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修真大工业时代 第二六七章 你咬我呀

作者:试剑天涯 分类:修真 更新时间:2019-12-11 06:30:26

谢盈心看着那缓缓形成的人影,轻轻说道:“我本来不想拿出来的。而且也准备最后关头埋伏刘定山的。不想却是在眼下情况使用。”

说着,谢盈心看了看四周,有点担心:“这分身,只怕连一半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赵恺却有点惊喜的说道:“这就是你今天带的‘宝贝’?”

此时那身影已经凝固,渐渐有了灵智。他转头四顾,疑惑的皱眉,用灵识传音道:“心儿,怎么回事?”

谢盈心将情况介绍一遍,当然谢盈心也不知道眼下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至少知道现在不妙。

鼎山道长面色凝重了,“对方搞这么大的阵仗,这是要斩化神啊!”

“道友说的对。”赵恺赶紧刷一下存在感,并表示,“那刘定山好像已经是化神后期的修为了。”

鼎山道长看了一眼赵恺,眼神中闪过淡淡的疏远,“赵恺,我身为圣地的长老,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而你拉着心儿过来战斗,让我不喜!

不过现在说这些没用了,赶紧破阵。我们三个联手,应该可以。

不过我这个只算是分身,只能坚持盏茶时间。”

三人立即站定,准备合击。

然而此时刘定山动手了,刘定山亲自给他们丢了一个特大号的炸药包——足足五颗炸弹。疯狂的爆炸给三人带来了一定的困扰。

如今封天锁地大阵内部已经没有灵气,更没有空气阻挠,爆炸的威力格外强横;而他们三人却无法使用神通法术,只能凭借化神期的根基硬抗。

爆炸之后,还有刘定山的‘超级弓箭’。这一次弓箭竟是刚好命中谢盈心。爆炸之后,谢盈心还没有缓过气来,就被弓箭给‘砸中了’。是的,砸中了,这箭矢太粗了,而后就是大爆炸。

谢盈心一口血水喷出,噗通一下坐到地面上。沉重的重力,让谢盈心一时间有些乏力。

此时的谢盈心很是狼狈,衣衫多有破损,先前的凌波仙子形象,已经变做了落难仙子。

四周爆炸的火光不断,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在爆炸中狼奔豸突,根本无法反击。五千多火炮攻城,那是怎样的场面,整个城池都被点亮。爆炸的硝烟一丝丝一缕缕的被阵法抽走,犹如流云。

爆炸中,还有大量的房屋楼宇坍塌。这些房屋终于无法承受沉重的重力以及爆炸的冲击。

甚至连那坚固的城墙,也摇摇欲坠。

重力本身,就是最大的灾难和武器!

一些筑基期的撑不住了,会忽然摔倒地面,脑袋会在触碰地面的瞬间,破碎成烂西瓜。

鼎山道长因为只是一个能量的化身,本身就是灵气结构,反而感受不到重力。但鼎山道长也更能感受到封天锁地大阵那封印的力量。

鼎山道长面色凝重,他慢慢飞到上空的结界边缘,与刘定山对峙:“刘定山,我是逍遥派的鼎山真人。谢盈心是我的道侣,放她离开,逍遥派欠你一个人情。”

刘定山皱眉。逍遥派,一般人或许没有听说过,但作为化神期的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呢。肥土之洲三大圣地之二、逍遥派,甚至还在玄真教之上。

如果真能得到逍遥派一个人情……

“等等,我有话说!!”张浩看到刘定山犹豫,赶紧开口。但下一刻却转头看向风志凌,“师兄,事情麻烦了,请你快速返回玄真教,告诉玄真教,就说我们要灭杀一个玄真教张老的道侣。”

“什么?”风志凌被张浩的话吓住了。但终究还是多问了一句:“理由?”

“我们要对方的人情干什么。杀了他们一个化神期,能削弱他们的力量。我虽然不知道圣地有多少化神期,但我相信一个化神期的损失,足以让他们痛彻心扉!

