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对于这些所谓的护卫,朱天篷不屑一顾,挥手间狂风大作,瞬间便是将邢台之上的护卫卷飞,一个个砸落在地,哀嚎声不断响彻。

看到这一幕,黄浦雄噗通一声便是瘫坐在地,面如死灰的开口说道:“你,你,你是上仙!”

闻言,朱天篷撇了黄浦雄一眼,冷声道:“老实在哪儿给我待着,不然我不建议先杀了你。”

此话一出,黄浦雄顿时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敢言语,当然,他也不会如此的甘心失败。

只见黄浦雄自认为隐晦的将手伸入怀中,继而就是有轻微的破碎声响彻,显然后者乃是捏碎了什么信物,很可能就是让其背后之人前来救援的求援符!

对此,朱天篷看在眼里,却丝毫不以为然。

他不认为在人间能够碰到什么了不起的强者,最多也就是一些地仙级的人装神弄鬼罢了。

一念至此,朱天篷便是迈步走到朱天涯的身前,道:“天涯,你小子还是如此的不着调啊。”

此话一出,顿时就是引起了四周那些朱家之人的怒视。

显然,朱天篷的模样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顶天也就三十岁左右。

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居然叫朱家的老祖宗为天涯,这本就是一大冒犯,甚至后面的那句话更是让人不能忍,这话怎么听都感觉是长辈在跟后辈说话的语气。 首发网址htTp://m.luoqiuzww.com

眼看着朱家的众人就要对朱天篷大骂,朱天涯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喝斥道:“不得无礼!”

说完,他的目光就看向朱天篷,虽然感觉到有一丝的熟悉,但更多的内心则是畏惧。

不同于什么都不懂的其余朱家众人,朱天涯年轻的时候撞仙缘得以见过仙的手段。

那都是挥手间狂风大作,甚至心念所致地动山摇的绝世存在。

他资质有限,仅仅在一座仙人府邸打杂五年。

但这五年却让他不如练力化精的程度,算是半只脚踏入修炼的门槛,故才能够存活两百多年之久。

正是因为了解仙,朱天涯才敬畏。

面前这个看上去足以当中就重孙的年轻人,很可能就是得道的仙人,懂得驻颜之术!

故,在短暂的沉吟之后,朱天涯便是开口说道:“拜见这位仙长,不知仙长此来所为何事?”

闻言,朱天篷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这个堂弟,不得不说后者在人间呆久了,言语间过于古板。

想到这里,朱天篷嘴角便是微微扬起,道:“天涯,当年我还在的时候,你还是个穿着开裆裤到处跑的小孩儿,没想到现在你却变得如此老气横秋啊。”

顿了顿,朱天篷就是放出神识一扫朱天涯体内那所谓的青龙钉。

顿时,朱天篷的眉头皱起来了。

这青龙钉的炼制手法不弱,且诡异当中透露着一丝的邪意,似乎不是处于仙道手笔。

然,朱天篷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好不容易这世界上还有一个活着的同辈,他岂会在让其受苦?

“抱元归一,凝神静气!”

口中低喝一声,朱天篷便是闪身来到朱天涯的身后,体内法力涌动间,直接就是将其体内的九枚青龙钉一同的牵引了出来。

噗哧——

鲜血绽放,九枚幽光璀璨的青龙钉便是被朱天篷取出。

伸手将其收入手掌,把玩了一下,喃喃道:“东西还不错,我收下了。”

说话间,他便是将其收入腰间的乾坤袋,继而取出一枚灵果递到朱天涯的口中,道:“吃下去,炼化它争取突破境界。”

此话一出,本虚弱的朱天涯也顾不得道谢,以及思索朱天篷为何如此帮他,直接就是将灵果吃下去,盘膝坐落间便是开始修炼起来。

对此,朱天篷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的目光就是定格在黄浦雄的身上。

而面对朱天篷的目光,黄浦雄顿时就是吓了一跳,挣扎的从地面上站起身,不断的退后道:“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夏国的太尉,你……”

不待他说完,朱天篷便是冷哼一声,一招手法力化作一根绳索便是将黄浦雄绑住。

拉扯间,后者肥硕的身躯就是砸在朱天篷的面前,一时间鼻青脸肿且口中大口大口的鲜血咳出。

对此,朱天篷的眼底闪过一丝的不悦和杀机,道:“黄浦英俊跟你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面如死灰的黄浦雄不由一愣,还以为朱天篷于之相识,当即便是开口说道:“回禀仙长,黄浦英俊正是小人的爷爷。”

听到此话,朱天篷脸上冷笑升起了,道:“那他还活着?”

闻言,黄浦雄的眼底闪过一丝的黯然,道:“二十年前爷爷他老人家已经死了。”

顿了顿,黄浦雄就是张嘴想要攀关系,毕竟朱天篷的强悍那是有目共睹,他不然我在场谁人能是其对手,甚至自己召唤的尊上只怕也不是其对手。

然,不待其开口,朱天篷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黄浦雄肥硕的身躯直接就是被掀飞十数丈,落在了邢台的边缘,整个人在瞬间便是懵了,不明白刚刚还好端端的朱天篷为什么会如此。

对此,朱天篷的眼底闪过一丝的寒光,一抖手中法力绳索就是将黄浦雄扯到身前,居高临下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此话一出,黄浦雄一脸茫然的看向朱天篷,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闻言,朱天篷冷冷一笑,道:“昔日就是你爷爷黄浦英俊逼死的我母亲,今日不管是谁阻拦,你黄浦家都得死,全部都得给我母亲陪葬!”

说道最后,朱天篷的脸色就不由的狰狞起来。

压抑了两百多年的话语终于如此畅快的说出,且一切也在他的算计之下逐渐的进行,面前的黄浦雄就是第一个!

果然,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擂台上的朱家众人看向朱天篷的眸子当中充斥着骇然和忐忑。

黄浦英俊的那一代,岂不就是朱天涯的那一代人?

而那时候黄浦英俊逼死此人的母亲,岂不是说后者很可能就已经两百多岁了?

看了看不远处白发苍苍的朱天涯,在看了看朱天篷,哪怕是在无神论的这些帝国将士此刻也是忍不住的笃定了朱天篷的身份。

仙!

神仙!

一个青春永驻的神仙就这般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等人的面前,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