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

余生与尔共朝暮 第96章 门道

作者:清尘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19 04:49:13

顾言深的威胁显然是非常有效的,众职员们唯恐惹恼了这尊大佛,火急火燎地聚在一起讨论方案。

顾言深就静静地看着他们,也不说话,脸冷得像冰块。

八分钟过去了,他们终于临时赶出了一份,然而顾言深只翻了几页,就极其残酷地吐出了一句话:“重做。”

众人泪流满面地拿回去重做,十分钟之后又提心吊胆地摆在顾言深的面前,胆战心惊地望着他。

顾言深翻看了一下,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过。”

众人终于散了口气,接着就听到更令人振奋的消息:“散会。”

我的妈呀,终于过了!

员工们掉着眼泪又兴高采烈地散出去了。

顾言深揉了揉眉头,叫来赵城:“你帮我请个人过来。”

于是不一会儿赵城就请来了这项工程的总工程师,请教了一下问题出在哪儿以及该如何解决,马上派人去应对了。

忙活了大半个下午,事态的恶性扩散终于得到了抑制,只是还是有风声泄了出去。

顾言深当然不相信这事只是一个巧合,质量检测没有问题,所用材料也符合标准,怎么可能会突然发生坍塌事件?

他陷入了沉思,开始试图寻找问题所在,不住地给别人打电话询问,一刻钟后,他有了答案。

一阵敲门声响起,顾言深一看,自己等来了想见的人。

“顾、顾总,你找我有什么事?”来人看起来战战兢兢,一脸畏惧,其中还夹杂着点点的心虚。顾言深一看他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坐。”顾言深微微一笑,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示意了一下面前的椅子。

来人不安地坐下,紧紧地盯着顾言深。

他正是这次工程的负责人之一。

顾言深也没有心思和他废话,直奔主题:“这次的工程坍塌事件,和你有没有关系?”

男人一惊,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不关我事!”

顾言深眯了眯眼,散发出危险的信号,唇角勾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你确定?”

“我……真的和我没有关系!”男人气势极弱,哭丧着一张脸就像是顾言深在逼迫他做什么违背良心的事一样。

顾言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还有一次改变答案的机会。”

他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冷嘲热讽,但就是这样一句普通的话,让男人身子颤了颤,内心不受控制地涌起害怕的情绪。

可是,相较于顾言深,他似乎更害怕那个人。

男人惶恐着,纠结着,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顾言深也没有逼得太紧,显然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打一场持久的心理战的准备。

“你可想好了,到底要不要说实话。”他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句,满意地看见男人颤抖了一下。

那人看顾言深这模样显然已经看穿了一切,他再做什么都已是徒劳,骗不过他的火眼金睛,终于横下心妥协。

“我承认,这次事故的确与我有关。”他垂下了头,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br />

顾言深嘴角微微上扬,悄无声息地按下了录音键。

“你偷工减料了对吗?”

“是的。”

“是裴昭指使你的?”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他没有亲自出面,派人来和我交涉的。”

顾言深点了点头,又问:“他给出的报酬是什么?”

“一百万。”

简洁到不能再简单的对话,是顾言深一向解决事情的方式。剔除掉多余的对话,只关注重点。

“最后,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

男人垂头丧气地道:“我有通话记录和转账记录,截图为证。”

“很好。”顾言深点了点头,“我对你的坦白感到十分欣慰。”接着他叫来保安把人拖了出去。

赵城在身边目睹了这一切,看着顾言深很疲惫的样子又忍不住问:“顾总,接下来该怎么办?”

顾言深一脸奇怪地盯着他:“什么怎么办,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你们合力做出的方案还是挺像模像样的。”

赵城目瞪口呆,不解地问:“可是您手上不是有证据吗?可以曝光啊,难不成咱们就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他的不甘让顾言深一脸无奈:“我说,你跟着我也有好些年头了吧?看来是我没把你教好。”

赵城一头雾水:“难道不对吗?”

“你仔细想想这么做的后果,到底是他们吃亏还是我们吃亏。”

赵城经他这么一点拨,设想了一下,觉得好像真的有点不对劲。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将此事的热度给压下去了,没把这事传开来,但是如果他们曝出这事是裴昭的手笔,热度立马就会升上来,事情会越闹越大,与他们的方向完全背离。

虽然这么做很有可能挽回声誉,但只凭一人的口头之词,显然还不足以证明,并且裴昭肯定不会选择身份清晰的人来办这事,和负责人交涉的人很有可能用的是假身份或者已经彻底失去了踪迹躲到了国外,一般操作的都是这样,不这样做的才是傻鸟。

先不说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事是裴昭干的,就算能拿出证据,还是会有一部分观众选择性眼盲,疯狂带节奏。

毕竟他们不在乎真相,只是喜欢搞一个噱头,好好地吃瓜看戏而已。真要把事情闹大,观众们的重点绝对是放在青云集团的工程出现了质量问题而不是背后的主使者是裴昭。要论吃亏,绝对是他们亏得比较多。

所以要解决这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远离群众的视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赵城那也不是个傻子,不用多久就想出了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所以……他们这是被人摆了一道?

“这裴昭就是吃定了我们不会把事情闹大,才如此肆无忌惮的吧?”

顾言深不明意味地一笑:“不,他已经很收敛了。不然这事根本就压不下去。”

他的对手,还真是很厉害的一个人啊。

不过这反而激起了他的兴趣。对手越强,才越有动力,不是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