但斩杀一个化神期事情不小,我怕这边兜不住。

还有,我记得不错的话,肥土之洲西方,是属于我们玄真教的地盘吧,在我们的地盘上斩杀一个叛徒,没什么不对吧!

对了,这鼎山道长过来的应该是一道神念吧,不知道能否抓住做个小纸人。师兄你这里还有沉阴木的小人吗?”

是的,张浩将谢盈心定位成了叛徒!

风志凌虽然平时不怎么靠谱,但此时却郑重的点头:“你说得对,师弟小心,我速速返回。这是小人,你拿好。”

风志凌抓了两个小人给张浩。张浩有点感动。但下一刻,风志凌的话就飘来:“这两个小人价值10万上品灵石,用沉阴木的木髓制作。等我回来,记得算账。”

“……”

风志凌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了。他没有乘坐飞舟,而是直接御剑飞行。元婴期全速飞行,比飞舟快多了;而风志凌将自己的飞舟暂时交给了张浩。

张浩和风志凌的谈话只有一会,刘定山等人听到了;但隔着结界的鼎山道长却没有听到。

而后张浩操纵飞舟,来到刘定山旁边,也俯视鼎山真人,笑了,笑的很开心:“鼎山道长是吧,我有一个疑问,为何谢盈心前辈身上会带着你的神念呢?

哦,我明白了,其实谢盈心、赵恺还有你,您们三人今天准备围杀刘定山刘前辈吧?

哎呀,说来也真是一身冷汗呢;这要是我们今天没有准备、没有先下手为强,那现在刘定山前辈是不是眼睛被你们包围了?是不是要被……

斩!杀!”

最后两个字,张浩说的振聋发聩;刘定山的脸色迅速冷酷下来。是啊,他刚才是被圣地的名头给惊着了;此时听到张浩的话语,却陡然心惊、愤怒。

刘定山背后就冷汗直流。今天若非有封天锁地大阵,若非先下手为强,若非自己修为忽然突破到化神期后期,说不定今天自己就要陨落了。

这一刻,刘定山心中杀机勃勃。在加上刚才张浩已经让风志凌返回玄真教求救,更让刘定山下定了决心。

而且还有一点,这逍遥派的人情,只怕也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而已;若今天真的放走了谢盈心,以后晋阳之国还不知道怎么报复呢。而且谁知道在释放谢盈心的过程中,那赵恺会不会趁机冲出。

考虑到谢盈心今天隐藏的杀机,刘定山决定永绝后患!

若斩了这谢盈心,说不定还能得到玄真教的人情呢。而肥土之洲西方属于玄真教的地盘,这人情可是实实在在的。

化神期高手,杀一个少一个。这可不是元婴期,金丹期巅峰的多历练一下、加上一些丹药就可能突破的。

以刘定山所致,就算圣地的化神期,也就是二三十的样子。杀掉一个,都有可能打破平衡。

对,就这么做!刘定山毕竟是化神后期了,心智也很是坚定。

而此时张浩躲着鼎山道长的目光,将一个沉阴木小人交给刘定山。刘定山笑了,他知道张浩的意思——那鼎山道长就过来一道神念,斩杀了了这一道神念对鼎山道长或许有伤害、但伤害不大,不如做成小人,闲着没事扎几针。

既然你们想杀我,那么……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不过刘定山也是老狐狸,他要拖延时间。如今拖得时间越长,对自己这边越有利。于是刘定山传音给张浩原因,嘴上却开始反驳张浩,不要这么怀疑化神期高手啊,那是前辈呢,要尊重。

张浩与刘定山据理力争。

吴方海则指挥火炮不断攻击。

一会后,鼎山道长的身影开始出现一些波动,显然这一缕神念以及灵气所形成的躯体,有些不稳定了。

若是正常情况下,这鼎山道长的化身或许能坚持盏茶时间。

盏茶时间或许不长,但对于化神期来说,这个时间足以决定生死。若刘定山真的被三人围攻,后果难料。尤其是鼎山道长身为圣地的长老,说不定就有什么诡异的手段。

但一步差步步差!赵恺、谢盈心现在不进差了一步,反而陷入死局。连同鼎山道长的化身,也因为封天锁地大阵附带的封印能力,而开始不稳定了。

那鼎山道长的化身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刘道友,你身为化神期,竟然要和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讨论,什么时候筑基期这么高贵了?”

