

瞧见这木偶被那男人胸口中流出来的鲜血沾染,凉宫御忍不住觉得太过于可惜。

众所周知,半神大人,是一个讲究人。

正是在他的支持下,日本匠人、艺术家和学者的地位,才会得到飞速提升。

日本当下繁荣昌盛的文艺界,少不得凉宫御的鼎力支持。

对于美,他是有着执着追求的。

他对于这世间的大部分东西,都是有着一种超然的嫌恶。

唯独对于艺术,有着巨大的渴求。

此物,若是能够带回日本去的话,或许才是它最应该存在的意义吧?

也算是对于此战的一种纪念吧。

这般想着,凉宫御弯下腰,准备去将那木偶给捡起来。

这世间,有几人能够让半神弯腰低头?

绝无一人。

但艺术是可以的。

它是人类存在于这世间,最伟大的东西。

但是……

当凉宫御的指尖,摸到了那木偶的时候,心头突然间一颤。

这不是一个死物。

它看上去仿佛是木雕,但指尖触及之时,却有如同活人一般的温度。

不但如此,它还有气息。

还有……

此物,居然与人一般无二,没有任何的区别。

凉宫御感觉到了一阵心慌,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打量着那个已经死得透透的甘十三。

那依旧是一个死人。

一个失败者。

但下一秒,凉宫御感觉到自己去拾木雕的手腕,却突然间被人抓住了。

一种很坚决的力量,将他的手腕给抓住。

这是要控制他。

凉宫御大惊。

在这个地方,除了他,还有眼前这个落败身亡的甘十三之外,怎么可能还有第三人呢?

是人?

是鬼?

是妖?

还是……

神?

都不是,当凉宫御低下头来,打量握住自己手腕的那家伙时,发现对方,却是那躺在血泊之中的木雕。

只不过,与他刚才初见时不一样的,是这木雕变大了。

起初的时候,它只有手掌那般的长度。

而此刻,这家伙已经有小腿那般高了。

这并不是结束……

它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成长起来。

这个过程,凉宫御甚至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木雕,已经长成了真人大小,看上去却是一个头包蓝色帕子,模样坚毅、神态爽朗豁达的高大汉子。

当然,这依旧是一个木雕。

但它却仿佛与人一般,有呼吸,有脉搏,有心跳……

有着人的一切体态特征。

这一切,让凉宫御忍不住地心慌起来。

他下意识地将手抽回来,却发现对方身上的力量,竟然比自己更加强悍。

让他完全摆脱不了控制。

这是……什么鬼?

他可是半神!

凉宫御睁开了双眼,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以及不可思议,而与此同时,那木雕脚下的鲜血还在凝聚,随后融入到了这木雕的身体里去。

而它身后的甘十三,没有气息的甘十三,他的身体里,似乎有某种气息在涌动着。

这些气息,最终流入到了木雕的身体里去。

那破碎成了四五截的鲁班尺,也被这气息引导,最终悬于半空,也融入到了这木雕之中去……

那木雕仿佛一个带有恐怖吸力的漩涡,将许多不相干的东西,吸入其中。

那些还有温度的热血。

鲁班尺碎片。

甘十三身上还存留着的某些气息。

那被破开之后,依旧弥漫半空的青州鼎灵气。

碎石。

木头泥土。

青草,以及一切植株……

死去的动物。

海水。

空气。

以及所有……

无数之物,跨越空间,凝聚于此。

这个过程,从场面上看着并不壮观,甚至都没有先前拼斗时那般波澜壮阔,但内中蕴含的奥义,却让凉宫御都为之流泪和感动。

此乃大道。

道。

什么“道”?

“道可道,非常道”的“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玄之又玄……

甘十三。

他……

回来了!

凉宫御的脑子里,突然间浮现出了这么一段来。

面对着眼前那个从木雕逐渐化作真人形态的家伙,他感受到了恐惧。

害怕。

惊慌。

以及……

死亡。

凉宫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种恐惧,比之前他颇为自得,感觉似乎能够刺激自己,更上一层楼的那种恐惧,要强上一百倍,一千倍,甚至……

一万倍!

这是真正的力量,也是对于死亡真正的恐惧。

面对着这一幕,凉宫御唯一能够做的,不再是抽回右手,而是五指张开。

他凭借着自己一生所学,以及半神段位,去召唤那天之琼矛。

天之琼矛,这件传说中日本父神伊邪那岐的神器,这件被凉宫御融练了整个海外仙山,甚至加上了南海陷空岛的仙灵之气,最终凝聚而成的顶尖法器,成为了凉宫御心中最后的依仗。

这件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法器,变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凉宫御此时此刻,深刻地感觉到,如果自己没有办法用这天之琼矛将眼前这异象阻止的话,恐怕就真的凉了。

然而当他拼尽全力地想要去重新掌控天之琼矛时,这一件宛如自己身体一部分的神器,居然与他切断了意识,再无关联。

而就在此刻,那个早就没有气息的甘十三,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唯一的右眼。

下一秒,甘十三的脸上煞气毕露,屡屡恶念从身体里浮现,升腾于天灵盖之上。

恶念。

在不断翻腾、凝聚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却是开口说道:“有劳道友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