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民国奇人 第九十一章 总有后来人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1-24 16:34:56

小木匠的声音虚弱、沙哑,甚至显得有些迟缓,没有任何的坚决果敢。

他给人的感觉,无比的孱弱。

然而他头顶之上,却有一个与他一般模样,却仿佛午时烈日一般耀眼灼目的小人儿。

此物气势惊人,仿佛汪洋大海一般汹涌,不断有惊涛骇浪于其间翻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并且还与周遭海域共鸣,引发出了最为恐怖的滔天海浪,仿佛将整个岛屿都给填充了去一般……

与此同时,那身披金甲,手握一把黑色板斧的小人儿,如同烈日一般,照耀着整个岛屿。

每一处的角落,都仿佛被这光芒给照射透亮。

当小木匠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那个满脸凶恶的小人儿腾空而起,伸出手来,却是将贯穿小木匠身体的那天之琼矛吸了出来,随后张开那小巧的嘴巴。

它一口、一口、一口地将那天之琼矛,给吃进了肚子里去。

瞧见这一幕,右手被擒住的凉宫御,脸上露出了绝望。

这是真的绝望。

天之琼矛啊,此物虽然与传说中的神器并非一物,但却是他融练了伊邪那岐之后,依照原本的构造,一点一点儿地打造,最终融入一整个海外仙山,极尽恐怖之力,将其压缩成了这么一根长矛。

那可是一整个海外仙山的重量啊。

更不用说它里面蕴含的灵力……

此物,堪称神祇。

但就是这么不存在于世间的恐怖之物,居然被那看上去乖巧可爱、却又凶相毕露的小东西,给一口一口吃掉了去。

老天啊,你眼瞎了么?

这、这还有天理的么?

不讲理啊。

凉宫御感觉心痛如焚,怨念冲天而起。

而就在此时,头顶的天空,那乌云重叠之处,却仿佛真的如同他祈愿的一般,开始狂风大作,紧接着电闪雷鸣起来。

不知道有多少的狂雷于半空中翻腾着,恐怖的交叉闪电宛如一条条雷蛇在交叠。

整个一大片的海域上空,仿佛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蓝紫色电网。

瞧见这一幕,凉宫御心中惊骇的同时,忍不住疯狂大笑起来。

狂雷之下,他以半神之躯,或许能够幸免。

但眼前这奇怪之景,必然灰飞湮灭。

这就是天罚。

任何不能够存在于这世间的东西,都会受到这天地规则的排斥。

此乃至理,也是大道。

上天不可能容忍一个超出自己控制能力之外的东西,存在于世。

当年他锻造天之琼矛,以及成就半神之体,不知道做了多少的隐匿布置,使用了多少替身,耗费了多少的人命,方才能够存于今日。

眼前这家伙,就算是提升了境界,但也太过于嚣张了。

明目张胆。

天道不讲正邪,不将道义。

谁出头,打谁。

头顶上的狂雷还在酝集,十几平方公里的电网最终收缩于一处,却直接造成了一方蓝紫色的细密空间。

突然间,从里面伸出了一只巨大手掌来。

这手掌遮天蔽日,五指张开,仿佛比整个花鸟岛还要庞大许多。

那是一只巨手。

它出现在无数的位面,有过各种各样的大小,拥有着不同的威能。

然而没有一次,有此刻那般恐怖。

加载了狂雷疾电这等天劫之威的巨大黑手,出现的一瞬间,就仿佛发起了最终的号角一般,朝着下方陡然落了下来。

这是天劫,加黑手。

此乃……

终极天劫。

恍有灭世之威。

然而……

正如同无数人绝望之时,总有人愿意站出来。

绝境之下,必有强者。

那个从小木匠头顶上冒出来的小人儿,将天之琼矛啃噬之后,朝着跌落在地的小木匠很是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你我本同体。

