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娇宠农门小医妃 番外小记 第097章

作者:迷花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1-19 15:06:51

番外小记 第097章

这已经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大伙儿都已经疲累至极,她不能要求那么多。

阿墨和小哥他们眼下的青黑她不是看不见。

曾经她和小娃讲过,在海上若是遇到事情,看到有灯光,不管是何人什么船,先保命要紧,上了再说。

但愿小娃和影一还能活着,也希望他们能够看到。

白芷听到这话,想着他们出来的时候,带的东西多,当即道:“王妃,外头有浓雾,一艘船一盏灯怕是不够。我们的玻璃罩也多,油灯也不少。不若每艘船挂上两三盏,这样被看到的可能性大一些。”

“好,你安排下去吧!”

颜诗情说着,转头看向歇在小念安身侧的人。

疲累至极的楚玺墨,闭着眼睛伸手拍了拍她,低声安抚道:“情情,你先别急,等我歇会儿就起来让人去找小娃和影一。他们都没受伤,功夫也还可以,别担心。”

“嗯,我不担心,你也别挂心我,好生歇着。”

楚玺墨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半夜,众人许是因为累坏了,又或者是看前一晚船都能安然无事,除了守夜的人,都睡得及沉,也没担心船会被如何。

等到下半夜,因挂心还有两个人没找到,便又纷纷醒来,准备随时找人。

德宣帝年纪大了,又在风雨中淋了那么长时间,加上没吃好歇息好,当即直接病倒,人开始发起低烧。

只是他心中同样挂念还有人死生未卜,便也撑着病体跟着出来。

楚玺墨看他那模样,想到他这两日来的表现,难得口气温和道:“你去歇息吧,就剩下两人,有我们这些人就够了。”

德宣帝摇摇头,企图将脑子的眩晕摇散:“没事,朕撑得住!”

全公公到底没有德宣帝娇生惯养,这会儿他虽然也疲累,但并未病倒。

他看自家皇上这样,心中焦急,忙劝到:“皇上,您就听墨王的话,歇下吧。您看这大晚上的,四处一片漆黑,咱们也帮不上忙,不若早点歇着。等天亮后,咱们找到人,在商议路线该如何走。”

江鸿轩原本很是恼怒德宣帝,不过同样的,这两日来德宣帝的忏悔,还有他表现出来与他们坚持救人的场景,自然也是看在眼中。

对他的恼恨,早已不知不觉间,消了许多。

这会儿看到他拖着病体还不似作假的说要帮忙时,也忍不住道:“你去歇着吧!”

德宣帝见之前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江鸿轩,这会儿口气温和,心下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知道,这两天一夜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只要他真心对待,他们同样也能真心与他交付。

以往是他想岔了,总想些有的没的,还企图摆架子,那才是最大的错误。

他明白,其实招来海盗的是他,沈初阳和银九说了这边海盗是如何寻找目标的。

而他,因为赌石一事早已被盯上才得以招祸。

若不是楚玺墨他们,只怕他就算赢了赌石,赚再多的银钱,现在怕也是没命享用。

说不定,早已在海盗上来时,就葬身海底。

他明白这些,才更加的坚定要赎罪。他希望楚玺墨他们能够看到他悔改的决心,不要抛下他。

他是真的怕了,万一被送回去,半道上又遇到这暴风雨或者海盗,该怎么办?

楚玺墨看德宣帝依旧站在那不语,便对全公公道:“扶你们皇上回去,他年纪大了,又拖着病体,在熬夜的话,怕是接下来很长时间都得躺在床上。这边的人够用,你们安心歇着去。”

德宣帝被全公公搀扶下去,回到对他来说,相对简陋的船舱时,才叹息道:“朕,真的错了!”

全公公闻言默了一下,片刻才道:“皇上,墨王他们都是大肚的人,您这两日来行为他们都记着呢,不会在记恨之前的事。您下次莫要像之前那样,只要什么都不管,听他们的话即可。他们带咱们出来,总归看在太子的面上,不会为难于咱们的。”

德宣帝缓缓点头,什么都没说,便闭上了眼睛。

下半夜的海面,雾越来越浓,即便帆船的杆高处挂着三排玻璃灯,能见度也极低。

楚玺墨等人实在不知从何下手,只能让大伙儿打起精神,注意船四周的情况。

四更天,众人开始打瞌睡时,远处传来若有似无的呼救声。

那声音让人听得很不真实。

侧耳想要听情况,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不经意的时候,似乎又响起。

这让有些人不由的想起海上不好的传言。

楚玺墨正与江鸿轩商议这次他们的船飘远了,不知道距离最初的航线有多远,接下来该怎么走时,听到这动静,便打起精神。

“鸿轩,你听是不是有人呼救?”