张浩听了,嘿嘿笑了:“这位鼎山道长是吧,你可能不知道,困住你们的阵法,我有一半的贡献呢!

哎呀,这样算起来,下面的高贵的化神期,至少有一个是被我困住了。

不知道鼎山道长有什么感想没有?”

“你……”鼎山道长气的颤抖、浑身波动——真的,他的身影已经有些不稳定了。封天锁地大阵的封印力量很是强大。

“哎呀,身为一个高贵的化神期,前辈您一定不要和我这个小小的筑基期一般见识啊。别生气,来,深呼吸……”

“小子,本真人一定要教育你怎么做人!对化神期不尊重,哪怕杀了你也没人说不是!”

“是是是,您说的对。但是,首先您要出来才行啊。难道你没发现吗,我们在拖延时间。对,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们在拖延时间。

哦,自我介绍下,玄真教外门弟子,见过前辈。对于前辈擅自插手肥土之洲西方的事情,我谨以个人的身份表示谴责,强烈的谴责。”

鼎山道长眼神收缩,他转向刘定山询问:“难道道友准备与逍遥派为敌?”

“啧啧……”张浩挡在刘定山前面,“道长说话反了吧?我们栖霞之国招你惹你了,你竟然要来杀我们。现在杀不了了,就求饶?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哎呀,据我所知,圣地的高手是不能随便插手国家之间的战斗的,道长你这是几个意思啊?

插手战争还不算,还跨界插手,还以一个化神期的‘高贵身份’来威胁我这个小小的筑基期。啧啧,前辈果然不愧是‘高贵的化神期’啊,佩服佩服!”

刘定山看着张浩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点感激:他还真没那个胆量正面硬抗逍遥派;但张浩有!

“你……你……”鼎山道长被张浩的反驳气的更哆嗦了,但他却也明白张浩所说的很正确。自己,并不占理。

看着下方已经陷入困境的谢盈心,鼎山道长不得不吞下愤怒、压下杀机,这些留待秋后算账吧,眼下还是……服个软。

鼎山道长压压切齿的向张浩道歉:“这个小兄弟,我这也是关心则乱。你看这谢盈心怎么也是我的道侣,小兄弟高抬贵手如何,小兄弟要什么尽管开口。”

“真的?”张浩大喜。

“真的!”鼎山道长咬牙,他已经做好了出血的准备。

张浩吭了一声,“那……我要的……是那两个化神期的命!哎呀,其实小子也怕啊,也想答应道长放他们一码。但是呢,圣地定下的规矩,小子这小小的肩膀可扛不起。

所以,只能照章办事啦。

真的,抱歉啊。对不起,我真诚的向前辈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喂,火炮不要停啊,打啊!”

众人:……

鼎山道长哪怕再笨也知道,自己被耍了。浪费了最宝贵的时间。

而刘欣雨已经笑弯了腰,吴方海也笑成了一朵花,指挥大军攻击。其实火炮一直没有停止,刚刚停止的是元婴期的‘空投炸弹’。

鼎山道长回到谢盈心身边,摇摇头,“用血遁术试试吧,看看是否有办法离开这结界。别管什么后果了。”

谢盈心和赵恺摇头。赵恺说道:“刚才我们已经试了所有的手段。都无法离开这个大阵。对方是蓄谋已久。”

鼎山道长忽然看向赵恺,语气冰冷,“赵恺,如果心儿这次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饶不了你,更饶不了晋阳之国,饶不了晋阳之国的皇室!”

赵恺没有发努,因为眼下最重要的是逃命。

转头看向四周,赵恺心头越发的寒冷。现在的广陵城,已经化作了一片死城。灵气和空气被抽走,大量的筑基期之下的已经死亡。而就算是筑基期的,也在苟延残喘。

只有金丹期的,还在挣扎,但也只是挣扎而已。

(又是大章,上午已经更新八千多字啦,手抽筋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