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只是这样一来,岂非坐失良机!”

安禄山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其他幽州众将也沉y不语。Ω Δ.Ω.

按照安禄山的意思,敌人就在对面,连r眼都能看得到,自然是越快摧毁越好。

事实上,最后一刻,如果不是太始阻止,他早就命令曳落河军团继续衔尾追杀了。

虽然说有一部分是忌惮王冲的实力,但是说实话,到目前为止,安禄山都不知道太始的具t战略。

而四周围契丹王等人虽然没有开口,但目中也流露出同样的神se。

“放心,他们跑不了!”

似乎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太始背着双手,衣袖轻拂,神情越发的傲然。

“其他人我不管,但是那个小子必须得死!”

说到最后一句,太始神se森然,浑身流露出一g浓浓的杀意,就连契丹王等人也不由心中一凛,下意识往后退了j步。

倒是安禄山等人心中一喜,不管太始想做什么,只要他想杀王冲,那他们的目的就是一致的。

“不过在此之前,不妨暂且等待一段时间,本座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再有十j日,寒c降临,那时就是我们最好的时机。”

太始顿了顿,接着开口道。

“唰!”

听到寒c二字,大殿内除了安禄山等人之后,其他人尽皆se变,特别是乌苏米斯可汗和契丹王,奚nv王,三人都隐隐有些坐不住了。

寒c的威力他们是见识过的,诸国本来就是被这寒c从各自的地方驱逐出来的。

如果寒c南下,诸国无处遮蔽,还不知道要冻死多少百姓。

“诸位不必担心,太始大人既然这么说,必定是已经做好了安排!”

高尚突然往前走了j步,目光扫了一眼众人,从容道。

太始闻言,眉头微皱,微微瞥了高尚一眼,但却并没有否认。

“不错,从现在开始,包括寒c降临之后,整个幽州地带将成为天下唯一不受寒c影响的地方。”

“你们各自约束兵马,另外也可以把你们的子民全部聚集在这里,只要不离开幽州一带就能够平安无事!”

太始昂着头道。

整个幽州?

众人闻言都是浑身一震,纷纷为之动容。

寒c的恐怖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去回忆的,而且覆巢之下安有完,众人以为接下来又是一场大灾难,但是听太始的意思,似乎另有转机。

只是幽州那么大的区域?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避难地。

众人实在是很难想象,这个叫太始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眼前的太始言谈之间流露出一g对寒c极其了解的味道,甚至都能够说出下一场更大的寒c会在何时降临,而且已经有了应对之法,这给众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总感觉眼前的太始似乎和这场史无前例的大寒c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偏偏安禄山又看起来和这个太始关系极其亲密。

想到这里,众人再也不敢继续想下去,只是彼此互相看了一眼,但谁

也没有说出来。

“多谢大人!”

千言万语最后都化成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大殿内,不管是乌苏米斯可汗还是渊盖苏文,这些昔日不可一世的枭雄巨擘,这一刻都选择了顺从现实,一个个纷纷低下头来。

……

目光一路往北,穿过已经冰封的突厥大c原,越过贝加尔湖,来到遥远的北极,那里风雪滚滚,沸沸扬扬的雪雾浓烈无比,仿佛雾气一般弥漫天地,一眼望去,接天连地,根本看不到边际。

而在滚滚的雪雾之中,寒风呼号,如刀似剑,凝如实质,充塞整个天地。

而这样酷寒的天气,自寒c降临以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不管是怎样的冰系能力者,都无法与之相比拟。

此时此刻的北极地带,哪怕是帝国大将级别的强者,进入这里也只有死路一条。

风雪漠漠,这样的景象看起来好像会一直持续下去。

“轰隆隆!”

突然之间,地动山摇,就在更遥远的北边,风雪的尽头,一阵雷霆般的轰鸣声远远传来,这一刻,连虚空亿万时空也随之颤动起来。

就在时空的某处,似乎出现了一处塌陷,接着寒风呼号,直接强烈了十倍不止,而同一时间,一g比之之前任何时候还要冰冷得多的寒c,似乎跨过重重虚空,从时空的深处吹拂而来。

“哗啦啦!”

