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夜里。

曲嫣和曲澜夜一屋,睡得正香。

窗户边,一支空心竹管悄悄的伸进来,放入不知名的烟雾。

柳婉清这几年辗转在各个男人府邸,别的不会,这些下三流的手段倒是看了很多,学了很多。

她在菜圃那块地发现了几种特殊草叶,如获至宝。

要对付这个姓曲的女人,她有的是办法!

这里有几十个男人,让这些男人都看到姓曲的女人放浪形骸,她就不信司徒大公子还能对这个女人有什么好态度!

曲嫣睡眠一向很好,睡得沉,但呼吸间隐约闻到一股草药气息,她陡然惊醒!

屋内黑暗,她眸光一瞥,看见窗口有月光倾泻,还有一支竹管子正冒着烟。

曲嫣心中一凛,抓起枕边的一支发钗,咻一声飞射而去!

窗外,响起‘啊’的一声压抑痛叫。 一秒记住http://m.luoqiuzww.com

那人似不敢大声喊,随即响起仓促的逃跑脚步声。

“小夜,醒醒!”曲嫣轻捂住曲澜夜的口鼻,将他唤醒,“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间房!”

她拉着迷迷糊糊半醒的曲澜夜,飞快跑出房间。

她倒不怕自己中毒,除了迷情的那种药,其他毒对她都没效。

但曲澜夜还是个小孩子,万一中招了,后果不堪设想!

“小夜,喝了!”曲嫣当机立断的在手心里凝聚起一捧灵泉水。

曲澜夜惊奇地睁大眼睛:“娘亲……”

娘亲的手心里,凭空出现了水!

这是什么仙法吗?!

“傻孩子,快喝。”曲嫣喂他。

曲澜夜咕噜咕噜地喝掉,舔了舔嘴。

很像是清甜的溪水。

好喝。

他娘亲会变溪水!

好神奇好厉害啊!

“小夜,你现在感觉如何?”曲嫣摸摸曲澜夜的额头,又摸摸他的小脸蛋,温度正常,应该没有什么异状。

“娘亲,小夜很好,没事。”曲澜夜指着他们原本睡觉的屋子,“是不是有贼人闯进屋里,要伤害娘亲?”

“确实是有一个不怀好意的坏人。”曲嫣眯了眯眸,眸底闪过一抹厉色。

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娘亲,是谁?”曲澜夜看她神色凛冽,不仅不觉得害怕,反而很振奋,“我们要把坏人揪出来,司徒叔叔会替我们报仇的!”

“你怎么总想着你司徒叔叔呢?”曲嫣不禁摇了摇头。

这才认识几天啊,就喜欢崇拜成这样!

她们母子站在屋外空地,曲嫣暗自调息了一会儿。

她感觉身体有点热,不像是中毒,也不是致晕的迷烟,极大可能是那种不正经的东西。

“娘亲,司徒叔叔——”

曲澜夜小手一指,惊喜地唤道。

司徒焰并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夜不能寐,出来透透气。

“你们……”他诧异道,“三更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司徒叔叔,刚才有个坏人要害我娘亲!”曲澜夜口齿清晰,立即诉起苦来。

他并不说自己怎么被害,就只绘声绘色的说他娘亲有多惨,以前如何如何,现在又有坏人要对他娘亲不利。

他娘亲真是天底下最美好又最可怜的女子了!

曲澜夜絮絮的说了一通,而司徒焰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曲嫣脸上。

她好像有些不太对。

额头上一层薄汗,似乎很热。

就连她平时晶亮清澈的眼眸都氤氲起一丝丝水雾般的迷离。

“曲姑娘?”司徒焰靠近她一步,发现她身上的香气比之前更加馥郁,好像是被她的体温给染热了一般。

“司徒公子,可不可以帮我找一间空房,我需要单独待会儿。”曲嫣对自己的情况已经心里有数,甚至连幕后的凶手,她都已经猜到是谁了。

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柳婉清用得可真溜。

刚才她出手掷出发簪,必然留下了伤痕,等她褪了药性,再来收拾柳婉清。

“你随我来。”司徒焰也已猜到了几分,沉声道,“还需要什么东西,你跟我说。”

“要一个沐浴大桶的冷水。”曲嫣也不客气,直接道,“别让人靠近屋子。”

“好。”司徒焰一手牵住曲澜夜,一边带曲嫣走向自己屋。

只有他房里最方便,有沐浴的木桶,还有干净的布巾等物。

他可以在外面替她守着屋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