多谢。

且歇着吧,今后一切……

由我承担。

它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恭谨、平静与和善的表情来。

随后它朝着那仿佛活物一般的木雕,猛然一跃。

小人儿消失不见了。

随之出现的,是那个头包蓝布的高大男人,他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面对着头顶上即将落下来的、携带着狂雷疾电的恐怖巨手,他脸上毫无畏惧,只有那满满的怒气,与煞意。

他冲着天,怒吼道:“去你个狗日的,这也插手,那也插手,你怎么不上天呢?哦,你在天上好好待着便是,何必下来,自取其辱?我今日便在这里了,从今往后,我以我身躯,镇守这国土——有本事你便把我劈死,将这泱泱中华,给灭亡了去……”

黑手没有任何的回应,轰然而下。

冷漠而高傲。

砰!

一声巨响,那黑手几乎将整座岛屿都给覆盖了去。

恐怖狂雷,一瞬间蔓延所有。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结束了。

结束了……

吗?

并没有。

事实上,那恐怖天威仅仅持续了三秒钟。

三秒钟之后,那恐怖巨手居然被缓缓撑了起来。

它一点、一点地被抬高。

一点、一点……

到了后面,诸般狂雷皆已消散,唯有那巨手存留,只不过它与岛屿的空档,越来越大……

在岛屿与巨手之间,却有一个宛如山峰一般巨大的人存在。

到了这个时候,那巨手开始往回扯了。

它似乎想要离开这里。

失败了,那就走。

但是,那个高如山峰、满脸恶相的男人,却没有想要将它放过的意思。

他双手紧紧抓着那仿佛能遮蔽一切的巨手缝隙,张大了嘴巴,开始啃咬起了那巨手来。

巨手受痛,想要扯回。

巨大的力量仿佛能够吞噬一切那般,但那个凶恶无比的男人双脚踩在大地上,却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传递到了他的身体里来。

这力量,让他越变越高,越变越大,到了最后,却是直接将那巨掌的手指都给吞下了一截去。

直到此刻,那巨掌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如果缠战更久,只怕整个儿都要栽在此处。

与其如此,还不如……

断尾求生。

于是……

在凉宫御满脸错愕的注视下,那巨手却是将宛如山峰一般大小的周遭肉块直接截断,落在了家伙的手中。

随后它整体则在往回收缩。

下一秒,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去。

贼快。

如同它来的时候。

整个天空之上,月朗星稀,一轮圆月浮现当空。

一片空寂。

而那木雕化身的家伙,却是啃噬了一小半之后,感觉再也吃不下去了。

它将这一大坨肉往天空一抛,随后一摇身,重新化作了原本的体型来。

从巨掌之上剥离的黑色肉块,被抛向了天空之后,眼看着即将砸落下来,毁灭一切,却被那家伙伸出手来,轻轻往天空一点。

那黑色肉块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居然化作了亿万点流光,随后如同落雨一般下来。

凉宫御瞧见这一幕,忍不住伸出手来。

光点落在手上,有的融入了他的身体里,给他带来一丝说不出来的温暖与生机。

而还有的则落在了地上去,将那份土地滋养着,一瞬间变得灵气洋溢。

而在周围,经过一场旷世之战的土地里,原本已经生机灭绝,此刻却因为这些灵光滋养,居然开始迅速地焕发了生机。

地上甚至开始长出了大片郁郁葱葱的小草来。

凉宫御蹲下身来,瞧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儿,从那石头缝隙中倔强地长出来。

这朵小花看上去无比的柔嫩,而且简单。

恍惚如同年幼时的自己。

那个时候的他,当真是何等的单纯与无知啊……

不过,也是很幸福的。

凉宫御伸手过去,摘了那一朵小花儿,然后别在了自己的耳鬓处。

随后,他看向了眼前的那个男人。

那个曾经死去,却又活了过来的甘十三,此刻换了一身衣服,站在自己的面前。

而在他的身后,那个脸色无端凶恶的男人,则抱着胳膊,恶狠狠地看着自己。

甘十三神态如初,原来爆掉的左眼,以及受到的所有外伤,似乎在这一场灵雨之下,都变得完好如初。

只不过,他此刻,一点儿修行者的气息都没有了。

他全部的修为,都落在了背后那人身上去。

凉宫御笑了,对小木匠说道:“我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斩下了恶尸。”