风雪漠漠,就在一处北极森林中,狂风吹拂,原本已经化为冰雕的一棵棵参天大树,在强风的吹拂下,成p成p的折断、倒下,甚至爆裂,化为无数的冰晶碎p。

而一g新的,扑天盖地的雪c有如奔雷掣电一般,从北往南,席卷而来。

轰隆隆,那一刻,天地轰鸣,仿佛万马奔腾。

只不p刻,咔嚓嚓,原本白皑皑,铺满厚厚积雪的地表,顿时结出一p厚厚的寒冰,并且以惊人的速度往南而去。

p刻之后,北极之地,整p区域早已化为一p冰封地带。

而更往南,东西突厥汗国昔日放牧的c场,这一刹,风雪弥天,狂躁无比,在短时间的停滞之后,再次开始往南推进。

……

南方,中土神州。

收到王冲的信函,整个中土神州全部动员起来,每一日,大大小小的官员全部出动,组织各州各府,各家各户,不断的在房间里开凿地窑、储存食物以及筹备御寒物资。

甚至就连城中的厢军和禁军也加入到了队伍中。

地窑!

呼罗珊之战,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极寒暴风雪中,已经被证明是一种极有为效的御寒方式。尽管地窑中其实也是一样寒冰,但是和室外相比,有j十度的温差缓冲。

这是最后生的希望!

在朝廷的主导下,九州大地多了无数个这样大大小小的地窑。

另外,尽管天气寒冷,但各家各户早早的就开始准备各种腊制品的熏制,一条条挂在屋檐下的腊r,成为了中土神州一道独特的风景。

至于御寒风雪,除了朝廷发下的棉絮,各家各户把各自的旧衣f都叠加、缝补了起来,做成了更厚的布衣,这也算是一种权宜之计……

&

nbsp;  男nv老少,整个大唐所有人都在忙碌。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冬天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空气中那种紧张的气氛,也看到了那些大小官员紧锁的眉头。

时间就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流失,一晃就是十多天。

钢铁堡垒之中,王冲一身甲胄,伫立在整座军事重镇的主厅之中。

“不知道后方准备得怎么样了。”

王冲手书,心中起伏不定,想起了后方的神州。

王冲低下头,下意识看了一眼前方六尺外,地上摆放的一座古朴青铜大鼎,大鼎的造型别致,四面都是兽形,而大鼎内,炭火熊熊,一热不断席卷而出。

最开始的时候,这座主厅原本没有这尊碳鼎。

王冲明显感觉到,气温和之前相比,直接下降了十余度,甚至连主厅的地面都铺上了一层薄薄白霜。

大冰河期!

上辈子,王冲一家颠沛流离,许多亲人都是在这个时间段死去,想到这里,王冲的神情不由恍惚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回过神来。

“张雀,朝廷那边怎么说?”

王冲突然开口道。

“回王爷,已经完成了九成,j乎家家户户都有了地窖。另外,因为前期准备,每一户都准备了半个月以上的存粮。只是若真的像王爷说的那样,到时候就连生活都还是问题。”

“再写一封信通知朝廷,告知各州各府,使用蜂窝煤的时候一定要留个空隙,绝不能把房子全部封闭。”

王冲思忖p刻,突然开口道。

“蜂窝煤”是对煤炭的一种高效使用方式,不会大量产生浓烟,却能长时间释放热量,保持房间温暖。

只是这种蜂窝煤燃烧不充分的话,会产生这个时代的人暂时不了解的气t,这是王冲推广蜂窝煤做法时最担心的。

在大冰河期,为了御寒,必定会有大量的人将房屋闭死,这是很危险的。

“明白!我会通知朝廷那边专门设置督导员督导此事,您看如何?”

见王冲神se震动,张雀思忖p刻,开口道。

王冲闻言,微微颔首:

“嗯,另外想办法以五户为单位,尽量把百姓聚集在一起,这样可以减少能源的消耗,而且彼此还有一个照应。这场大寒c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属下明白!”

张雀连忙躬身行礼。

吩咐完这些,王冲心中的不安多多少少舒缓了一些。

“城外的诸国联军有什么动静?”

王冲问道。

“这……,还是和以前一样,这段时间虽然大战未起,但是大大小小的接触战,包括夜袭,一直没有间断。”

“单单是这段时间想要通过挖地道到城池内的就不知道有多少,虽然大部分都失败了,但偶有一两处缝隙被他们找到,张寿之前辈已经带领工匠组用铁水将那些地方修补,并且还加上了铭文。”

“此外,夜晚想要用钩锁攀登城墙,潜入城内的诸国部队已经被发现数十g,无法根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