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我在明朝当国公 第一千零五章 灭口

作者:千斤顶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1-28 00:26:37

看着洒落了一地的纸张,不少人变得面色如土,杨峰冷冷的说道:“下面我念到名字的人自己站出来。”

“赵有道!”

“噗通。”

只听见一声沉闷的声响,刚才还信誓旦旦说不知道的赵有道如同一滩烂泥般跪在了地上不能动弹,立刻就被两名军士上前架了起来拖到一旁。

“白启义。”

念到这个名字后,一名百户立刻就崩溃了,高声喊了起来:“国公爷……我招……我招……饶命……饶命啊……”

看着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朝自己爬过来的百户,杨峰一脸厌恶的说了句:“拖走!”

“周安通……李世杰……苏光宵……”

杨峰每念出一个名字就站出来两名军士将其从人群中拖走,看着一名名被拖走的原江宁卫军官,在场的其他军官们神情很是复杂,这些人原本都是他们的袍泽,但现在却因为贪墨全都被抓了起来,预期他们的下场都不会很好。

当杨峰念完名单后,江宁卫原本三十多名百户以上的军官只剩下了十多人,这些人当中官最大的只是个副千户,原本的四个千户全部落网一个不剩。

杨峰看着剩下的这些一个个脸色忐忑的人,面色缓和了不少。

“首先我要恭喜你们,你们经受住了诱惑,能够守住底线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这也使得你们没有变得跟他们一样的下场。俗话说,矮子里挑高个。

经此一役,江宁卫势必会经过一番震动,你们作为江宁卫仅存的少数军官要把这幅担子挑起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杨峰指着那名副千户问道。

看到杨峰发问,这名副千户打了个激灵,赶紧挺胸立正大声道:“启禀国公爷,卑职叫冀正志!”

“冀正志……”杨峰嘴里念了两遍后这才说道:“这名名字不错,希望你今后的所作所为能像你的名字那样做一个正直而又有志向的人。冀正志,从今天起,你就是江宁卫新任的代理指挥使,随后本国公会向朝廷奏秉今日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谢国公爷,卑职一定不负国公爷的厚爱,一定将江宁卫打理好!”被巨大惊喜给砸中的冀正志一时间有些懵了。

他这个副千户不过是小小的正六品官,轮起来只能算是低级军官,但江宁卫指挥使却不同,这可是正三品的官,已经可以列入高级官员的行列了。

人家是连升三级,可他倒好,竟然是连升六级,这样的事情放眼大明,恐怕是绝无仅有的吧。

醒悟过来的他激动得就要跪下来谢恩,却被杨峰给拦住了。

杨峰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不需要你谢我,我只望你今后做事的时候,能够多想想咱们江宁卫的军户,多为咱们大明着想就够了。若是有朝一日你也走上了旁边这些人的老路,本公一定会亲手摘下你的脑袋。”

“是……卑职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冀正志使劲的点着头。

苟醒马等各路游击以及麾下的军官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冀正志和他身旁的十多名军官,看来这人和人还真是不能比啊,有的人什么都不用做却一个个连升好几级,这让那些拼命钻营多年却依旧原地踏步的人上哪说理去?

不禁尽管羡慕,他们也知道这事还真不是杨峰偏心,现在整个江宁卫的中高层几乎被抓了大半,剩下的人也全都人心惶惶,若不尽快安抚,恐怕整个江宁卫的工作立刻就会瘫痪下来,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冀正志!”

“卑职在!”

“本官给你两天的时间,马上把江宁卫的事情理顺,绝不能影响到大军的出征,你能做到吗?”

“这……”

冀正志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说:“国公爷,您是知道的,如今江宁卫的粮食都被李指挥……被李正他们给卖光了,您让卑职到哪里去筹粮啊?”

杨峰脸上露出了一丝“粮食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江宁卫没有,我们就到别的地方去拿?”

“别的地方?”

众人面面相窥,要知道这次出征的大军可是有两万多人,人吃马嚼的每天消耗的粮食就要几万斤,别的地方哪里能筹到那么多粮食。

看到众人不解的目光,杨峰神情淡淡的说道:“李正不是把咱们的粮食都卖了吗,他卖给谁,咱们就跟谁取回来就好,而且还不用花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我草……”

众人都惊呆了,感情他们的国公爷要来硬的啊。

“报!”

