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够了!让他们去!”

就在安禄山心有不甘,还想一试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安禄山心中一怔,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太始披着一身神甲,缓缓的从天而降。.『『ge.

他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气息和之前相比,明显没有了那么刚烈,霸道,眼神也没有了之前那么雪亮,锐利,很显然,和王冲之间的那场战斗,太始同样消耗极大。

“轰!”

得到这p刻的喘x之机,大唐方面所有大军纷纷往后退去,拉开了和诸国联军以及曳落河之间的距离,p刻之后,随着一声轰鸣,一座巨大的钢闸落下,钢铁堡垒敞开的城门也跟着关闭。

“呜!”

寒风呼啸,不管安禄山愿意还是不愿意,到了此时也只能鸣金收兵,偌大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堆叠的尸骸,还有丢弃的残戈短戟,鲜血在大地肆意流淌,但很快就凝结成冰。

“先让他们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跟我来,我有事找你!”

太始留下这句话,身躯一晃,迅速朝着北方而去。

身后,诸国迅速打扫战场。

而另一侧,王冲伫立在钢铁堡垒的顶端,眺望着对面,在他身后,阿不思,张守珪,章仇兼琼等人也纷纷聚集而来。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王冲,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章仇兼琼第一个开口,打破寂静道。

这场战斗远比想象中的激烈,就连他们这些大将军身上都挂了彩,兵力上的损失更是惊人,不过相比之下,众人最关心的还是王冲的命令以及接下来的行动。

这场史无前例的帝国战争,王冲是大唐方面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和帝国核心,不管这场战斗打到哪一步,损失了多少兵马,只要王冲还矗立在众人身前,众人就永远不会失去方向,大唐也永远不会失败!

“战争暂时结束,短时间内,他们应该没有再进攻的余力,这段时间加强戒备,另外,强化地底的大阵,这段时间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王冲望着前方,头也没回,沉声道。

听到王冲的话,众人都振奋了许多。

“传令下面,马上去安排!”

章仇兼琼转过身,唤来一名传令兵,沉声道,后者很快如飞而去。

王冲说完那句话,却没有再理会众人,他缓缓的抬起头,望向天空,那一双子夜般的眼眸中隐隐闪过一丝忧虑的神se。

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但王冲却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如果没有记错,记忆中那场史无前例的大暴风雪,很快就要来临了。

北部突厥大c原已经化为冰雪之地,东西突厥汗国全部都被逐出了自己的家园,这一切绝非偶然,大唐也绝非唯一的幸存者,接下来爆发的那场大暴风雪,或者说是大冰河期恐怕要比之前的那场战争还要可怕。

尽管早就做足了很多的安排,但是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就连王冲也不知道。

“传令下去,准备执行‘冬眠计划’!”

“另外,给我写一封信到京师,通知陛下和朝廷,我跟他们说的事情很快就会发生,告诉他们,只有十多天的时间!”

王冲突然开口道。

“是!”

&nb

sp;张雀二话没说,立即从钢铁堡垒顶端跃下,消失在了远处。

“呼!”

而堡垒顶端,一阵寒风吹过,就连王冲也消失不见了。

空气中,一gg血腥气味还在不断的弥漫。

时间流逝,到天黑时分,太子少保王忠嗣带领着一队骑兵,取道东突厥大c原,从钢铁堡垒另一端的城门顺利返回,至此东北第一场最激烈的帝国战争暂时告一段落。

不过尽管如此,对于神州内陆,每日翘首以盼的朝臣和百姓来说,等待消息的这段时间里每一天都是煎熬。

而当第一场战争结束,消息传回京师,朝野内外无不振奋。

无数的告示贴满了大街小巷,用以安抚民心。

“太好了!”

而此时此刻,太极殿中,李亨红光满面,猛地一掌拍在龙椅上,整个人兴奋不已。

李亨原本紧张的心情也随着第一场战争结束,终于放松下来。

虽然知道有王冲出马,必定不会让他失望,不过信任归信任,内心深处,李亨还是忍不住患得患失,焦虑难安。

纵观大唐这j场战争,虽然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每次都是敌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大唐在险象环生的情况下获胜。

而且此次西北诸国,是举国之力进攻大唐,完全是破釜沉舟的架势,在大唐以往的历史中,还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进膳,进膳,赶紧给陛下把晚膳端来!”

