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掌门下岗之后 第一百章 金家

作者:十里山茶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4-07 15:45:55

刘晏殊要先进宫面圣,常自在说去找自己门派的人汇合,最后就留了莫怀古和陆拾遗两条跟屁虫,心不甘情不愿的陪着周玄清游荡。

周玄清玩了一会收了心思,才想起正事。

“你们可知道京城有户姓金的人家?”

陆拾遗嗤鼻冷笑:“京城又不是什么偏隅的小镇,姓金的可不止一家。你找哪一个?”

周玄清想不通怎么就与这只公鸡会不对路子。明明三言两句能说清的,就是要先冷嘲热讽一番。

偏偏他那斜睨的眼神和张狂的语调,像极了刘晏殊。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

“我知道一家,就是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莫怀古上前一步挡在了他们中间,暗暗叫苦,还得调解。

京城倒是有户名头响亮的金家,靠卖麝香发家。上品麝香给御供,中下品散在商铺卖。

周玄清一听倒是乐了:南山曾说过,自己是商贾少爷出声,看来诚不欺我啊。

于是催着莫怀古在前带路,去找金家大宅。

一路往西街走着,周玄清听着莫怀古说起麝香这东西。京城富贵的都喜欢用,值钱就值钱在得之不易。

每逢十月到翌年三月为狩猎佳期,尤以十一月间猎得者最是浓厚。狩猎时可用箭射、陷阱、绳套等法子,将雄麝捕获后从脐部连皮割下,捡净皮毛而后阴干。将毛剪短即为整香,挖取内中香仁称之散香。

“为了喜好,倒是有些残忍了。”周玄清听着不觉感叹起来。但究根世事万物,逃不过一个强弱法则。

说话的当口,莫怀古提醒道:“就是这里吧,若是没寻错的话。”

金漆墨字的匾额高悬,金家大宅到了眼前。只是这个时辰,却朱门紧闭,怎么瞧着都有些不寻常。

周玄清走到门前,正欲识袖抬手的敲门,结果冷不丁门从内打开了。

“你们是谁?”开门的是个灰衣小厮,打量着周玄清。但他看起来精神不济,没力气的支着门框,眼窝下一圈青黑。

周玄清拱手淡笑道:“请问,南山可住在这里?”

“怎么又来一个找少爷的?”灰衣小厮嘟嘟囔囔,索性敞开了门。

“我家老爷不巧遇上了人命官司,少爷如今也折在大牢呢。你若是想喝口茶,可能没工夫给你泡了,你若是想见少爷,可以去刑部大牢碰碰运气。”

灰衣小厮苦着一张脸,眉间神色确实郁气不消。

周玄清心头一惊,竖耳聆听内院静悄悄的,似乎压抑着一股丧气劲。知他没有说谎,面色才松了,再问:“不瞒你说,南山是小道的师傅。数月前,他带着师娘回了家中,小道正是来探望的。”

小厮听闻后果然吃惊,打起精神细细打量:“少爷真的当过道士啊,难怪了。”又听他愁眉苦脸的叹息:“少爷也是命苦,漂泊在外许多年,好不容易回家团聚,结果老爷遇上了这等事……”

原来南山翠娘回道家中团聚没多久,就出了大事。父亲金富贵一日赴宴后就被官府抓去,说是杀了人,而且是人证物证俱在。

南山自然是不信的,只是他多年疏于亲友,一时间找不着人帮忙。暗中调查的时候,就把自己搭进牢里了。

~

刘晏殊要先进宫面圣,常自在说去找自己门派的人汇合,最后就留了莫怀古和陆拾遗两条跟屁虫,心不甘情不愿的陪着周玄清游荡。

周玄清玩了一会收了心思,才想起正事。

“你们可知道京城有户姓金的人家?”

陆拾遗嗤鼻冷笑:“京城又不是什么偏隅的小镇,姓金的可不止一家。你找哪一个?”

周玄清想不通怎么就与这只公鸡会不对路子。明明三言两句能说清的,就是要先冷嘲热讽一番。

偏偏他那斜睨的眼神和张狂的语调,像极了刘晏殊。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

“我知道一家,就是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莫怀古上前一步挡在了他们中间,暗暗叫苦,还得调解。

京城倒是有户名头响亮的金家,靠卖麝香发家。上品麝香给御供,中下品散在商铺卖。

周玄清一听倒是乐了:南山曾说过,自己是商贾少爷出声,看来诚不欺我啊。

于是催着莫怀古在前带路,去找金家大宅。

一路往西街走着,周玄清听着莫怀古说起麝香这东西。京城富贵的都喜欢用,值钱就值钱在得之不易。

每逢十月到翌年三月为狩猎佳期,尤以十一月间猎得者最是浓厚。狩猎时可用箭射、陷阱、绳套等法子,将雄麝捕获后从脐部连皮割下,捡净皮毛而后阴干。将毛剪短即为整香,挖取内中香仁称之散香。

“为了喜好,倒是有些残忍了。”周玄清听着不觉感叹起来。但究根世事万物,逃不过一个强弱法则。

说话的当口,莫怀古提醒道:“就是这里吧,若是没寻错的话。”

金漆墨字的匾额高悬,金家大宅到了眼前。只是这个时辰,却朱门紧闭,怎么瞧着都有些不寻常。

周玄清走到门前,正欲识袖抬手的敲门,结果冷不丁门从内打开了。

“你们是谁?”开门的是个灰衣小厮,打量着周玄清。但他看起来精神不济,没力气的支着门框,眼窝下一圈青黑。

周玄清拱手淡笑道:“请问,南山可住在这里?”

“怎么又来一个找少爷的?”灰衣小厮嘟嘟囔囔,索性敞开了门。

“我家老爷不巧遇上了人命官司,少爷如今也折在大牢呢。你若是想喝口茶,可能没工夫给你泡了,你若是想见少爷,可以去刑部大牢碰碰运气。”

灰衣小厮苦着一张脸,眉间神色确实郁气不消。

周玄清心头一惊,竖耳聆听内院静悄悄的,似乎压抑着一股丧气劲。知他没有说谎,面色才松了,再问:“不瞒你说,南山是小道的师傅。数月前,他带着师娘回了家中,小道正是来探望的。”

小厮听闻后果然吃惊,打起精神细细打量:“少爷真的当过道士啊,难怪了。”又听他愁眉苦脸的叹息:“少爷也是命苦,漂泊在外许多年,好不容易回家团聚,结果老爷遇上了这等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