随着一个声音,宋烨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啪的对杨峰敬了个礼大声道:“启禀国公爷,探子来报,李正已经逃进了金陵城,目前正藏身在一家粮商的家里。”

听到这里,杨峰笑了:“你们看……粮食这不就有了么?”

众将:“…………”

“诶哟,你们轻点……轻点,这是屁股蛋子,不是大街上的猪肉。”

趴在床榻上的李正疼得惨叫连连,在床榻的旁边则站着一名大夫正试图将他的裤子给脱下来上药,可由于李正挨了军棍之后没有及时治疗,又骑了半天的马逃进了金陵报信,以至于到现在才能让大夫给他上药。

可是过了这么久裤子早就和屁股上的伤口粘到了一起,尽管大夫已经很小心了,可他依然疼得是龇牙咧嘴的。

绿柳和红杏两名丫鬟则是小心的拿着清水替他将裤子和伤口黏合的地方打湿,以方便大夫将裤子和伤口分开,看着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伤口,二女也不禁为之咂舌。

绿柳忍不住道:“这军棍也的忒狠了,简直是要人命啊。”

李正趴在床上哼哼道:“谁说不是呢,那个姓杨的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红杏在一旁也好奇的问:“李大人,我听人说,那个杨峰……嗯,那个信国公长得身高八尺,腰围也有八尺,长得凶神恶煞的,而且还好吃人心,没天都要吃几颗人心才能睡得着,是这样么?”

“哈……”

听到这里,饶是此时的李正心情很是烦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们是听谁说的混帐话,这世上哪有这种人。”

红杏嘟着嘴道:“我是听外院的几名家丁说的,而且掌柜的也经常说,姓杨的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人无时无刻都想着要挖了咱们江南士绅的根呢。”

“挖根……哼,或许吧。”

李正哼哼了两声重新将脑袋伏了下来,只是他刚扶下来就看到屋外门外走进来了几个人,抬头一看却是几名家丁。

为首的家丁面无表情的对红杏、绿柳和大夫道:“你们几个人全都出去一下,我有话跟李大人说。”

“是……”

看到几名面色不善的家丁,两名丫鬟和大夫立刻意识到有事情要发生,赶紧应了一声后快步走出了大门。

“砰……”

很快,外面的门被关上了。

李正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五名家丁,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知道对方是来干嘛的。

他深吸了口气道:“你们是要来灭口的吧?”

为首的家丁狞声道:“李大人,对不住了,您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与其让您这样一个祸患去杭州,还不如永远留在这里比较好一点。”

“哈哈……哈哈哈……”

李正突然笑了起来。

“王大章啊王大章,看来我还是太过高看你了,感情你也只是一个鼠目寸光的鼠辈啊,你们真以为把我杀了就能把事情瞒过去吗?”

“能不能瞒过去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想完成掌柜交待的事情,所以李大人您就别让我们为难了。”

为首的家丁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朝着李正走了过来。

看着缓缓朝他走来的家丁和他脸上的狰狞,李正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三眼手铳,右手扳动了击锤,对着朝他逼来的为首家丁扣动了扳机。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和浓浓的白烟,正拿着匕首朝狞笑着向他走来的家丁神情一凝,胸口出现了一个碗口般大小的洞,随后便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他洞口涌了出来。

“碰碰……”

一不做二不休的李正没有丝毫的犹豫,又接连开了扣动了扳机,伴随着枪响,又有两名家丁倒在了血泊里。

当他再次举起三眼手铳对准剩下的两名家丁时,剩下的两名家丁早已看到黑洞洞的枪口吓得发出了一声嘶喊,转身逃了出去。

看着逃走的两名家丁,李正冷笑起来:“哼……就这么几个废物也想来杀我?”

李正虽然贪婪,但作为一名老行伍,他又怎么会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就大摇大摆的来向王掌柜求援呢。

虽然现在的他已经落了难,但最起码的警惕之心还是有的,刚才他掏出来的那支三眼火铳就是他防身用的武器。

其实,刚才那三枪已经把三眼手铳里的子药都打光了,剩下的两名家丁胆子如果再大一点朝他杀过去,行动不便的李正恐怕还真的只能闭目等死了。

只是从未见过火器威力的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逃跑。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人,李正强忍着屁股的疼痛弯下腰在三名死去的家丁身上搜了一下,很快就一瘸一拐的出了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