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盛唐小园丁 第五十一章 帷帽男

作者:北冥老鱼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1-19 00:04:59

“早啊!”张纵打着哈欠刚出房门,立刻就听到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不用睡觉吗?”张纵无语的看着墙头的太平公主,这大清早上他也是刚醒,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早就在墙头上等着他了。

“睡了啊,而且我连早饭都吃了,你竟然才刚起床,真是够懒的!”太平小手托着下巴道,似乎十分不满张纵起的这么晚。

张纵感觉自己刚睡醒的肝有点疼,遇到太平这种熊孩子,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直接跳上墙把对方打一顿吧?先不说他能不能跳上去,如果真跳上去,恐怕会被太平身边的护卫花式吊打。

“眼不见心为烦!”张纵在心中暗自安慰自己,他就当头顶上没有太平这个人,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眼睛也看不死人。

不过张纵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墙头的熊孩子可不会让他安安静静的干活,张纵拿剪刀修剪花草,对方在墙头问为什么,他拿给花草松土施肥,对方还问为什么,甚至他去个厕所,对方都要问一下他要干什么,整整一上午他都没有消停的时候。

最后张纵干脆躲到屋子里不出来,本以为对方会感觉无聊离开,但没想到太平拿着竹管吹起了泡泡,自玩自乐根本不感觉无聊,这下张纵真的没办法了,毕竟他不可能老是呆在屋子里不出来。

认输了!张纵老老实实的从房间里把蒸馏器一件件的搬出来,然后组装好,家里的酒精已经用完了,所以他打算先蒸馏出点酒精再说,到时尽快的把太平公主的香水做出来,这样也免得她这么天天的缠着自己。

“你干什么去,这个奇怪的东西是干什么的?”看到张纵要出门,太平急忙问道,她正感觉张纵拿出的蒸馏器十分有趣,却没想到张纵竟然要离开。

“我去买酒!”张纵头也不回的回答道,说完就出门买了两坛子酒。

“你竟然还是个酒鬼?”看到张纵用车子推了两大坛子酒回来,太平也有些不高兴的道。

“这是做香水用的,不懂就不要问了!”张纵实在有些受不了,当下白了对方一眼,说完他就把酒倒进蒸馏器,然后升火开始蒸馏。

大唐的酒都是酿造酒,度数很低,顶多也就十几度的样子,甚至更低一些的酒还比不上后世的啤酒,所以李白“斗酒诗百篇”也并不是吹牛,酒量大的人哪怕喝到撑了,也并不会喝醉。

随着蒸馏哭中温度的升高,蒸馏出的酒水也开始流了出来,不过想要得到高纯度的酒精,只蒸馏一遍可不行,而是必须反复蒸馏,这是个十分枯燥的过程,但墙头上的太平却看得津津有味,只是后来酒精的味道越来越浓,使得她也捂住了鼻子。

很快张纵蒸馏完第三遍,这时的酒精浓度已经相当高,按照之前的经验,只需要再蒸馏一次就行了。但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这让张纵也停下手中的活,他以为是薛绍来了,于是快步走过去打开门。

“呃?你……你找谁?”让张纵没想到是,门外竟然站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身穿纱袍环佩戴玉,看起来像是个富家公子,但奇怪的是对方头上戴帷帽,把整张脸都遮挡住了,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在下是好酒之人,寻着酒香而来,不知这里可是酿酒之处?”只见对方文质彬彬的开口解释道,虽然看不表他的长相,但能感觉到他的语气十分和善,只不过帷帽这东西一般是女子外出时才会戴,一个男人出门戴这东西实在有些奇怪。

张纵听到对方的话也有些哭笑不得,当下急忙解释道:“兄台误会了,这里是花圃,并非是酒坊,至于酒香只是我在用酒做一些东西,但并不准备卖!”

“哦?既然是花圃,那我就买株花吧,小兄弟你不会把客人拒之门外吧?”只见帷帽男听后并没有失望,反而提出了新的要求。

这下张纵也露出为难的神色,花圃在夏天基本没什么生意,所以他最近都没有开张,但如果有客人上门,他也不能把人往人推,最后只得点头道:“好吧,客人请进!”

虽然看不清帷帽男的表情,但张纵还是感觉对方似乎露出胜利的微笑,随后他迈步进到花圃,但却根本没有去挑花草,而是毫不掩饰的来到蒸馏器面前问道:“这个就是你制酒的工具吧?”

“客人不是要买花草吗?”张纵这时有些无语的问道,怎么最近老是遇到这种奇怪的人,墙头上的太平是一个,眼前这个帷帽男也是一个。

“张纵你真笨,这个人藏头露尾一看就不像好人,你竟然还放他进来,小心他偷你的酒!”这时墙头上的太平为了显示自己的存在感,再次大声叫道。

帷帽男听到太平的声音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并没有理会她,似乎对太平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然后只见他伸手拿起蒸馏器下面装酒的坛子,深深的闻了一口这才开口道:“好烈的酒,这世上好酒无数,可我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烈酒!”

“客人,这是非卖品,你如果不买花草的话,就请回吧!”张纵再次无奈的道。

“我出十倍的价钱!”帷帽男却十分豪气的开价道。

“不卖!”张纵也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他现在又不缺钱,而且这酒他还有用,自然不可能卖。

“有意思,我听说你这里有十贯一株的双色蔷薇,我愿意出二十贯买一株,只需要你再买一坛这种酒给我就行!”对方却依然不放弃的道。

“双色蔷薇早就卖完了,而且酒依然不卖!”张纵再次十分明确的道,同时他也感觉有些不对,刚才对方表现的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这里是花圃,但现在却又知道自己这里有双色蔷薇,显然是有备而来。

“有趣有趣!!”对方透着帷帽的纱布上下打量着张纵,像是在看着一件十分有趣的东西,随即再次开口道,“这样吧,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只要你卖一坛酒给我,我可以帮你做成一件事,任何你想要的事,我都能帮你办到!”

“吹牛,张纵别信这种人的话!”没等张纵开口,墙头的太平公主却率先叫了起来,她父亲李治可是天下之主,但也不敢说出这样的大话。

“任何事?”张纵听到这里差点笑出声来,对方的口气还真是大到没边了,不过太平公主的话却也提醒了他,于是半开玩笑的指着太平道,“好啊,这个丫头在墙头烦我快两天了,你若是能让她离开的话,我就卖一坛酒给你!”

“一言为定!”对方听后却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说完就迈步走向墙头的太平公主。

“你要做什么,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丢出去!”太平看到对方冲自己来了,当即也生气的大叫道,她还真不怕对方,毕竟她脚下就有不少护卫守着,主要是怕她从墙上掉下来。

只见帷帽男走到墙边却忽然停下脚步,随即忽然伸手掀开了帷帽的一角,结果墙头的太平立刻尖叫一声,脚步一滑直接从墙头掉了下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