小木匠平静地说道:“我学的这门功法,始创者是一个天才,他居然光凭着想象,都能够摸索出一条斩却三尸的法子来,着实是让人敬佩……”

凉宫御说道:“真正让人敬佩的人,是你。那人仅仅只是想象而已,想要抵达如此境地,需要在实践中摸索,而这没有灯光,在黑暗中行走,到底有多辛苦,我是知晓的……”

小木匠说道:“这也多亏了你。”

凉宫御苦笑着说道:“我一直以为,你会是我的磨刀石,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反而变成了你的磨刀石……”

小木匠说道:“世事难料,谁能知晓明天发生的事情?”

凉宫御抬起头来,说道:“对,世事难料,阁下虽说今日胜了我,但你这恶尸,在应对天劫之时,将自己与中华神州大地之脉连接在了一起,以作抵抗,但却从此绑定在了一起,难得自由;你此刻再无任何修为,废人一个,而我却能够留了神识,假以时日,必能卷土重来,与你再次决战……”

听到对方雄心壮志的话语,小木匠不由得笑了。

他平静地看着凉宫御,然后说道:“我知晓你或许能够重新从那无尽之地诞生,凭借着此刻的境界与修为,或许会比如今更加强大——但是,你觉得你能够拼过他么?”

小木匠指着身后的那高大汉子,一字一句地说道:“它融合我所有的恶念,最擅战斗征伐,加上我的毕生修为,再结合鲁班尺、青州鼎、天之琼矛以及那域外神灵之躯,结合上神州万里江山的脉络……你觉得,你能够卷土重来么?”

凉宫御默然不语。

小木匠又说道:“的确,如你所说,它既然融身于神州之中,必然会受到这天地规则的限制,但如同你这般级别的人前来,它绝对会感应到,并且出来阻挡的,所以……”

他认真说道:“以后,断了来我中华的心思吧!”

因为……

泱泱中华,我已守之。

邪魔外道。

退散!

凉宫御听到,笑容逐渐消失,过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阻止不了了……唉……”

随后,他噗通一声,直接跪倒在地。

即便是受到了那许多灵光入体,得以支撑片刻,但凉宫御在刚才那高大汉子迎击雷劫之时,却是被那家伙祭了出来,帮着抵挡了大部分的天劫伤害,最终油尽灯枯。

这狗日的家伙……

凉宫御曾经让不知道多少生灵付出性命,帮自己抵挡天劫,但此刻,却终究还是需要面对。

即便不情愿。

那天劫,早就已经摧毁了他所有的生命力。

此时此刻,还能够说这么多的话语,都不过是那灵光支撑。

而此刻,到时候了。

他感觉到意识模糊,浑身发冷,仿佛要朝着一处黑暗的无尽深渊跌落下去。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张开了嘴巴,喃喃说道:“妈妈,我冷……”

这时,他仿佛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妈妈在用朝鲜语,跟他唱一首童谣,想要哄他睡觉:“小七小七快快睡,睡了觉就不会哭,梦里有些好吃的,还有很多好玩的,再也不受欺负了……”

孙奇相。

好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

思维停止在了这里,凉宫御笑了,缓缓闭上眼睛……

一代半神,殒命于此。

小木匠瞧见,没有任何喜悲,而是轻轻往凉宫御的额头上,拍了一记。

一团满是荆棘之刺的光团浮现出来,仿佛要冲进小木匠的身体里去,而在这个时候,那个高大汉子走上前来,一把抓住,攥在了手心中。

这是伊邪那岐的部分神格。

它不完整。

毕竟还有一些,留在了日本,等待着凉宫御重新归来。

或许,那个人,已经不再是眼前的那个凉宫御。

但无论如何,它都是大补的。

小木匠此刻,再无修为,不过也无所谓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

他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至于别的……

总有后来人,不是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