江鸿轩显然也是听到了的,当即回道:“是,不过人距离这边似乎挺远的。要不找人过去看看?”

“找人过去看没问题,只是我没听出来到底是哪个方向。”

江鸿轩也没听出来,想了想决定等再听清楚点做决定。

远处的小娃与影一,两人合力趴在一块还算大的木棍上,两人又渴又累又饿,若不是想找到主子的信念支撑,两人又互相打气,只怕早已葬身海底。

当他们看到远远的有光亮,小娃就响起颜诗情的话,喘着气,对影一道:“我们得救了。不管那边是什么人,我们先上船再说。如果是王妃他们的船最好,不是的话,咱们想办法到法兰克王国去,到时候在那边等王妃他们。”

影一是最初跳下海到翟的,只是他的运气很不好,在跳下没多远后,便被浪打晕了。

好在他的身上穿着救生衣,倒也不至于出什么事。

等他醒过神来时,就见小娃穿着救生衣,趴在一根大木头上,而他也双手撑着大木头。

茫茫大海,周围除了小娃,空无一人。

这又是风又是雨,时不时还有大浪迎头盖来,他也知道想要等主子他们找来极难,只能他们自食其力。

若是能够遇到其他人最好,遇不到他们只能自救。

一个晚上过去,没等到人。一个白天过去,依旧没等到人。夜幕再次降临,依旧没人。

他不知道自己和小娃能撑多久,只是想着能坚持一个时辰算一个时辰。

口渴至极,不敢喝海水,只能仰头长大嘴巴,让雨水落在嘴里。

哪怕这雨水也同样带着咸腥味,但总比海水好一些。

饿了也没吃的,这风雨太大,海面根本找不到鱼,除非他们潜入海底另说。

就在他们都有些绝望之际,看到那远处浓雾中若有似无的光,那对他们来说,是希望。

此时两人很是默契,一边朝光的地方划,一边攒劲用内力呼救。

不知道是不是方向不对,他们觉得似乎与那光的距离越来越远。

小娃当即发了狠,咬着牙对影一道:“你撑着,我试试!”

她让影一单手抱着大木棍,单手扶着她的腿,自己站直,深深呼出几口气后,使出最后的力气:“喂,有人吗,救命。我和影一在这里,救命!”

她喊完这话,顿时泄了气,身子一晃从大木棍上跌下。

影一眼疾手快将她扶稳,让她趴在大木棍上,自己一个人划着,还不忘鼓励道:“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现在听天由命。他们就算听到了,过来估计也得费些时间,咱们等着就是。”

小娃功夫不弱,她费劲最后的力气呼出的声音不小,这回楚玺墨等人听得清清楚楚。

就连已经闭眼进入浅眠状态的颜诗情都惊醒了。

“小娃,是小娃他们,说是和影一。”

江鸿轩说完这话,又忙道:“声音从东北方向传来,咱们船朝那边去。”

楚玺墨当即直接道:“等不到咱们这船过去,让银杉带着人,先推一艘小船过去。他们这么久的时间在海面上,怕是滴水未进,这会儿脱力了。”

早已准备随时下海的影一,听到这话,当即随手点了几个人,又在甲板上接下一艘小船,仍入水中。

几个人一边推着船,一边用内力划着前行。

当然,还不忘带上一盏玻璃灯照明,还有暖水袋,不过里面装的不是水,而是酒。

已经完全脱离的小娃和影一,这会儿两人都趴在大木棍上紧紧抱着,任由大木棍随着海水漂流。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等得到人来救,这会儿只有苦笑的份。

一道大浪袭来,他们被打入海中,很快又浮出海面,仅剩余的丁点力气,全都用在抱着大木棍上。

不远处似乎有一盏灯越来越近,紧接着便是银杉的声音传来:“小娃,影一,你们在哪,听到了应一声。”

小娃被浪打的脑子蒙圈,只顾着听到声音心中欢喜,而影一则是低声应道:“银杉,我们在这,在这。”

他的声音实在太小了,还没有波浪的声音大,好在银杉等人耳尖,也就隐隐的听到了,不过声音很是模糊。

银杉一边加快速度,一边安抚:“你们撑着点,我们马上就到。主子和王妃他们都很担心你们,其他人都找到了,就剩下你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