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掌门下岗之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从前有株桃木精

作者:十里山茶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07 14:49:10

无量山灵气四溢,山脚下长过一棵桃木树。此树却道成精有些困难,也不知哪个缺德冒烟的,在它近处挖了一个坟头,每日朝夕相对吸了些晦气。

幸好,无量山上有许多妖精,时不时会给它交些肥水,就是味道差了些。

有一只花枝招展的孔雀精,每每掉毛的时候,就把斑斓的羽埋进它的根基之下。

还有一条一板一眼的小蛇妖,蜕蛇皮的时候,喜欢盘亘在它的树枝上。

也不全是不靠谱的,有一只美艳多情的狐狸精,总是将灵草、灵花当成养料撒给它。

据说啊,这群妖精有个老大是妖君,也不知是不是论资排辈上去的,反正桃木树没成精前,无缘一见。

后来么,桃木树终于不负努力的成了精。

别的妖精忙着修炼,指望有朝一日能得个好果。唯有这只桃木精啊,没事就在山脚下的茶棚里待着,听着往来的人说些奇闻趣事,或是佳人才子的风月之情。

听着听着就跑偏了,直接离开了无量山。

可惜她法力微浅,害怕起来还容易僵硬成一块桃木,巧不巧的就遇上了一位年轻道人。道人爱捉妖,见她本相是桃木树,暗道桃木克邪,就没怎么着她。

那道人罩着粗布长襟的衲衣,显得厚重笨拙。桃木精怎么瞧他怎么像是个云游四方的野道人。野道人面容舒朗,一双清眸澄澈,却总是寡欢寡淡的。桃木精刚做人没几日,对人间的规矩是一知半解,却是一眼就瞧上了这道人,心里慌慌,面容窘迫。

年轻道人自称无尘,入道门前好像有个俗名,姓周。不知他从哪来,却说要往战场上去。

于是一人一妖结伴而行,一路上风餐露宿,偶尔能借住个农家。

无尘对着旁人总是笑得客气又疏离,对着桃木精却总要冷下脸来。任是桃木精如何的嘘寒问暖,就是半分热脸也不给瞧。越是赶她走,一保躲在三丈开外跟着他。

那一年,睿宗帝正当年盛,四下讨伐征战,遇上围城困境时,从天而降一对璧人。

男的就是无尘,女的自然就是桃木精。

无尘站在高高的、残破不整的城垛上,念了个五雷诀,立时风云变色,地动山摇;撒了把豆子,排兵布阵,奋勇杀敌。

无尘仿如一尊仙人之姿,背手睥睨间傲视苍天,深深的印在了所有人的脑子里。那之后,睿宗帝将无尘奉为大真人,还在皇宫里向东修了一座云福宫观。

无尘终于开了窍,桃木精舍了心与他朝夕相对,日渐生情。最后到底是谁,按捺不住情愫行了事。

本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哪知生了变故——桃木精竟然有了身孕。无尘的眼神自那日起就变了,深邃的令人心惊,却是看不懂害怕了,还是厌恶呢。

直到有一日,无尘望着脚下的地缝间,开出了一朵野花。他闭眸掐指演算,冷汗涔涔。薄薄唇齿间轻吐桃木精的名字,语气分明温柔,睁开眼已然变了残忍。

“不能留。”

临盆之时,他深情不复,又阴狠绝情,对着桃木精道:“你且知道的,我能窥天机。上一回便是千里而来助皇帝平复江山动乱;这一回就是算了这个孩子的命格。”

桃木精目光隐隐,神色凄然,手脚冰凉。她自嘲的苦笑一句:“无尘,我们树妖是没有心的,可我以为你有。”

“听我的。”无尘语气冰冷,不带一丝犹豫。

他不予置否,欲要拿捆妖绳将她绑起来。

“可是我,独独在这件事上不想听!”女妖疼的蹦出眼泪,原本低沉的眉眼倏地抬起,目光凛然灼灼,周身凭空漫起浓浓妖气。

“你要跟我动手?为了一个孽种?”无尘目色狰狞,全无当初那股淡然仙姿。

云福宫周围设了结界。桃木精撑着孕肚,向着无尘出掌一击!桃叶翻飞如刀,无尘不想她真的会朝自己动手,气急攻心。

翠娘在旁猛地冲出,一剑挥向无尘的胸膛刺来,才逼的他接连后退。趁无尘还未回神,翠娘便带着桃木精从皇宫逃了出去。

漫天大雪的茅亭里,半人半妖的雪白婴孩哇哇坠地。桃木精和翠娘都有灵气护体,自然撑得住寒气。这小半妖才出生体质偏弱,眼看冻得发紫鼻息渐弱——头一回当娘的桃木精,来不及多想就动了一个念头。

火红妖丹离体的一瞬,桃木精周身如烈火焚烧般,心胆俱裂。“我从前疏于修炼,怕是眼下要撑不住了……日后麻烦你替我照顾好这个孩子吧……“

“抓住我!”无尘赶到时就见到了这一幕,破天荒的惊惶无措,只觉天地要沦陷了,耳失聪、目失明。

桃木精嗤笑,她不愿。

“不要!”无尘凄厉呼喊,只来得及抓住那桃木精的一缕灰烬。

漫天的雨下如注,妖王眼眸闪着妖异的光。脸上看不出愤怒,也没有悲伤。

“你是介意她妖的身份,还是妖的皮囊?她蠢得为你可以舍弃。本座不要你偿命,你就吃下她的妖丹,好好体会做妖的感受。妖,也如人一样。”

妖王回首,只是一个眼神阴戾一扫,老道人便四肢扭曲而死。

做妖的时候一点不敢放肆,没骨气得很。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是忍气吞声。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妖力,将人弄死。有时气极了,挥一挥衣袖,打个响指,将人变走。真是丢尽妖族的脸面。

女妖魂飞魄散十二年后,抱着恨意在人间飘荡的一缕散魄,找到了合适的寄主。聚成一片灵识,附入一个小姑娘体内。

死都死了,为何偏偏还记着前世的事情,还记得那么深刻。

妖王回首,只是一个眼神阴戾一扫,老道人便四肢扭曲而死。

做妖的时候一点不敢放肆,没骨气得很。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是忍气吞声。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妖力,将人弄死。有时气极了,挥一挥衣袖,打个响指,将人变走。真是丢尽妖族的脸面。

女妖魂飞魄散十二年后,抱着恨意在人间飘荡的一缕散魄,找到了合适的寄主。聚成一片灵识,附入一个小姑娘体内。

死都死了,为何偏偏还记着前世的事情,还记得那么深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