看到李亨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已经身为大内总管的李静忠察言观se,立即吩咐一旁的小h门道。

整个大唐的国运都系于东北,李亨这段时间夜不能寐,饭也吃不下,整个人明显消瘦了不少,李静忠作为李亨身边的心腹,再清楚不过,心中也暗暗担忧不已。

“是!”

小h门很快转身离去,而大殿里,众臣视若未睹,彼此默契的低下头去。

太极殿是整个帝国参政议政的地方,地位神圣,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李亨日渐消瘦的身形看得群臣心中也是担忧不已。

“陛下,这一战还远不到放松的时候,只是初战结束,并非大胜,而且,幽州那三万曳落河始终是个威胁!”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师突然上前两步,开口说道。

在所有人得意忘形,喜形于se的时候,给他们当头b喝,令他们冷静下来,这是他的职责。

至少在他看来,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老太师的声音一落,大殿里的气氛顿时压抑了不少。

大唐在所有军队中都设有监军,这次东北大战自然同样设有监军,这些消息就是军中的监军传来的。

重挫敌军的气焰,令诸国损失惨重,固然让人兴奋,但是在东北传来的消息里,也提到了那支神秘的曳落河部队。

王冲一手训练的乌伤铁骑,战力之强,冠绝天下,但这一战的损失也达到了七八千之数,简直令人心惊。

就连朝廷在东北的监军也在信中说道,“贼势盛大,最后一刻,若无乌伤铁骑,只怕今日东北已经溃败。”

今日东北的局势依旧严峻,确实还远不到放松的时候。

&nbsp

;“曹尚书,东北那边的情况如何,后勤供应怎么样了?”

李亨突然扭头,对站在班列中的兵部尚书曹严秋道。

“回陛下,按照之前的计划,所有的兵器钱粮包括保暖的衣物都已经足额的运送到了东北的钢铁堡垒!”

曹严秋低下头来,恭恭敬敬道。

“不够!”

李亨沉默p刻,突然皱起了眉头。

“传令宫中,再削去一半用度,节省出来的东西全部支援前线,另外,从宫里的府库中再拨出一半的钱帑送往前线。”

“陛下,这……”

其他人还没说什么,但李静忠却忍不住露出一丝忧虑的神se。

帝国的库藏一向分为国库和宫库,所谓的宫库也就是皇帝的s库。

做皇帝必须有皇帝的威仪,后宫那么多的宫nv太监,妃嫔娘娘,所有人的吃穿用度全部都是由皇帝负担的,是由宫库所出,而不是国库。

另外,皇帝日常赏赐大臣的各种绫罗绸缎,金银宝器,也全部都是从宫库所出。

这些都是有其存在必要的。

另外,拨出一半的钱帑看似不多,但实际情况是,之前战前准备的时候,宫里就已经支出了七成以上的钱帑,剩下的银钱已经不多,连宫里的正常花销都已经有些勉强了,如果再支出一半……

“按我说的做!”

似乎是知道李静忠在想什么,李亨突然开口,不容置疑道。

“是,陛下!”

李静忠心中一叹,只得f从。

“报!陛下,异域王从东北钢铁堡垒寄来急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眨眼之间,一名金吾卫身披甲胄,神se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句话顿时将大殿内所有君臣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呈上来!”

李亨眼中一亮,双手按着扶手,陡的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竟然主动朝着那名金吾卫走去。

从金吾卫手中接过那封信,信封上是熟悉的印戳,打开来只是看了一眼,李亨顿时神se一沉。

“大冰河期……这么快就来了吗!”

看完信上最后一个字,李亨心中沉甸甸的,面se凝重无比。

……

遥远的东北,用营帐临时搭建的大军营地里,契丹王、东突厥乌苏米斯可汗、高句丽皇帝渊盖苏文……还有安禄山以及幽州众将全部都聚集在一起,而在营帐的最中央,太始带着j名神君傲然矗立。

对于太始,诸国不是太了解,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太始只是随随便便露了j手,杀了j个人之后,就让诸国的君主们ff帖帖。

“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巨大的营帐里,安禄山首先打破寂静开口道,他的声音一落,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太始身上。

“不急!这段时间先暂且休战。”

太始摆了摆手,沉声道。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